我是念慈君

【贺红】契约男友

泊小雨:

1.


“基本资料:莫关山,本科毕业,身高178……”


莫关山蹲坐在自己的电脑椅上,缩成一团,不时拿过旁边的杯子喝两口热水缓缓劲。


 


他租的房子这两天不知怎的突然电费上涨,本身口袋里就没几个子,这下更是逼得他不得不减少开空调和暖气的时间。


虽说缠着条棉被也并不是很冷,然而暴露在空气中的手没过一会儿便冻得僵硬,他又离不开电脑和手机,更是犯愁得很。


 


才打了几个字,外头便传来乒乒乓乓滔天的鞭炮声,莫关山暗自啧了一声,到底还是没有爬下椅子,只把脖子往被子里头又缩了缩,继续打他的简历。


 


如今正是大家纷纷过年回家的时节,每日里天不亮就被鞭炮从被窝里头抓起来,比闹钟还要准时。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


现在楼下所有的快餐厅都纷纷关门,做大饼油条和煎饼果子的都走了干净,甚至同他合租的人也都带着女朋友一起回了乡下的老家,平日里还有些热闹的小区瞬间变得冷清,房子里连下楼拎个垃圾袋的人都没有了,更别说带外卖。


莫关山摸了摸尚且还在咕咕直叫的肚子,狠了狠心,把桌上最后一包红烧牛肉面给泡了下去。


 


——如果再接不到活,这年就真的只能跟方便面一起过了。


 


2.


莫关山平时主要是在电脑城帮人看看机子修修电脑的,因为推荐的机型都比较适当,价格也比较良心,因而总是有不少人拜托他来挑选新的电脑。


他的老板都已经关了门,给员工放了假,自己回家过年去了,要说为什么莫关山还不回家,那理由可就多了去了。


当然最主要的,自然是他妈还有那一连串三姑六婆,以及他们总是会问的那么几个问题。


——找到女朋友了么?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啊?


——现在在做什么工作啊?


——工资一个月多少啊,年底老板有没有给你们分红啊?


以往过年回家,这些话简直听得耳朵生茧,都已经倒背如流,叫他一想起回家过年这事就开始犯怂。


 


3.


说实话,在那些姑婆们看来,他绝对是混得差的那一类,除了被拿来和他们那些“月薪五六万”的天之骄子做反面衬托以外,别无它用。


然而就他自己而言,完全已经足够,反正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而至于女朋友……


莫关山黑了黑脸,上个月他的母亲还打电话过来特意问了这件事。


 


“你老大不小的了,总得找个伴啊,这么单着算是个什么事,等你年纪大了谁照顾你?”


他的母亲有些痛心疾首道。


“如果找不到女朋友,男朋友也可以啊。”


 


讲道理,他很好奇他的母亲到底在他不在的这一年看了些什么奇怪的东西。


 


“总之,今年你要是不带人回来,你也不用回来了!”


这是母亲给他下的最后一张通牒。


 


可都单身这么久了,一时半会儿连个一起吃饭的都找不到,上哪里给她找个女朋友啊?


 


——大不了这年他还就真的不回家过了!


莫关山早就有所打算,把手上的键盘敲得直响。


 


“提供服务:临时男友,应付父母和亲戚逼婚、假结婚办酒席,朋友聚会等。


  收费及时间:据服务内容协商,近期内可租。”


 


4.


天底下仿佛都是一个妈,如今租赁男友市场随着这些年逼婚形势的严峻而愈加兴荣起来。


 


这正是莫关山打算开展的副业。


 


如今年底工资发了,可他们一年到头也就那么些钱。前段日子他听说有人专业做“租赁男友”的服务,每年回来光是红包就能拿一堆,还有女生简直谢天谢地地给对方打了一笔巨款作为租赁的费用。


 


如今过年,自己待在冷冷清清、冻得要命的出租房里没事干,倒不如这样帮人一把,车费都是对方负责,到时候还有钱倒贴拿,简直是稳赚不亏的买卖!


