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念慈君

剑走偏锋01【关宏峰/周巡】【白夜追凶】

Fafnir: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


本文所有剧情都是在官方只更新了前五集时构思的,部分设定和官方有出入。


——————————————————————


很多人以为关宏峰不会抽烟,但作为老刑侦,昼夜颠倒,动不动熬个两天两天是常识。不抽两口是真扛不住。


关宏宇退伍了就是个无业游民,在道上随便混混,那是烟酒不断,兜里时刻揣着一两包烟,见人分分,自己抽几下就基本见底了。


关宏宇他哥不喜欢那味,不让在屋里吸,又告诫他别逮着机会就在警察局的房顶下吞云吐雾,习惯是小事,那烟屁股上的指纹搞不好会让他俩这辈子抬头只能瞅见白花花的天花板。


但有些事他真的控制不了,关宏宇想自己怎么就那么倒霉,一入夜就碰上个大案,还让去勘探现场。能瞧见亚楠是好事,但是那尸体差点让关宏宇隔夜饭都吐出来。


一个小男孩,死在个臭水沟里,尸体涨了有以前的三四倍大。堵住了那条荒草里的渠水,上去几个痕检的小伙子和法医科的实习生小胖子把尸体搬上来。三个大小伙子差点都没抬动一个娃娃。那孩子被仰面放在白布上,四肢泡的像一节节莲藕似又圆又白,那半长的腿几次都差点从民警的手里滑出去。面部鼓胀成球状,眼珠子都从眼眶里爆出来,黑仁白底的瞪着他们所有人。更别提那味道,关宏宇觉得自己光着身子跳进了化粪池,满嘴满鼻子塞满了人类代谢产物也就这样了。他强忍住恶心,假装看了几眼就提出回警局。亚楠检查了一遍尸表,基本没外伤,就是一些挂蹭伤。她说,十有八九是孩子失足掉进水里淹死的。


周舒桐立刻提问,“这水不足一米二,孩子大概一米三左右,水流也不湍急,怎么淹死的?”


小汪适时的赶回来,向周巡汇报,说着小渠连着一条从大河分下来的人工河,专门灌溉用的,水流比较急,前几年淹死了好几个人。


小汪说,“说不定是孩子在人工河边玩,失足滑落,然后被水冲到这渠里卡住了。”


周巡点了几个痕检科的人,“你们几个去查一下河边有没有什么相关的痕迹物证。”然后又转向他自己的人,“到方圆五公里内排查一下死者的社会关系,联系当地派出所最近有没有失踪人口——”他看向亚楠。


亚楠起身,脱掉手套,“年龄7岁左右,男性,留着寸头。身高一米二七。已经死亡一周左右了。上衣穿着红色长袖卫衣,下身是蓝色牛仔裤。一只鞋不见了,可能是被水冲走。上衣口袋里有两块钱现金,纸币。”


众人点头称是,向周巡示意后就纷纷散开了。高亚楠指示几个人帮她搬运尸体,周舒桐凑上去询问记录着尸表检验的初步结果。


关宏宇被恶心的不行,走神的站在原地一言不发。周巡走过去碰了碰他的手肘,关宏宇才如梦初醒般回过神来。周巡一般不会对现在的关宏峰做出什么亲昵的动作,关宏宇记得以前来警局骚扰他哥时,周巡有时候整个人都挂在关宏峰身上了。走走站站,搭着关宏峰的肩膀。那个事多又精神洁癖的老哥居然就默许了周巡这么做。甚至还有点乐在其中。


有那么一小段时间,关宏宇觉得周巡和他哥有事。不过在出了自己的事后,很多事情都变了。他也诧异关宏峰居然和周巡乐此不疲步步为营的算计对方,表面上亲如兄弟,尤其是周巡,走的一手好奇招,绵里藏针且步步紧逼。而他哥最近也越来越疲于应对,不得不剑走偏锋,以险制奇。


而关宏宇在面对周巡的时候也是打起了十二万分精神,他含糊的问,“周队长,怎么了。”


“知道你不舒服,在我面前不用端着。”周巡拍了拍他的肩膀,却把关宏宇吓出了一身冷汗,“我们先回。”周巡招招手,对周舒桐说,“小周你看完现场就回家睡觉吧,不早了,今天我陪老关。”


然后拉着关宏宇的胳膊就把他拽上了车。关宏宇不敢提前开腔,生怕露出什么破绽。


车厢内一时除了发动机嗡嗡的轰鸣,别无他声。


开了半截路后,周巡突然说,“知道你最看不成孩子死。”


关宏宇悬着的半颗心才降低了点。


“我也知道你其实见不得这惨状,”周巡抽出手掏出最后一根烟,把空烟盒随便丢在车里小垃圾桶里,关宏宇犹豫了一下,给他点上了。


“谢了关队,”周巡深吸了一口,烟杆瞬间短了半截,“要不是这实在没法子,我也不想麻烦你。”


