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念慈君

鸿蒙记《玄武纪年》番外四

凉小透:

番外四   玄武纪年


没人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给一个年代,命了名字。


鸿蒙之初,盘古的巨斧刚刚开辟了天地,女娲还未曾捏土造人,关于纪年,没有人类的帝王纪年与公元纪年,只有天神的天干纪年法,十天干,十二地支,合起来,六十年为一甲子。


那一年,神魔第一次大战,神界陨落了诸多远古上神,少数的幸存者去往天外天,只有伏羲女娲还留在三天界,他们未有四子,还不是天父天母。


那一甲子六十年,以玄武为名,神魔史称——玄武纪年。


盘古的巨斧开天辟地,将笼罩天地的一团混沌之气,一分为四,混沌灵气盘踞于东南西北四方,蕴生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天灵. 玄武在四灵中并不出众,相反四神兽中,它不像青龙有一身碧绿如翡的龙鳞,有着最高阶的神兽灵力,不像白虎有着柔顺光泽的皮毛,带着与生俱来的高贵与王者之气,不像朱雀有着夺目的璀璨火羽,在天界是最美丽的存在,玄武龟蛇混杂,通体为黑,实为丑陋,灵阶平庸,为四灵最末。


玄武初生于极北的北冥之海,这里的海,是深蓝的颜色,寒冷黑暗,除了海浪的喧嚣,唯有死寂,自它初生以来,陪伴它的便是北冥之海中的一条蓝色鲲鱼,鲲鱼是温柔的,使人平静安宁,它摆动的鱼尾引导着玄武前行,带着玄武看遍礁石,识遍珊瑚,它说着天界的趣事,谈着海市蜃楼中的灵岛,提及开满花的海上灵岛,但玄武并没见过那座岛,也没有见过那些花,它看着鲲鱼在海面环游,尾巴溅起,那时水波荡漾,勾勒成一朵花样。


“这是花吗?”玄武想着那应该是花,它从没上过陆地,并没有见过真正的花,它所知道的花,皆来自鲲鱼的描述。


花,花瓣繁复层层,花,芬芳沁人心脾,花,明艳美丽动人,花,娇而贵,贵而珍。


鲲鱼说着,“是花,是牡丹。”


鲲鱼说它有一园的牡丹花,却少了最爱的一株,它与这株牡丹曾有一段镜花奇缘。


“花,好看吗?”


“花是这世间,最好看的。”


那是玄武对“好看”第一次有了认识,好看的是花,花是最好看的。


但是它却对丑陋没有定义。


不知从哪一天开始,鲲鱼开始想念它的花,直到有一天它对玄武说“我找到了那株牡丹。”鲲鱼消失于北冥之海,再也没有回来。


但玄武记得,鲲鱼说过,等它修炼到可以幻化神形,便带它回天界之上,一起去领略这天地风光,赏一赏九天莲池,品一品玉露琼浆,见一见它满园的牡丹,玄武等待了一日又一日,一年又一年,在海中不敢游走太远,唯恐鲲鱼回来找不到自己,但潮起潮落,百年匆匆,待它精进努力修炼到可以幻化成神形,也没有等到鲲鱼回来,于是它小心着深海礁石,自己摸到了海岸边,在海风瑟瑟里,一轮明月下,幻化成神形,上了岸。


双脚站上岸,是刺骨的疼,他摇摇晃晃,在沙滩上连摔了几个跟头,没有人教过他如何用双腿行走,更没有人教过他走路要站直了背,莫要耸着肩像背着龟壳,忌讳像蛇一样,腰上没有骨头,扭来扭去,怪模怪样。


这些是鲲鱼该教他的,因为鲲鱼说,鲲鱼只是他的一个化身,鲲鱼的真身在天界的名字叫玉清,他所在的卦位,与玄武相通,他们同属水生,属性相同,相辅相成,玄武是他命定的神兽,玉清理应负责照顾,教导玄武。


两腿走路真是太难,玄武还是变回了龟的原型,蛇身藏在壳里,它一路翻山越岭磕磕绊绊,只身前往天界寻找玉清,路途中他遇到一只颇有灵力名叫阿煦的白鸽,白鸽载了它一程,来到天宫门口。


“小王八,遇到我算是你运气好,最近我们鸟界,谁也不敢飞往这天宫之处,这朱雀神君也不知怎么想的,放着命定的离君灵尊不爱,反倒与玉清天尊情投意合,这事情真是闹得沸沸扬扬,天地都不太平。”


“我不是小王八。”玄武没抓住这句话后半句才是重点。


“那你是什么?”