 


等将自己的信息发到那个隐蔽的租赁网站上后,莫关山将手头最后一口方便面的汤给喝了个干净。


 


他是第一次干这种事,真的会有人来么?


 


5.


社会对于男性的要求总是更高一些,在发了自己的基本信息之后就有不少人前来过问,然而一听说自己的职业还有工资之后,不少女生都有些却步了。


少有几个想要详谈的,这个价格却又实在不符合心理的价位,连三位数都上不了,要么就是地区实在太过偏远,得从火车一路到大巴,再到摩托,还得走好几里的路。


 


莫关山这才发觉,这还真是行行都有本难念的经。


 


眼见着马上就要到除夕了,可到底还是没有最终确定的人,莫关山正觉得这年估计得泡汤之后,却意外收到了一条信息。


 


对方的条件非常简略简单,甚至没有过问他的职业和工资,只提了一句。


“你人能到,演技足够就行。”


而且开出的价格也叫莫关山万分动心——除了车费饮食费一手报销以外,根据时间和项目,给的价格都非常好看。


 


莫关山对于自己多年在电脑城摸爬滚打,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事有几分自满,大大方方地便选择了同意。


那人还像模像样地发来了一份合同样本,显然准备得当,一看就知道是被逼婚多年的家伙。


 


两人在半小时内便敲定了所有的事项,并约定好在同市的一家餐厅门口会和,本还想再聊两句,对方的头像却立刻变灰了——啧,这女生还挺忙的。


 


6.


不管是见人女生,还是见自己金主,总还是要装模作样地打扮一番的。


一大早莫关山便起了来,从衣柜里那一坨乱七八糟的衣服之中,好容易挑出几件稍稍干净得体的后,还认真地洗了个头,涂了面霜,这才斗志昂扬地出了门。


 


比约定时间稍稍早到,是对于对方的尊重。


莫关山带着口罩顶着一头风等在餐厅门口正发着抖,一边便开始拿出手机和对方发信息。


 


只是过了大半个小时,却依然不见人影,莫关山皱了皱眉头,拿着手机连忙又发了一条,一边不忘安慰一下自己:女生慢些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还得洗个澡、化个妆……


 


可这TM又不是约会来的!


若是放在以往,莫关山早就打电话对骂了,只不过是考虑到对方目前是自己的雇主,总还是要给两分面子,这才勉强按捺着内心的烦闷。


 


这里是市中心,这家餐馆虽然只有零星几个本地的服务员在,但也算是这条街上难得几家还没有关门的店面了,这人来人往的长街上到这里来光顾的情侣和家庭也都不少,站在门口等的人也有许多。


 


莫关山闲着无聊,便四下打量着门口几个和他同病相怜的家伙。


 


那个胖胖的女孩子,一看样子便知道还是刚进大学的小女生,拿着手机也不知道是在跟谁吵架;旁边那个老爷子,身体倒是挺硬朗的,衣服却是很朴素,不像是会到这家店来的人,大概是孩子请客;那边那个男生个子高挑却围了条手工围巾,估计是在等女朋友……


 


那个……


 


莫关山看向另一头同他站得有些近的人。


 


这衣服一看就知道是高档货,估计家里有些钱,长相……啧,还真是有些人模狗样的,莫关山正暗自腹诽着身旁这个男子,却发现对方将目光也转了过来,对着他笑。


 


莫关山轻咳了一声便扭过头去,轻道了一句:人怎么还没来,正想假装只是偶然,却不料对方向他越走越近。


 


“你是莫关山?”


男子眼睛微微眯起看向他,莫关山心一凛,一个不好的想法便出现在脑海之中。


 


莫关山事后想起来自己当时的表情一定很蠢。


对方的身高比他还要高出半个头,却是顺手便拧了下他的鼻子。


“我就是你的雇主,贺天。”


 


7.


雇主TM是个男的?!


 


莫关山直过了许久才从这个巨大的打击之中回过神来,而贺天已经将他带入餐厅,点好了饮料,看着他那一脸纠结的表情,意味不明地笑了出来。


“很奇怪?”


