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念慈君

青春期【上】【郅摩】

风月大保健:

【宝宝你的电话!小萨打来的!】


李郅黑着一张脸从卧室出来,和妈妈说了一句以后别这么叫我,伸手接过了电话机嗯了几句,脸更黑了,挂掉电话拿起书包出了门


【干嘛去?】


【图书馆,萨摩说一个人太无聊,要我和他一起温书。】


妈妈点点头,给他拿上外套,顺口嘱咐了几句注意安全,过马路看着车。【复习完带着小萨过来吃饭,妈妈给你们炖排骨,今天出警,你爸爸去加班了,他爸爸肯定也不在家,你俩一块过来,听见没?】


李郅背着书包出了门,没去图书馆,反而改道去了离家不远的网吧,进门乌烟瘴气,熏的他后退了一下,捂着鼻子进了门,他长的比同龄人高大的多,根本没人看出他是个高中生,也没拦着他。


萨摩多罗翘着二郎腿打机,一身白羽绒服在乌烟瘴气的网吧里显得仙气四溢格格不入。


李郅不是第一次在网吧写作业,以前萨摩给他打电话没有别的事,要么抄作业要么让他一起玩游戏,后来发现李郅在游戏上的造诣实在是低的可怜,就不让他一起玩了。


网吧里充斥着噼里啪啦的音效,萨摩多罗推了一波团,有短暂的休息时间,电脑上的小人儿蹲在家里一脸猥琐,萨摩在电脑外面提笔刷刷写了两个数字


【不许抄我的。】


【谁抄了,我自己想的,艹!臭不要脸偷我塔!】


【那你自己做下面那道,我也不会。】


萨摩多罗抽空扫了一眼立马跪了【李大哥,我错了成吗,我再也不吹牛逼了,我刚是抄你的,我认错还不行吗。】


李郅把萨摩从网吧提溜出来的时候两个人已经写完了整本作业,在网吧里写作业,传出去怕是要丢人死哦。


【你不回家啊?】萨摩甩着自己的书包带玩,李郅走在前面,突然想起他妈和他说的事,慢下了脚步【我妈说今天我爸你爸都出警了,让你上我家吃饭。】


【不去,你家不好玩。】


【我妈炖排骨了。】


【红烧的糖醋的?】


【应该都有。】


萨摩多罗玩了一下午早就饿了,听见有排骨,肚子更是不争气的咕噜了好大一声


【那走吧。】


萨摩多罗从小没妈,老爹一个人拉拔着长大的,又当爹又当妈很是辛苦,工作又忙,经常顾不上给萨摩做饭,萨摩放了学回家看见冷锅冷灶,就和他爸闹别扭,他体质差经常生病,小学有一次在家里烧到四十度五,要不是李郅来找他玩看见了赶紧回家通知家长送医院,恐怕就得烙下病根了,从此之后李郅妈就决定一个崽子也是养两个崽子也是养,每顿饭都让萨摩上他家去吃,吃完饭写完作业再放回家,萨摩长的好看嘴又甜,很会讨她欢心。


这孩子长大了得祸害多少姑娘啊,李郅妈这么想着。


萨摩长大了能不能不去祸害姑娘啊,李郅这么想。


【我没拿钥匙!】萨摩一声惊呼,把旁边出神的李郅吓了一跳【完了完了完了,我爸要是回来的晚怎么办,我咋回家啊?】


【住我家不就得了,小时候也不是没住过。】


萨摩点点头,继续捏着书包带在李郅身边蹦哒,他和李郅从小一起长大,小时候在大院里面尿尿和泥放屁崩坑,打遍天下无敌手,李郅小时候也挺能闹挺能笑的,怎么越长大越像个闷葫芦?果然大人说的对,有的人天生就是这样的。


萨摩嘿嘿的笑起来,步子变的更加轻快,李郅走在他身后抬头看他,这家伙本身就白,小时候没空理发还是长头发,看着跟个女孩儿一样,长大了轮廓清晰分明了些,但看着还是比自己柔和很多,微微上挑的眉眼和秀气的鼻子,加上能说会道的嘴吸引了班里不少女生的注意,当然也有男生的,萨摩多罗从书包里掏出男生情书的时候李郅也是非常激动的。


你这家伙,能不能少抛头露面啊。


招蜂引蝶!


李郅对自己心里那点小情愫视而不见。


填饱肚子后二人洗碗收拾桌子,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电视里不咸不淡的播着国际新闻,萨摩多罗盘着腿吃李郅妈给他洗的樱桃,吐出核后把樱桃梗含在嘴里,十分钟后吐出舌头给李郅看被他拧成结的樱桃梗


【啥意思?】


【我在网上看说如果能这样的话证明吻技高超啊,我就说试试看。】


【你这不是成了吗。】


萨摩歪头看李郅妈在卧室里敷面膜没空管他们,凑脸上去在李郅耳朵边上说悄悄话


【当然了,比你的好多了。】


李郅没想到他会凑的这么近,一时没躲开,萨摩呼出的带着水果味的气体洒在他耳朵上,少年特有的柔软嗓音变成激烈的鼓声锤进他心里,萨摩说完话离开了,冲他坏笑一下借着坐回位置吃樱桃。


李郅有点尴尬,十七八岁的男孩子正是思春期,被稍微撩拨一下就起了反应,李郅回身抱了个抱枕在怀里,调整呼吸努力平复心情,萨摩多罗不知道发没发现,盯着电视很认真的样子。


临睡觉前李郅妈走出来说两个老爹估计晚上回不来,萨摩主动提出两人可以睡一张床,美其名曰联络感情,把李郅妈感动的一愣一愣的,硬是睡前给两人又多灌了一杯核桃牛奶。


【李郅,你撑不撑?】


【还好,你呢?】


【我的肚子都要炸了,早知道不吃那么多樱桃了。】


李郅闭上眼睛,双手搁在头底下,单人床睡两个正在长身体的大小伙子实在是有点挤,萨摩比他矮,他都能感觉到对方的头抵在自己胸口了


【你还说,一盆樱桃都让你吃了,我一个没吃着。】


萨摩睡不着觉,凑过来给李郅讲两人小时候的事情,说的开心了自己捧着肚子笑的脸酸,李郅也觉得很有趣。


忽然又想起萨摩凑在他耳边说的话了,扭头看萨摩一张一合的嘴,李郅心里想你又没试过,怎么知道我不行。


想着想着就又硬了,李郅暗骂自己没出息,连忙闭眼装睡,萨摩讲了半天看他没反应,以为他睡了,自己也困了,就没再说啥,跟着睡着了。


李郅被沉沉的感觉压醒,睁眼看见萨摩坐在他身上,全身上下脱的干干净净,脸色潮红含羞带喘,白嫩股缝磨蹭着自己火热的分身,嘴里还喊着热,李郅伸手抹掉萨摩挂在脸上的眼泪,咬着下唇想让他停下来,谁知道萨摩根本不听,磨蹭的更厉害了,他俯下身揽住自己的脖子,腿夹紧了自己的腰。


【李郅,起床了。】


李郅惊醒,萨摩趴在他身边表情很是好笑【你做春梦了?脸那么红。】


李郅不想说话,坐起来冷静了一下,然后就感受到了什么叫生不如死。


多动症儿童萨摩多罗看他发呆很是不悦,跳下床一把扯掉了他的被子,眼睁睁的看着李郅睡裤的裤裆处湿了一大片


【我。。我不是故意的。。是不是昨晚牛奶喝太多了。。。】


李郅想死的心都有了。


————tbc————


一个小短篇。明天就完结。

评论

热度(61)

  1. 我是念慈君风月宝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