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念慈君

(郅摩)金钱关系 (六)

凌零_sherry:

OOC得比较厉害,现代,富二代×小明星


请萨摩多罗小朋友准备一下,这章是你偷懒睡觉的最后一章了!





 


“我想进去看看他。”


李郅放下了一贯的骄纵张扬,看着封景,其实如果忽略到他令人看不顺眼的跋扈气质,李郅是长得挺帅气的,尤其是他摆出万年难得一见的诚恳表情时,还真有点让人无法拒绝的意思。


可是封景只是冷冷瞥了他一眼:“不行。”


这是李郅意料之中的答案,但是他并不死心:“我只要看看他,他睡着了我再进去。”


封景沉默,萨摩这段时间情况并不好,昏迷的时间越来越长,医生说能用的治疗手段已经用尽,剩下全靠他个人的生存意志。


在萨摩短暂清醒的时间里,封景从他眼中看到了各种情绪,悲伤,迷茫,思念,沉寂……就是没有破茧成蝶一般的强烈的求生意志。


再这样下去,他的萨摩可能真的会死。


封景心中绞痛,面上却看不出任何异常,似很为难一样,勉勉强强向李郅点头:“他现在睡着,你去医生那里申请进去吧。”


李郅心中大喜,飞快办完了所有的手续换上消毒服进了ICU。


 


萨摩依然在沉睡,李郅轻手轻脚走过去,看着萨摩苍白的脸突然觉得很恐慌,好像这个人会就此沉睡下去再不会苏醒。


“萨摩……”他想握住萨摩的手,却发现萨摩的手背上插着输液的管子,还有各种针头的痕迹,擦伤,几乎无一处完好,只得轻轻把手覆盖上比他小了一圈的手背。


李郅想了很多话想与萨摩说,踌躇了半天,才说出一句:“萨摩,我是李承邺。”


话音刚落,李郅看见萨摩如蝶翼一般的睫毛轻轻抖动了一下,他以为是自己的错觉,直到他看见萨摩身边的监视器上的心跳血压突然加快起来,李郅吓坏了,惊慌地冲到门口:“医生!护士!”


 


封景也被吓了一跳,下意识想把李郅从窗户那里扔出去,但是医生过来后看了一会儿后却表示没有危险,而且还是好现象,说明萨摩在昏迷中也开始能接收外界的信息了。


 


李郅被封景推到了门外,看着医生来来去去,心中慌得不行,封景站定了转头看见他背靠着墙如临大敌的样子,心中不知道是气还是笑,走到李郅面前,冷着脸:“你也看到了……”


李郅面色苍白:“我不该来。”他转头看ICU里沉睡的萨摩,从未想过有一天萨摩会如此排斥他的靠近,“萨摩他……不想看到我。”


封景愣了一下,却没有纠正他的联想,微微点头:“我不能拿萨摩的生命来冒险,你以后要来可以,但是再不能靠近他。”


李郅颓然点头,如今的他,早已没了往日嚣张跋扈的李家大少爷的模样,犹豫着看了一眼萨摩,仍有些不放心:“萨摩没事了吧?”


封景点头:“暂时没事。”


李郅垂下头,没有再说多余的话,耷拉着脑袋就走了。


封景看着李郅离开的背影,心中也很是矛盾,很明显萨摩对李郅的声音保持着高度的敏感,但是又容易产生过激反应,他实在不知道,现在到底哪条路才是正确的。


 


 


 


黄三炮看着李郅一杯接着一杯往肚里灌白酒,终究还是看不过眼,伸手拦住他:“干什么呢?借酒浇愁不是你的风格。”


“我的风格是什么?”李郅放下酒杯红着一双眼瞪他。


黄三炮想了一下:“借酒上个萨摩多罗?”


“闭嘴!”李郅抬手把杯子狠狠砸地上,吓坏了在旁边战战兢兢的服务员。


黄三炮示意服务员先出去过会儿进来打扫,再转头看一脸颓废的李郅:“你不对劲啊,跳楼的是萨摩多罗,一直被你当商品包养的也是萨摩多罗,你现在一脸失恋的狗模样是什么情况?”