 


莫关山张了张口,想骂,却不知道从哪里骂起。


“你TM有没有搞错?你去人租赁男朋友那里干什……!”


 


贺天的表情未变,只是淡定地喝了一口面前的茶水。


“因为我要租的就是男朋友啊。”


 


“……你TM是那个啊……”


莫关山被噎了一口,心下已经有些后悔接下这个单子了——这装Gay该怎么装啊!


 


贺天安慰道:“别紧张,没差别的,自然点去就行了。”


说着他便推过来之前两人敲定的合同,莫关山一看上面的数额差些没给对方跪下来。


 


“……你有这个钱随便去哪家吧里面找一个不就好了?”


 


贺天没有回答,只问了一句:“接么?”


 


莫关山将合同看了又看,看着数额还有项目仔细做着权衡——只不过是几天时间陪这人回一趟家而已,这钱……


 


在心中默念许多遍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后,莫关山终于将合同一合。


“我接!”


 


贺天在看到莫关山签完了合同后,便露出了一个微笑。


“那么这几天,合作愉快。”


 


8.


对方非常大方,在第一天就已经打了一笔定金进来,这一笔定金抵得上他一个月的工资了。


莫关山原本还有几分信心,然而在看到对方开过来的车后,便有些怂了。


“……你和你爸妈怎么说的我?”


一名合格的雇员应该完全按照雇主的人设行事。


莫关山看了一眼那车上全真皮的驾驶座和格外别致的车型,不由得咽了口口水——他这辈子做梦都想开上这种车!


 


“工作时认识,到现在已经恋爱五年。”贺天打开转向灯,微微瞥了一眼旁边正襟危坐的莫关山,几不可见地笑了笑。




“我是说,我的工作。”


莫关山拧了拧眉,希望对方不要给个太高难度的职业,不然便太不好模仿了。


 


“嗯?职业啊。”


贺天笑道:“电脑城修电脑小哥。”


 


“……啊?”


莫关山愣了住——这雇主没事儿吧,像他这样的人哪有带这么个男朋友回家的。


 


贺天将车停在了红灯前,对着莫关山认真道。


“你现在唯一要做的,便是把我所有的喜好和习惯全部背下来。”


 


也是,恋爱五年,两人肯定已经知根知底了,莫关山点了点头:“那我的我也给你写一份。”


黄灯闪烁几下后便跳成了绿灯,贺天似乎笑了一声,只回答了一句。


“好啊。”


 


9.


从他们所在的A市到达贺天父母所在的B市差不多需要两个小时左右,并不是很远。


路上莫关山花了些时间将细节背诵得仔细后,两人便有一句没一句地聊了起来。


“你这是第一次雇人?”


“是。”贺天道:“他们总让我带人回家,带人回家,既然这么想看,那么倒不如就让他们看看。”


莫关山暗自啧了一声:这好像还真是个好方法。


 


然而一直到进了贺天的家门,莫关山才发现自己完完全全被坑了。


 


10.


莫关山看着站在自己旁边顶着一头水的贺天,又看了一眼结结实实的门扉,却是咬牙切齿道。


“我艹!贺天!你TM怎么不讲你才刚刚出柜啊!”


贺天抹了一把脸,似乎并不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反倒笑出声来。


“嗯?我没讲么?”


 


这个雇主太不靠谱了!


莫关山想起方才对方父母那一脸从诧异到震惊,再到愤怒的表情,却是坚定地站在了对方父母那边。


 


他从来没想过自己人生接得第一单就这么劲爆,还是现场出柜的。


不过介于对方刚才替自己挡了那泼水的样子,莫关山还是勉强忍下了这口气。


 


11.


到最后到底还是有人来开门了,贺天便一路从小门领着他走到了自己的房间,顺手拿了毛巾走进浴室。


只不过是冲洗一下,暖暖身体,然而这不过十分钟的时间里,房间里的电话却是响了十几遍,莫关山不敢接,只得敲了浴室的门叫人出来。




贺天一声不吭,直到全部冲洗完,这才出了门,顺手摁掉了电话,回头看了一眼还呆立在那处的莫关山。


“我要换衣服,你要看?”


