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念慈君

【郅摩】我在人民广场吃烤鸡(x)(4)

艾玛~太可爱了

一条废Lynn:

-




李郅公诉的案子有一位被告扬言要报复李大检察官。连发了几十条短信不说,连带着萨摩多罗家门、驻唱酒吧和学校都被泼了好几次红油漆。




李郅被气的笑出声来,心说你犯事儿我证据不足没能指控你,这下意图袭警及警察家属证据确凿,先关你半个月再说。




匆匆回警局的时候萨摩多罗还在睡觉。




按说这人也是心大,自己仗着会点散打、又有个配枪的法警天天跟在自己屁股后面才不怕被寻仇。但是这被告明显瞄上萨摩多罗了,他居然也不怕,除了叫赔他门钱之外每天该吃吃该喝喝,一副这仇你爱寻不寻的模样。自己想带他一起回警局好安全点,那人躺在床上哼哼唧唧,一脸的不情愿,直骂“李郅你要是再说一句老子先报复你。”




没办法,李郅出门之前只能出卖色相,挨个电器亲了一口,等他们都拍着自己的身体保证会保护好萨摩之后才放心出门。




-




于是萨摩多罗睡梦中迷迷糊糊被榨汁机叫醒之后看到的就是这种情形:




一个凶神恶煞满脸横肉的人站在自己家客厅之中,好好的保险门已经被整个拉开扔在地上。




豆浆机怒吼着:“呀!灭!跌!”往那大汉身上疯狂扔黄豆。




加湿器在地上爆肝运作,呼呼的水蒸气吹的跟这大汉要升天一样冒着仙气。




空凋温度直接飙到负值,对着大汉咆哮着:“冻住!不许走!”




微波炉和烤面包机挥舞着电线来回抽这人。




萨摩多罗刚有点小感动——这俩电器关键时候还是会保护他的。




就听到两器喊口号一样拼命喊着“先攘外敌!再除内患!”“先干死外来的再杀萨摩啊啊啊啊!”




德国的洗碗机也叫着“Fuck your mother!”碗和盘子接连不断的扔到大汉身上。




嵌入式的消毒柜不能站到前线只能高喊着:“毒气攻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边把自己的消毒液向外扔,只可惜准头不好,基本上毒气攻击的都是大汉身后的空凋。




电视也不能加入前线,只能音量开到最大,来回播放着各大恐怖片和各种执行死刑的画面。




榨汁机原本是被萨摩多罗抱在怀里,见大家都在浴血奋战,连忙从萨摩手里挣脱出来,晃悠晃悠自己身体里的青椒彩椒汁毅然决然的往那大汉身上泼。




那壮汉已经蒙了,好不容易看见个大活人,眨巴眨巴眼睛可怜巴巴的问萨摩:“你看见没?这儿是不是闹鬼了?”




萨摩多罗用手把脸捂上不答话——本来是挺严肃个事儿,这造的都是什么孽呢。






-




李郅你赔老子门钱。




李郅你再给老子买个吸尘器和自动扫地机。




不会说话的那种。




-




李郅倒是挺开心,带着黄三炮给了那大汉腿上一枪,在法庭上白话了一顿虽然犯人被一枪吓傻了满脑子骚场面满嘴胡话以为电器会动,但他意图袭击警察和警察家属一事是不可逃避的等一系列话成功的把这人送进了监狱里。




回到家之后一会儿抱抱微波炉,一会儿亲两口烤面包机。还不忘安慰几句萨摩多罗:“你没事儿多好。吸尘器和自动扫地机我已经叫三炮去买了,应该这两天就能送过来。”




萨摩多罗翻了个白眼,“李大检察官你这保密工作做的不行啊,是个人都能找到我家。还袭击警察家属?你平时都和他们说,我是你弟弟啊还是你哥哥啊?”




“是老婆行不行?”李郅突然正色。






完了完了李郅彻底要被老变态玷污了。




烤面包机电内胆一惊,一个猛扑扎进李郅怀里,不停地摇着电线,只觉得可怜李郅了。



评论

热度(80)

  1. 我是念慈君一条废Lynn 转载了此文字
    艾玛~太可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