李郅不语,拿到另一个杯子倒了满满一杯,顺手把刚拿到手的资料扔给黄三炮,仰头一口喝下一整杯烈酒。


黄三炮拿了资料才翻开就开始絮叨:“你找人调查萨摩多罗?咦,他是私生子,在芝加哥长大……李郅,你小时候不也是在芝加哥长大的么?”


李郅只觉得喉间火辣辣地疼,却仍掩盖不住心里的不适,嘶哑着喉咙开口:“你接着看。”


“这萨摩多罗还真够惨的,五岁妈妈就死了,他爸真不是东西啊,还不认他……十五岁时被绑架,关了一个多月才被救出来……”黄三炮好像想到了什么突然抬头,惊讶看着李郅,“这个时间段,不是你在芝加哥被绑架的那会儿么?”


李郅点头:“没错,我那会儿被绑架到芝加哥郊区,关的地方还有一个跟我差不多大的小孩,我只记得他好像被关了很久,连话都不怎么会说了,后来我被我爸赎出来之后,找警察报了警,告诉他们那里还关了一个小孩,至于后来那个孩子有没有被救出来我就不知道了……你知道的,出了这事之后,我爸立刻把我接回国内看着了。”


“你是说……”黄三炮整理了一下思路,“那个和你关一起的孩子就是萨摩多罗?他回国后进公司再到后来认识你,也不是偶然,而是他有意回来找你的?”


“卧槽!”黄三炮忍不住惊呼,“那他是喜欢了你多久啊?”


 


李郅其实对萨摩进公司时的印象很模糊,只记得那会儿有人跟他说新签了一个长相很可人的孩子,演技也好,是个好苗子。


后来他在公司聚会上第一次看见萨摩已经是半年后的事了,萨摩喝了点酒,脸红扑扑的,脚步虚浮到处乱走,他看着实在诱人就走过去把比他小了一圈的人顺手揽进怀里,萨摩酡红着一张脸向他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惊艳了他的世界。


现在想来,萨摩必是早就知道他就是李承邺,小心翼翼步步为营地来到他的身边,期待着他能认出自己,爱上自己……


李郅想到这里,忍不住抬手狠狠打了自己一个耳光。


这五年的时间,他都对萨摩干了些什么!


 


黄三炮被他突如其来一个耳光吓了一跳,随即点了点头:“打得好,你确实挺不是东西的。”


李郅抬头,满是红血丝的眼睛瞪着三炮,有点唬人。


黄三炮没有被他唬住,继续在他心上插刀:“你这几年跟萨摩多罗在一块时,没少碰其他人吧?”他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啜了一口,再开口:“以前我没跟你说过,我在医院看见过萨摩多罗,看着挺可怜的一个人坐在那里等叫号,你猜他挂的什么科?”


李郅侧头看着他。


“精神科。”黄三炮一口饮尽杯中酒,“而且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药配得不少,看上去还挺严重。”


李郅握着酒杯的手紧了紧,手背上青筋爆出,他不是没有看过萨摩吃药,可是他连药名都没看上一眼,只问了声是不是感冒了,萨摩那会儿背对着他,赤裸的背上是两人欢爱时留下的抓痕,却没有回答他的提问,他也没有继续追问。


“三炮……”李郅咽下一记口水,酒精开始模糊他的大脑和视线,他迷迷糊糊继续一杯接一杯喝酒,一边含糊不清地说话,“你说我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么?”


黄三炮想了想,没有回答他。


李郅自顾自回答了自己:“来不及了……萨摩现在听到我的声音都能把急症医生给招来,他不会愿意再看见我了……”


 


“我后悔了,悔到肠子都青了。”


“我不是不爱萨摩。”


“我只是,不知道爱情他妈的是个什么东西啊……”


 


黄三炮叹了一口气,看着李郅慢慢醉倒在沙发上,谁不是呢?


 



评论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