“谁TM要看!”


方才摁电话时候表情有多严肃,现在的表情就有多流氓,莫关山暗道了一句遇主不淑,便转过身蹲在床头,怎么都觉得这房间氛围有些不对,自己整得跟个刚被山寨大王劫回来的小媳妇似的。


而那个山寨大王没过多久便悄悄走过来,忽的在莫关山耳边吹了口气。


“诶,发什么呆?”


 


“卧槽,衣服!衣服!衣服!”


入眼便是对方一片锻炼良好的胸肌,莫关山立刻慌了神。




贺天不以为然道:“都是男的怕什么。”


莫关山一愣,觉得自己好像是有些反应过度,可过会儿又反应过来——还不都是被这人给吓的!


方才贺天那架势,根本就打算直接在他面前脱浴袍了,直接遛鸟也有可能。


 


贺天到底是没有怎么难为他,只光着上半身开始往衣柜里挑衣服。


莫关山看着那一橱柜的衣物不由咋舌,连鞋袜都讲究到这种地步的人估计还真不多,总之在他见过的人里也就唯独贺天这一个了。


 


虽说人靠衣装,佛靠金装,可莫关山看了一圈下来,到底还是得承认贺天这个人底子真的很好。


他暗自比较了一下对方的身高还有肌肉,觉得有些嫉妒——这肌肉没个几年绝对练不出来,自己虽然也已经很努力了,却没对方练得这么好看,也不知道是用的什么方法。


 


贺天这长相明明也很出色。


方才见到对方父母的一瞬间,莫关山便觉得这贺天长得明显更像是他的母亲。


那双细长的眼睛带着一种别样勾人的味道,可应当肖似父亲的地方也一点没少,无论是那坚毅的脸型亦或者是高挺的鼻梁。因而组合在一起时非但不显得柔媚,反而有一种特殊的气质,叫人过目难忘。


总体而言,这是一个非常英俊的男子,也不知道这条件摆出去,怎么就需要去租自己来堵父母的嘴了?


 


12.


这个问题,莫关山也特意问过贺天,贺天当时正好穿上最后一件夹克,那估计是他所有衣物之中最普通的一件了,更多的似乎都是偏向于商业工作用的衣物。


“因为我想带一个人回来,总得给他先试试水。”


 


莫关山一愣:虽然作为别人试水的存在有些不太舒服,可到底他们之间不过是一种租赁关系罢了,也说不上来什么,便也停了口不再询问。




“走,我们出门。”


才刚刚吹完头发,贺天便要拉着自己下楼,而且还是当着父母的面,大大方方从大门里头出去的。


莫关山极力忽视来自背后那两道格外凛冽的视线,在心中把合同里的金额过了一遍又一遍,这才静下心来。


开口的是贺天的哥哥,估计是被父母扯来当传话筒的。


“你们干什么去?”


 


贺天停了脚步,回头笑道:“约会,今晚宵禁前回来。”


 


啊,好一场人生大戏。


 


13.


说是约会,还真的是去约会的,从电影院到游乐场再到餐厅,一个不落,莫关山开始在思考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自己的演技真的有用么?


 


只是之后不久贺天便排队买到了游乐场限定的节日奶茶,递到了他的面前,打断了他的思路。


 


莫关山接过刚刚出来的奶茶,下头放了足足三倍的椰果还有红豆,喝下一口,整个人立刻就变得暖和起来。他刚狂呼滥叫地从跳楼机上下来,只不过当时肾上腺运作全身,没觉得如何,现在回过劲后便开始觉得有些冷起来。


贺天来的时间正好,现在这样一杯奶茶,哪怕只是捧着都感觉幸福得要溢出来一样。


 


这么冷的天为什么这游乐场生意还是这么好?


 


莫关山正疑惑着,便感觉有人往自己嘴里塞了什么,下意识的一咬,嘴里立刻就弥漫开一股酸味,莫关山面目狰狞地指了指贺天却说不出半句话来,只猛喝了两口奶茶,这才缓过劲来。


“贺天!我艹你妈!”