不,你根本就是拿关宏峰当枪使。关宏宇想。


“你走了我还敬称你一声关队,就是因为我觉得你还是那个有担当、正义的警察。”周巡自顾自的抽着烟,烟雾在他指尖缭绕上升。


“这话你说第二遍了。”关宏宇说,他心里暗自庆幸,幸好他哥把白天的事情事无巨细的告诉了他。不然周巡这似有而无的试探还真不一定能躲过。


“老了老了,脑子不好使了。”周巡打哈哈似的笑着,眼里却透着的全是精明,“抱歉啊老关,给您赔不是。”


“你还有认错的时候。”关宏宇斜了他一眼。


“这么说可就不乐意了,我可是知错就改。”周巡几口一根烟就见上帝了,他扬着嘴角单手把烟屁股掐了,“好久没去办公室了,走不走?”


关宏宇心中一惊,怎么回答?他哥没给他说过这事啊。办公室……也就是周巡的队长办公室吧,虽然资料被刘副队长拿走了。但以周巡缜密的性子指不定留了底。


“好。”他当机立断,做出了一个让自己后悔半辈子的决定。


“成。”周巡没看他。


 


下了车,果然周巡带他进了队长办公室。这不是关宏宇第一次进出这间办公室了,这里和他哥在的时候装潢布置基本一样。但是桌子上散落的书本纸盒又完全符合周巡的性格。


“坐吧。”周巡说,“抽根烟去去味,你全身都那股子臭味。”


既然他都如此说了,关宏宇自然是却之不恭。拿了根烟点燃就开始吞云吐雾。


关宏宇坐在队长办公室巨大的办公桌前的老板椅上,周巡却坐在了他面对着的桌子上,两条长腿抵着木制地面,皮质外套松款款的挂在宽肩上,他今天穿了件深色的紧身T恤,完美勾勒出布料下那轮廓鲜明的腹肌胸肌。周巡低头瞅了关宏宇一眼,把外套脱了随手扔在桌上。将肌肉紧实漂亮的双臂露了出来,换了个姿势,单手抻着桌子,仰起头。


关宏宇想视线划过他线条分明的身体,暗自感叹。周巡不愧是干刑侦一线抓犯罪嫌疑人的,又讲究,还弄了个跑步机在办公室。说实在的,这身材,绝了。这腰,细的也绝了,关宏宇没读过几年书,却想到了一个词,不盈一握。


而关宏宇暗自悲伤自己三年待在关宏峰家都肥了不止一圈,苦苦思考怎么能说服关宏峰去健身房,好让他也有机会去练练,也就不会之于一个送外卖的肾衰竭还打的那么辛苦了。


“我没烟了。”周巡掏了掏口袋,关宏宇正准备递给他一根。周巡却顺势从桌子上滑了下来,直接骑在了关宏宇腿上。


关宏宇直接吓傻了。这他妈什么情况?他感觉自己大脑直接当机,一片蓝屏。


周巡俯身向前,胳膊肘按着关宏宇的肩膀。“老关,”离得太近了,关宏宇感觉周巡的睫毛能捅死他。周大队长还好死不死的扭着腰,用结实紧致的臀部蹭了蹭他的下体。“坐怀不乱啊,现在可以了。”


关宏宇满脑子脏话弹幕飞过。更要命的是看到周巡一脸坏笑的伸手去揉他的裆部。心中只想把关宏峰碎尸万段。


“等等,周……周巡。这办公室,万一同事……”关宏宇尽力在周巡和椅子不超过二十厘米的空间中努力躲避着,却还是被抓住了要害。


“我们警局的除了新来的俩小兔崽子,谁不知道办公室要敲门才能进?”周巡靠前整个人都贴在关宏宇的身上了,手也没停着,不轻不重的揉捏着他的下体。有着细密胡茬的下巴挂蹭着关宏宇的侧脸,把厚重炙热的呼吸喷吐在他耳垂上,激得关宏宇脊椎窜起一股电流直通后脑,然后炸的他分不清东南西北。


“这么多年,你在这办公室里,除了办公,就是办我。”周巡含住他的耳垂。


 


 


 


 


 


“操你妈关宏峰!”关宏宇怒摔门而进。


坐在书桌前的关宏峰也立刻就跳了起来,“你疯了?小声点。”


关宏宇也意识到不对,冷静了一下压低嗓音。


“你和周巡斗,说是为了我。现在怎么看着像小夫妻吵架呢?啊?”