“我是……”


“你是谁不重要,看你龟模龟样,但没有蛇身,总不可能是玄武那个丑八怪。”


玄武想了一会,还是没抓住重点,问着,“玄武,是丑八怪?”


白鸽点了点头,“它不仅丑陋而且弱小,当年玄武在北冥之海初生之前,受万神瞩目期待,众神想象着它或许是一条冰晶通透灵力无边的冰霜巨龙,不济的也应该是拥有迷人歌喉绝佳幻力的一条人鱼,各种猜测,不过最后却教众神意想不到,它蛇龟混杂黑不溜秋丑陋无比,而且品阶为良,灵力中平,玉清天尊为此被其他众神嘲笑了一番,说来也难怪天尊抛弃玄武,从离君灵尊那里抢神兽,毕竟朱雀着实明丽动人,灵力强大,无与伦比,更有用处。”白鸽的语气不由骄傲上扬,眼中满是对朱雀的崇拜。


玄武缩了它的头,可能是风太大了,它趴在白鸽背上,躲在壳里不愿见人,但依然聒噪的和仙鹤热火朝天聊了一路,对天界的一切充满了天真好奇与无限向往。


“天门到了,你从这里爬上去便是天界,我还没有品阶,没有资格进入,而且有要事要办。”白鸽阿煦与玄武告辞,展翅飞远。


阿煦离开,玄武伸出脑袋,抬起头去,看了一眼通往天界的天阶,直入云端,望不到边,它在原地伸出龟爪探了探,扒着一阶,悬着后腿和尾巴缓慢的翻过去,他真是龟速太慢了,这些天阶好似装饰,玄武看着众仙有的腾云飞入天门,有的骑着仙器化境穿梭,有的骑着坐骑冲霄而去,真正需要爬天阶的几人了了。


爬天梯时,它遇到一个神祗,长发垂在腰间,拂动在海棠红衣上,衣袂随风而飞,他好似根本没注意到脚下,脚下跨过玄武,上了阶,衣摆带着余霞的温热,拂了玄武一脸,玄武只好缩回壳里去。


它缩进壳里的动静,似是扰到那人,他看见它了,转过身来,在光影中俯下身来,将玄武捡起,放入了袖中,那袖,是暗香盈袖。


走进一座天宫宫宇,而它被放在院中的一个大水缸中,缸中盛开着几朵红色的睡莲,玄武从缸底浮在水面上,听着宫中的仙子唤那红衣神祗“灵尊。”


灵尊的名字很简单,单名一个“离”。


离君是喜静之人,沉默寡言,甚是冷淡,玄武浮在水面上,看着灵尊根据莲花姿态制作一樽“莲叶方壶”的金器,一双素手错采镂金,雕匮满眼,壶身均以旖旎的莲花花纹,骈列莲叶二层,灵尊忽而不去看莲花,而是看着浮在水面的玄武,一句“你挡住了我。”


玄武浮了几下水,沉了下去,灵尊仿照方才被玄武挡住的一叶莲花,雕镂出形,偶尔得见玄武偷偷摸摸又浮了出来,悄悄的看着自己。


他假装没看见它,却在壶上雕镂了一只龟,他不知在壶中放置了什么,发出寒意的光芒,将此壶放置缸中,玄武所在的水缸凉快又光亮,玄武喜欢这个金器,喜欢它的气息和光亮,喜欢抱着它睡觉。