 


贺天在那头笑得不行,许久之后才勉强道歉,只是这一边笑一边讲对不起的模样实在太过欠扁,莫关山连给塞了三个相同的酸味豆,看到对方一副倒了牙的模样,这才咽下那口气。


 


只是自己这么吃吃喝喝玩玩真的没事么?


 


莫关山还想再问两句,耳边便传来贺天的声音。


“刚拿到两张这里的电影票,要去么?”


纠结了一会儿后,莫关山到底还是把这些问题抛之脑后。


“走!”


 


14.


游乐场里头的这个电影院规模也相当大,如今时下受欢迎的电影基本都在,只是正逢年关,实在没有什么好看的电影,大都是适合全家欢的贺岁片,要么就是为小情侣打造的爱情故事,动作片也大都下线。


两人基本上没有什么选择,只能挑了一部还能选选位置的爱情电影。


讲起来,有人会和自己的租赁男女朋友一起看电影的么?如果不是父母有要求,还会特意出来约会的么?


 


莫关山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问问行情的。


 


由于是爱情电影的缘故,几乎周围坐着的都是些小情侣,没有单身狗会跑来这里自取其辱。


莫关山想着自己到底还是有个伴的,便也没有以前一人进电影院时那么尴尬,顺手接过贺天递过来的爆米花和可乐,在电影开场时还想着。


 


——这个贺天倒是把自己的喜好记得很清楚啊。


 


虽说算不上那种能名垂千史的神作,不过这部电影拍得中规中矩,画面处理得很漂亮,像是小女生会喜爱的那种,情节虽然老套,但是还是很叫人感动的。


男女主角曾经在一处咖啡厅有过一面之缘,这一面之后男主开始不停地寻找女主,从一点点的细节开始找起,一个城市一个城市的打听,一条街巷,一条街巷的询问,中间走走停停,插播着两个人的生活琐事。


只是男主穷极一生到底还是没能够再见到对方,可他也并没有向生活屈服,而是坚守着他心目中的那最美的那一面,直至死去。


 


男主在不同的城市遇见过不同的人,可最后还是选择了最开始的虚幻,他幻想着在这个城市中会和女主怎样相遇,两个人会经过怎样的一生,然后幻想破灭,再继续走上征程,开始下一个幻想。


 


虽说是一个悲剧的故事,可看的时候却仿佛沉浸在男主的幻想之中,因而总是带着满满的幸福感,就连电影的色调也都总是暖色的,莫关山已经看到前面的那对小情侣开始接吻了,不由得尴尬得扭过头——他果然不该选这部电影。


 


贺天就在他的身边,安静地看着屏幕,眼神之中似乎有些他所读不懂的东西。


像他这种单身狗大概是不会懂的吧,莫关山不由得有些愤愤不平。


黑暗的电影院中,镜头的切换将悲伤的现实和美丽的幻想分隔开去,光线忽然偏暖,便将身边人的脸照得明亮。


 


贺天扭过头也看向他,忽然笑了。


“怎么,不吃了?”


“啊、啊,没有。”


莫关山连忙抓了一把爆米花给塞在了嘴里,不知道该不该提醒对方前面有人在进行虐狗行动。


 


贺天忽然靠近,吓得莫关山不自觉往后一退,却发觉对方只是拿纸替自己擦干净了嘴边不知什么时候沾上的碎屑,又顺手拍了拍衣物。


“不爱看我们就走了。”


莫关山难得得有些不好意思,到底吃别人的嘴软。


“没事。”


 


他忽然发觉贺天笑起来的时候其实很帅,应该能迷倒一大批小姑娘才对。


 


可惜了,是个基佬。


莫关山不自觉摸了摸嘴。


 


大抵是电影院的暖气开得太足了,不然为什么总感觉脸有些烫,还有点喘不上气来呢?


 


15.


莫关山发觉自己其实根本就不需要出场,每日里真的只有吃喝玩乐四个字,过得比任何一个年都还要开心,自己不但不需要出一分钱,还能拿不少!