“你他妈什么意思?”关宏峰也意识到不对了。


“厉害厉害,秉公执法,还有个啥词来,大公无私。在办公室就把自己部下办了,真他妈厉害。”关宏宇骂着骂着都笑了,“哥你行啊,周巡都能撂倒。那家伙一身腱子肉,脑子又转的快,心眼比他妈筛子都多。”


“你给我闭嘴。”关宏峰脸整个黑了下来。


关宏宇还是一如既往的开了腔就没个兜着的,“反正我是没看出来,周巡,咋看都铁打的直男。没想到骚成那个样子,就差在老子腿上跳膝上舞了。看来哥是您调教的好啊。”


“你他妈干吗了?”关宏峰冲了上去,提着关宏宇的领子。


“干你俩平时那些龌龊事啊。你说你喜欢男的,满大街都是男的,非要搞周巡。小心被他弄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关宏宇气不打一处来,甩开他哥的手,去冰箱拿了瓶啤酒猛喝了一大口才舒坦点。


他哥倒是冷静下来了,无动于衷的看着关宏宇,倒也没阻止他喝酒。“我事先没有告诉你是我的问题。”


“你他妈……”关宏宇把啤酒罐拍在桌子上,溅出了不少啤酒。空出手来指着关宏峰半天说不出话来。


“你以为他真在勾引我?”关宏峰去厨房拿了个抹布,丢在桌子上,“自己擦了。”


“什么……你什么意思?”关宏宇真有些慌了,要是他哥其实和周巡没事,那周巡这步棋下的太恐怖了。


“你放心,我和他睡过几次。”关宏峰摆摆手,“他只是在检查底牌,他应该确信是我才敢放肆。”


“哥,”关宏宇把抹布盖在啤酒泡沫上,摊进餐椅里,“你们这脑子,”他屈指扣了扣太阳穴,“太复杂了,太复杂了,比他妈甄嬛传都乱。”


关宏宇依稀记得第一次见周巡,属下们为他哥办了个庆功宴。周巡那时候是他哥的副手,恨不得穿一条裤子,整天开着车来关宏峰家楼下按喇叭。关宏宇凌晨回家中午才醒,有时候不忍心打扰亚楠本来就可怜的睡眠时间,就跑到他哥家睡觉。周巡见他第一句话是,“久仰久仰了,这位就是老关你的弟弟?一表人才啊。择日不如撞日,来来来,一起喝酒走。”便把他和他哥一起拖上了车。后来关宏宇想,当然一表人才,我和我哥长的一模一样。


一直又喝到了凌晨,周巡见了酒和烟就和关宏宇一样不要命,那是一瓶接着一瓶,喝到最后俩人醉的太阳月亮的都分不清,让关宏峰一手一个架回了家。


关宏宇突然想到,那时候关宏峰没搬家,那房子挺大,俩卧室的,沙发却就半截个人长。关宏宇睡了次卧,等他中午醒来关宏峰早走了,周巡在客厅捣腾他哥几百年没开过的跑步机。


哎呦喂,感情第一次见就是嫂子了。关宏宇暗叫自己观察力负分。


他那时候对周巡的印象挺好,是没心机,大大咧咧,人长得又俊,酒力好。一双情波荡漾的桃花眼,眉宇间还带着股古代的侠客气,一瞅见就是个正派人士,和自己没啥关系的那一种。


对周巡改观还是在自己出了事。他才明白这家伙心思缜密的恐怖。关宏宇之前觉得周巡就是条追着自家老哥的大狼狗,每次出击箭无虚发。但一扯到法律了,哪怕是对关宏峰,周巡都只剩了个呲着獠牙、每日绕在猎物身边、人稍有不备就被扯下一块肉的恶狼。


关宏峰不知道从哪摸出包烟,也没顾忌,居然就在家里抽了起来,“我第一次见周巡就知道他将要顶我的班。”关宏峰狠狠吸了一口,长时间没有抽烟的他被呛得不轻。断断续续的咳嗽声回荡在屋里,重击着关宏宇的鼓膜。


 


关宏峰第一次见周巡,警局把这个屡屡立功的小警察提拔给他当助手。那时候周巡才二十五,大学没毕业多久。骑着个重机车,拽的二五八万似的。


他第一句话是,“关队,我捎你一程?”


他那时候还不知道周巡就是周巡,周巡已经把关宏峰的资料背了个底儿透。


他当时觉得这孩子唯一缺点是说话不过脑子,你背便背了,说了两句便不小心全抖搂出来了。关宏峰一边冷着张脸佯怒,一边心中又好笑的不行。这孩子,聪明,又正义感十足,没什么花花肠子,以后当个队长带人逮人再适合不过了。


关宏峰出入都是打的,不会开车也不会骑车。周巡调来之后,成天要接送他。美名其曰学习。


“你能学习到什么?我的作息时间?”关宏峰觉得这孩子真是讨喜,伸手要去撸周巡那一头又长又卷的头毛。


周巡躲开了,“男人头是随便能摸的吗?即使你是我师父!”