大道三千,神仙的时间长河没有尽头,灵尊的生活很有规律,也很无趣,每日在固定时辰撒一把小银鱼,投入水缸,一言不发,便做离开,也会偶尔忽然来了兴致,无趣变得恶趣,静立于缸前,玉箫上系上一根红色丝线施以法术变作透明,拴上小鱼,丢入缸中,钓乌龟一般的钓玄武。


玄武第一次被钓上去,龟爪子就被栓了这根红线,之后又上过几次钩,被钓上去,凌空在玉箫下噗通几次,便长了记性,只要灵尊没离开水缸前,它就不吃小鱼,久而久之,离君多次钓不到玄武,有一次站在缸前迟迟未走,直到开口说了一句“出来?”


玄武趴在水缸底下,探出头来疑惑的在缸底望了望他,看见离君手中是一条肥美的银鱼。


玄武想到自己几次被钓起来的经历,不仅没出来,反是沉在水底不动弹,正在得意之时,灵尊湿了衣袖,那双素手探入水中,将它捞出缸外。


玄武被捞起时,先是张扬了四个爪子扑了几下,再是彻底的缩进壳中了,无论灵尊从何种角度去看它,它皆是躲在壳里不愿意出来。


最终,离君一言不发的将玄武关在了一个笼子里,便将玉箫背在身后,摸了摸须发、离去。


玄武看着他离开,有些着急,它不能离开水太久,尤其是灵尊神宫靠近太阳,温度过高,玄武在正午的日头下快要脱水,他看着太阳,躲在仅有的阴影里,不得不被迫幻成神形,神形不似龟蛇原型,对水那般渴求。


灵尊在傍晚的太阳余晖中,红耀如新的一轮明日,笼罩着天火之光,灼灼明丽,他走进庭中,便看见玄武一身黑色玄衣,躺在拥挤的笼中,在傍晚的风中,面色发白,汗涔涔的冒了一身的汗,玄衣紧贴身上。


离君遵下身伸出手去,玄武被触碰处灼烧一般的升出热烟,他下意识的不愿见人,幻成龟蛇原型缩回壳里,灵尊将它重新放入莲花水缸中。


玉箫敲了敲玄武的龟壳,玄武这次不敢躲在壳里了,唯恐又被关在笼子里晒太阳的重新幻化了神形,一身黑衣湿透的缩在缸里,下巴抵在缸沿上。


灵尊对上那双眼睛,是深海的玄澜色,他看着玄武从缸里爬出来,而不是用双腿跨过缸走出来。


他花费了一些时日,教会了玄武用双腿走路,用玉箫敲直了他爱耸肩的背。


玄武的腰是大问题,那是蛇的腰,天生无骨,走路很难刚健有力,灵尊在他腰间夹了竹板,他在前面走,只要腰上松软,便会听见一声“直”,紧接着便是灵尊指上一道灵气飞来,收紧了竹夹板,腰上被迫立刻绷紧绷直。


“痛痛痛,痛死我了。”他对灵尊说的第一句话便是喊痛。


“原来你会说话。”灵尊拂袖收了夹板,见他舒了口气,放松下来。


“我当然会说话,只是你不爱说话,我不知道与你说些什么。”


“你想说什么便说什么,我听着便是。”玄武真的很爱说话,似乎将他百年孤寂积压的话全部没完没了说与灵尊,灵尊大多数情况下不分场景,任他跟随身旁聒噪,而灵尊一边做事一边听着,或是修行大道,或是雕刻金器,或是欣赏九天莲池,或是饮一杯玉露琼浆,或于天际,挥手之间,袖中渲染而出的是绚烂红霞。


“哈哈哈,你说好不好笑吗?好不好笑?”玄武看着漫天红霞,要听灵尊说话。


灵尊只是看看他,无奈地笑了笑。


“你笑起来真好看。”那一刻玄武觉得眼前之人比天边的红霞还要动人,他第一次有了好看的实际定义。


灵尊依然没有说话,只是从笑的蜻蜓点水到了菡萏盛开。


“你为何不爱说话?”


“因为我多说了,你便少说了,你的声音来自海洋深处,那是我从未听过的声音。”


海的深处是什么样的声音?