 


因而当年假结束的时候,莫关山还总觉得有些意犹未尽。


贺天看了他一眼,道了声谢。


“以后还能继续麻烦你么?”


 


“啊、啊,好!”


莫关山抬头看了一眼对方的笑容,觉得自己大概也是开心的……吧?


 


16.


第二年的时候,矛盾便没有第一年那么激烈了,父母似乎也已经慢慢接受了这个事实,开始与他们交谈协商解决。


贺天不肯松口,坚决不愿退后,一刀两断也无所谓,贺天的父亲气得差些摔了自己最喜爱的那个茶壶。


而母亲似乎已经接受了儿子的性向,趁着空档单独把莫关山给叫了出去,似乎是要更仔细地谈一谈。


 


17.


在贺天的母亲来之前,莫关山已经在脑中模拟了十余遍可能的场景,大抵是——“给你五百万离开我的儿子”这种感觉的。


因而当对方取出见面礼的时候,莫关山差点把手上那叠厚厚的红包给抖掉。




“第一年你来的时候没想到是个男孩子,没准备好些什么,想来想去还是钱吧。”


“阿姨这还是太……”


贺天的母亲虽然已经四十多岁,可保养得当看上去依旧很年轻,因而便是赌气的时候都还带着一种少女般的味道,丝毫不觉得突兀。


“诶!不行,这是一定要收的!”


 


莫关山有些犯难起来——听说这些钱是不好动的,都得原封不动得给雇主才行,不然日后暴露了也不好收场。


 


直到看见莫关山勉强拿了钱,对方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我听老大说了,是小天拿电脑去你那里修理时候认识的是么?”


——贺天给的人设原来是这样?总觉得好像有点记忆,不会真的发生过吧……


 


不过每天来找自己的人没有几十个也有七八个,莫关山只知道自己只要本色出演就行,还真不知道对方讲得这么仔细,便只能点头称是。


 


“刚好我过年打算给家里换台新的,你到时候要不给我推荐几个?”


——绝对不能给出自己准确的联系方式。


莫关山的冷汗都快下来了,赶紧上网靠着记忆力给现场放了几个机型,生怕对方叫自己留下什么名片日后联系之类的。


 


一直到对方满意了,莫关山这才松了口气。


 


贺天的母亲笑起来的时候便和贺天更加相像,总带着一种意味深长的味道。


“你们以后好好过,我等着你改口叫我妈的那一天。”


 


口袋忽然一沉,对方抛下一句——“这是那个老顽固的”后便翩然而去,仪态端庄得仿佛电视里走出来的贵妇人,莫关山的心却是和左右两边口袋的钱一样沉了。


 


人家都说干这一行最重要的就是不要脸,但怎么看这一家子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啊,自己这脸还是不够他们扒的。


 


18.


第三年、第四年,他们借着租赁之名几乎把各地都约了个遍,熟知到这个地步,两个人也算得上是朋友了。


又是一年新年即将到来,依然是空空荡荡的出租房,依旧是母亲耳边那些数落的唠叨,莫关山哼着歌开着暖气在房间里吃着外卖。


楼下难得有一家外卖店还在,新出的鸡腿饭格外好吃,他都已经连啃了三天了。


 


他特意还为贺天留出了时间,找了理由往家那里搪塞了一遍。


 


今年这时候了还没有发短信过来问么?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这也成了过年的一种习惯和传统,莫关山看着手机屏幕后纠结了一会儿,到底还是发了询问的短信。


 


刚咬了一口鸡腿,便收到了对方的回信。


“今年不用了。”


 


有些东西一成为习惯就好像变得有些难改了,莫关山忽然想起来一个事实,也许有些事情太理所当然,他都快忘了。


开始起,他好像就是过来做别人的挡箭牌来的。


 


这样啊,终于打算把正主带到家里去了么。


 


莫关山皱着眉狠狠地啃了两口鸡腿,忽然觉得有些索然无味起来,往快餐盒里一塞,拽着棉被倒头便睡,可是这两天睡得太多,根本睡不着。


 


他们好歹也算是朋友了,这样没点表示也不太好吧?