“你也知道我是你师父,去,给师父买个果子去。”


“得嘞。”


吃着早点坐在警局里的关宏峰才想到,这小兔崽子,逼得自己做了他师父。


工作时周巡一直很听话,但几乎从来不动他那聪明的脑子,就等着关宏峰指使他。关宏峰也气,但每次和他讨论这事都被周巡打哈哈混过去了。


本来差不多关宏峰觉得可能一辈子都这样的时候,出了第一大件事。


华堂纵火案。犯人确定的很快,但他疯的可以,先是在华堂烧死了7个人,还准备连带自己再烧一次。关宏峰最先意识到凶手是谁,带着周巡就冲过去了。发现这疯子绑了几个孩子,浇了汽油,正准备点。


还没等关宏峰开腔,周巡就扑上去了。换来的是一声枪响和犯罪嫌疑人的一声惨叫。


关宏峰看着周巡那件白色T恤,变红,又变紫。抱着自己的小徒弟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老关,我知道你最看不得孩子出事。”周巡脸色惨白的说,用尽全身气力抬起一只手,无力的戳了下关宏峰的心口,“我也最看不得你出事。”


关宏峰当然看见了,罪犯早有准备,当他们进来的一瞬间就把枪口对准了关宏峰。并且毫不犹豫的按下了扳机。


那种自制膛线枪一发射,火花就和烟花一样,蹦的到处都是。如果不是周巡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死的不只有关宏峰,还有泼了汽油的几个孩子。


周巡也没客气,挨了一枪也捅了那男人一军刀,直接把那疯子捅进医院住了一个多月。


在医院的两天里,关宏峰一直坐在大厅的木质长椅上。平时精致文雅的一个人脸色败坏的像是刚出棺材。


听到周巡醒了,他才起身。几个人去扶他,他还是跌倒了,但是爬起来的很快。


大家都以为他要去看周巡,没想到他挺直了腰板,所有人看着关宏峰从刚才那个颓唐灰白的人影又变回了刑警大队的传奇。


“走,给案子结尾。”他说完,马不停蹄的赶回了警局。


过了两周,周巡又活蹦乱跳的回到了警局。没好好穿衣服,外套搭在肩上,大步走进警局那叫一个虎虎生威。大家都围上去欢迎他,关宏峰等到所有人走完。才迎上去。


“来我办公室一趟。”关宏峰说。


周巡笑了,“干嘛?想我啦?”


结果刚一进门周巡就被按在门上,关宏峰那样子比起亲他更像咬他。是恨不得把周巡拆吃入腹的那种凶猛。


好不容易被放开,周巡笑的喘不过气,“老关,你这是准备啃死我?”


关宏峰真是气不打一处来,拽着这小兔崽子就把他砸办公桌上了。


周巡撑起身子,刘海半遮着眼睛,更把那一双桃花眼称的妩媚。“我伤还没好。”


关宏峰解扣子的手一顿。


周巡坏笑着起身拽住关宏峰的围巾,把他拉近自己,几乎贴在关宏峰的耳边说,“下手重点,弄疼我。”






赵茜看了一眼表,已经凌晨三点了。她动了动僵硬酸痛的肩膀,今天那个小孩的案子还没找到家属,不能解剖,现在外围调查没什么突破,只能从DNA和尸表上下手找亲缘关系。


她忙到现在,估计高亚楠也不好做。


“小赵,还没走啊。”周巡直接推门进来。赵茜向他点头示意,“周队长好,您不是也忙到半夜吗。”


她注意到周巡手里拿着个大物证袋,里面装着一条拆下来的老板椅扶手。


周巡注意到了她的视线,说,“这是新来的证物,得辛苦你了。明天我请你吃饭。”


“吃饭就不用了。”赵茜接过物证袋,取出证物用侧光观察,发现那条上了光面漆的实木扶手上有几个新鲜的指纹。


“有比对价值吗?”周巡漫不经心的问。


“有。我明天通知您结果好吗?”赵茜从柜子里拿出硝酸银溶液和脱脂棉球,“我会在电脑上对比后把报告发给您。”


“真是谢谢你了。”周巡微笑着向她颔首示意,有意无意的瞥了一眼对面的法医解剖室,灯亮着,没人。“辛苦了,那我不打扰你了。”


“好的,明天见。”赵茜停下手中的活目送周队长离开。




凌晨四点,关宏峰被手机铃声吵醒。是亚楠打来的,她只说了四个字,“你们小心。”就挂断了。




————————————


其实那种指纹刷粉就能看,但是为了显得高端,硝酸银有利于木制材料的提取指纹。




所以说这对CP名叫啥?同好大家来讨论一下吧!




作者对于妖艳贱货的泷正叔真的毫无抵抗体,邰队很可爱没错,但是周队心机boy和妖艳贱货属性真是太可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