也许辽阔而静谧,悠扬而神秘。


玄武在苍穹,看着苍穹下起了雨,听说那是青龙手握盘龙戟布的云雨,玄武在云海,看着一群天马浩浩荡荡从天河飞过,听说那是白虎手执凝霜鞭管辖的战马,玄武在仙境,看见满谷各种功效的仙草灵株,听说这些属于朱雀所养,他有最辉煌的神兵朱雀翎。


“你的神兵在何处,你、会些什么?”灵尊问着玄武。


“神兵是什么?我会……”玄武想不出来自己会什么的挠了一下头发,忽然想到!“我会吃,也会玩!”


灵尊看着他那般开心,摇了摇头“其实神兵……罢了罢了,会吃会玩已是福分。”


也许是他只会吃只会玩,灵尊不久便带来另一只灵兽,地灵九尾狐,一神一灵同属火生,朝夕相伴,日夜左右。


玄武不知道什么是不开心的情绪,他依然每次见到灵尊会笑,会缠着他聒噪一番,只是时日久了,他看着灵尊匆匆而来匆匆而去,除了喂食,不可得见,渐渐的他觉得最好吃的银鱼也变得不再好吃,最好玩的蜻蜓蝴蝶也变得无趣,不再去扑了。


直到冬日来临,灵尊终于发现那些银鱼一条也没少,他执起玉箫敲了敲缸,玄武沉在缸底一动不动,他的手伸入冰冷刺骨的水中,将它捞了出来,放于掌中。


“它没死,只是冬眠。”九尾看了玄武一眼,“如此低级丑陋,品阶低劣,灵力微弱,竟也配作天灵?难怪玉清不要他,你怕是想要他,也无从下手,否则不会找我来,怎么,灵尊是铁了心要杀了朱雀?”


“我只是要取回原本便属于我的东西。”


原本属于他的东西,九尾靠近几步,“我知晓四神将四魂之力分别赋予四天灵,以助混沌灵气蕴生,你与朱雀同属火生,命定一对,你将天火灵力赐予朱雀,无可厚非,朱雀却是随了玉清天尊,教你竹篮打水一场空,如今你想取回这灵力,亦是无可厚非,但我更好奇的是,玉清天尊给了玄武什么?难道灵尊就不好奇?”


“有何好奇。”


灵尊留给九尾一个仙气缭绕,清绝冷漠的背影,他将玄武放回缸中,如此静默的坐在院里,一院一景,潋滟红衣如霜染红枫,风拂动墨色发丝,晚露沾染白净的鞋面,寒冷的夜色里,吹一曲春日的《涟漪》。


鸳鸯引向涟漪起,疑是晴空梦里游。


玄武在春日里的一天醒来,灵尊看着他神蛇不分的姿态蜷缩在缸中,挣扎不堪,痛苦不止,脸上胸口的蛇鳞若隐若现,双腿的形态亦是不稳定化成蛇尾,灵尊伸出手去欲要渡上仙气助他一二,摸上尾巴的一瞬,玄武吃痛一声,尾上的蛇鳞被天火烫掉大片,抗拒起来,尾巴溅起的水扫上灵尊的脸。


灵尊纹丝不动,未想过避开,脸上带着水迹,不曾擦去,微皱眉头,看着玄武挣扎,却无法上前触摸。


九尾在一旁,看好戏一般的口吻,同样作为灵兽,一些事情他更加明白,“这水缸容不了他,这些银鱼不够他塞牙缝,他本该回到北冥之海冬眠,而不是困于一缸之中,今日他蜕皮不成功,如此危险,你害惨了他。”灵尊没有说话,转过身来的一个眼神,却是冷绝,九尾吞了吞喉,不敢再言。


隔着仙衣,没有直接肌肤接触造成的烫伤,灵尊将玄武扶起,“张嘴!”