莫关山没忍住还是把手机拿了出来,把那条回复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到底还是回复了一句恭喜,便又缩了回去。


 


——总感觉自己像个白痴一样。


 


19.


莫关山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贺天的存在对他而言变得愈加重要。


本来打算索性直接删除掉贺天的那些联系方式还有以往他们拍的照片的——反正租赁关系结束了,他们也就没什么交集了。


可真的打开联系号码时,莫关山却有些下不了手了。


 


还是先去删照片吧,一直都挺占内存的,现在刚好可以空出来。


 


莫关山点开相册,正想删却又有些犯难起来。


 


这是他第一次爬那么高的雪山,得留作纪念的,那是贺天难得吃瘪的样子,世界上可都没几个人见过,删了多可惜,那张是他第一次出国,他们的民族服饰特别好看,那个是他第一次去那种大型游乐场……


 


艹!


这不是根本删不掉么!


 


当一个人占据你所有的第一次时,那个人的意义便显得举足轻重起来,他的人生本来很平凡,可贺天的出现却叫这一切瞬间变成了各种的色彩。


 


莫关山将手机往床上一扔,忽然有些难过。


 


日子还是要继续的,到时候自己还得想个办法带个什么人回家才行,最好身高高一些的,长相不能太差,没染过头发的,黑发才漂亮,最好眼睛是双眼皮,眼角往上挑的……


 


最好就是贺天。


 


莫关山想,这绝对是在打脸,谁知道最后自己把自己给掰弯了啊!


 


20.


莫关山看到贺天短信的时候已经又睡了大半天了,因而一看到对方的回应,人还有些迷迷糊糊的。


 


距离上一条短信其实没过太长的时间,只不过自己刚才纠结的时候已,不知什么时候便睡过去了。


 


——“要不要见个面,还有件事情得和你谈谈。”


 


莫关山挠了挠头发,忽然有些不愿爬出来,他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谈的,可手指打完了一句不想去后,却还是又删掉,回了一句好,无奈地爬了起来。


 


大约自己就是被这家伙给使唤惯了。


 


21.


他们相约的场所就是初见时候的餐厅,只不过那时候和现在的心态完全不同,莫关山也绝对不会想到有一天他会喜欢上对方。


和上次不同,贺天早早地便等在了那里,莫关山别别扭扭地道了一声恭喜。


 


自己这初恋从刚开始就已经等于宣判死刑了。


 


“你不是说今年不用了么?”


莫关山看着摆在面前的一份崭新的合同,皱起了眉头。


 


“你TM耍我呢!你是打算把那人藏多久啊!”莫关山将手上的纸头一拍道:“这么个磨磨唧唧磨磨蹭蹭的,是个爷们儿就爽快地把人给我带上门去啊!”


 


“我带了啊。”


贺天看着对方呆愣住的表情,气定神闲地将手头的纸翻到最后一页。


“我说的试试水,是给你,不是给我爸妈的。”


 


最后一页上的期限晃眼得叫莫关山觉得有些不真实,在确认完第三遍后,他看着面前的贺天忽然有些窘迫起来。


 


“你介不介意把这份租赁时间延长一些?”


贺天依然还是那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样,那细长的眼睛里闪烁着些许好笑的意味。


 


——“你觉得一辈子怎么样?”


 


莫关山大脑之中仿佛炸裂着烟花一般,连自己的回应都不记得了,大脑几近一片空白,只余下一句。


——自己大概是真的栽了。


 


 


·END·


——————————————————


过年了,这篇贺文送给各位单身狗们和恩爱狗们~


今年有没有找到人带回家啊~妹子们看到这种租赁男友的还是要小心啊,不然就得和毛毛一样认栽了(摊手)


灵感来源于这条新闻→
HHHH提前预祝大家春节快乐啊~早点找到适合自己的人哦~有时候相信缘分也是很重要的!对的人总会适时降临,那么就一定要抓住机会,不要让他(她)走了!

评论

热度(1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