似是命令,不容抗拒,玄武张开了嘴巴,灵尊靠身上前,唇与唇毫米之距,将仙气灵力渡了进去。


他不再挣扎,从灵尊怀里坠下,沉入缸中,不多时水缸炸裂开,瓦烁洒落一地,莲花荷叶遮掩间,玄武已蜕好了皮,趴在地面昏睡。


“他似乎每换一层皮便会比之前好看一些?”九尾发现了不得了的事情,欲要上前仔细观察,灵尊的红色外衣已披在玄武身上。


“我说灵尊,他变得好看怕是你仙气渡的,同理朱雀那般天香绝色也不是因为本源是你的火之灵力?”


灵尊单名一个“离”字,离的意思,一为丽者,这天地间所有美的事物皆由他创造,天际的云霞是,雕梁画栋的神宫是,所用的精美金器是,鸟儿五颜六色的羽毛是,包括盛开的百花依然是。


“有人对我说,花是最好看的,尤其是牡丹。”玄武曾这般对灵尊说。


灵尊从袖中幻了一株牡丹,递与他,“美的事物看的多了,便会觉得不过如此。”


玄武接过牡丹,“那我一定是美的东西看的不够多,我发现花很好看,你好像也很好看。”


“我本来就很好看。”灵尊离开,玄武拍拍屁股跟上他,问着“那我好不好看?”


灵尊驻足,看着他眨巴着玄澜的眼睛等待着自己评判,摇了摇头“你真是难看。”


玄武也不恼,“他们都说玄武是丑八怪,我就知道我实在不好看。”


灵尊任他跟在身后挖着耳朵嘟嘟囔囔埋汰自己,嘴角不自觉上扬,微漾的弧度,清新如荷叶上的坠珠,无声,干净不染尘埃。


玄武起初并没有名字,直到他听说青龙白虎朱雀都有了名字。


“明。”灵尊写下一个字。


“他们的名字都是两个字。”


“直明?”


这是灵尊的趣味,他只要说“直”,玄武便会下意识的想到夹板,直起腰来。


玄武果然感觉腰上一紧一般,不自觉更加昂首挺胸,察觉灵尊不着痕迹的微笑后,“你笑什么,什么直的我还弯的呢,我不高兴。”


“执明,执子之手的执,离者,明也的明。”


《离卦》所述,离者,丽也,离者,明也。


“明”之一字,意为月光照在窗户上,最初引申为一种美。


玄武有了名字之后,他更喜欢别人唤他的名字“执明。”但除了灵尊,没人会这般唤他,他有了新的水缸,但他更喜欢坐在前院中捉弄蝴蝶,他看着灵尊带着九尾又去了后院,再次没有搭理自己。


“灵尊……”他放了蝴蝶,上前几步,唤了一声。


灵尊只是看他一眼,便匆匆离去,待到了后院之门,终是回身对上那双玄澜眼睛,“执明,院中太阳大,不宜久留院中才是。”说完便是转身,九尾跟随身后,对执明冷笑一声,嘲讽了神情。


“你别走!我也要进去!”执明上前几步从背后搂住了灵尊的腰。


灵尊低头看着那双收紧的手,小心翼翼的隔着衣袖拉开他的手腕,“这是作何?”


“我不知道。”


执明不知道,他只是有些不舍,难过,但作为一只尚为年幼的神兽,第一次面对这般感受,一时不知如何应对。


“执明,以后禁止碰我。”灵尊很少严肃,他严肃起来比冷漠还要让执明惊慌。


执明惊慌放开手,后退几步,看着他走进后院。


“哈哈,小王八,你想碰他?你是不脑子进了水,是傻的?”九尾忍不住发笑起来,跟着进了后院,关上了院门。


执明站在门外,蹲在门口,想来十分生气,踢了路边的石头,痛了脚趾头,叫了一声,更是气闷,第一次不高兴到离开了灵尊的神宫,出去散散心。


他闯进一座不知名没有边际的牡丹园,这里清风习习,十分凉爽,如置海上,清新舒爽,在这里,他见到了一个紫衣美人。


“我当是谁,原来是你。”


“你认识我?”


“我不仅认识你,或许你该怨我才对。”


“我为什么要怨你?”执明不明白。


“因为我抢了你的鱼。”


“我有很多鱼,吃了也更多,一条鱼而已,抢了我也不稀罕的。”


紫衣人却是笑了,说了一句“玄武,我是没有办法,以后你自会知晓。”


玄武知道紫衣人便是朱雀,朱雀与自己一样话多,两人闲聊到夜幕降临,才做分别,执明觉得牡丹园有很多好玩的,很有趣,他依依不舍,临走还拿了紫衣人好多的仙草灵株。


“去哪了?”他回到灵尊神宫,灵尊却立在门口。


执明高兴的将那些仙草拿出来,正要递上去给他看看,与他说叨,却被灵尊一个拂袖挥落在地。


“不许捡。”他的声音没有波澜甚至轻慢。


执明没有捡,站了起来。


“你去了天尊府,是与不是?”


“天尊府?我只是去了一个牡丹园。”


“你随我进来。”灵尊转身是加急的语气。


灵尊走在前方,执明很是来气的并不打跟随。


灵尊只是一个挥手便将他化成原型,收于袖中,丢入水缸。


“你做什么?”执明重新幻成神形,浑身湿透的正欲爬出缸,却发现一个铁笼笼住了缸。


“你放我出去!”他双手握紧铁笼,双目乍现幽蓝的灵光,从双手之处,铁笼上开始结了冰霜,“咔嚓”声声,铁笼尽数因寒冰之力断裂。


灵尊伸出手来,执明逆着他的掌风,周身凝聚了结界。


“碎。”轻轻一声,火苗吞噬了结界,随之是蓝色结界破裂开来,如冰玉崩落。


“原来,你并非什么都不会。”


“你、过来。”随即灵尊轻唤一声,一张脸上看不出喜怒哀乐。


“过来。”第二遍。


绝无第三遍,因为他手上牵引,平日钓乌龟的细线束了执明的双手,拉进了后院。


“你不是一直想进来?”后院不是院,而是幻境里的一处修炼结界,这里明火煌煌,如同火海,有着炽热,执明如蒸了汗,干渴的吞咽了喉,伏倒在地,喊着热,叫着烫。


他看着灵尊戴上了手套,抚摸了自己的脸,沿着领口探了进去,扯开了大片衣衫。


什么是美的感受?执明对这些还没有确切的印象。


也许是恍惚的光影,留恋着婵娟,也许是飘荡的床纱,躁动了安静的风,亦或是那人散落的发,一身灼灼如火的红衣,灼烧着一颗寒冰为体的心,使之赤热无比,再难冰寒。


一块充满灵气的纱缎蒙了面,便是蒙了尘俗,遮了眼睛,明了心跳,隔着纱缎的仙气,他的鼻尖触碰到他的唇,看不见,却知道那嘴巴是如何轻啄了自己的鼻梁,继而向下,咬了唇。


执明吃痛一声却看见光影里他投下的睫羽,他的腰是纤瘦的,执明下意识搂住他的腰,却被捏了胸前。


那块纱坠落之时,他看见的是灵尊散下的长发,沾染了欲念的一张脸。


如同白莲红了尖角,微醺的清浅红色。


“我舍不得。”执明听他说了这四个字。


舍不得什么?舍不得我?


“没关系。”我愿意。


那是执明第一次感受到极乐,也是第一次感受到死亡,天之火是世间最灼烈之火,他作为极寒之地出生的水生神兽,他在用命缠绵。


他不知道灵尊从他身上吸走的是什么,灵尊变了脸色,而执明浑身无力,站立不起,“离,离……”他的喉咙烧坏了,发不出声音,他看着灵尊穿上衣衫,匆匆离去。


“看样子,你的确是脑子进了水。”执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九尾走进房间,将他丢出了神宫,“他利用了你,你身上的天灵之力已被他尽数吸走,你以为当初他捡你这只玉清天尊弃之不要的丑王八回来做什么?”


说完便是紧闭了宫门。


执明还是不懂,他浑身灼伤的用手臂撑着地面,一点一点挪到灵尊神宫的大门,努力去敲门,直到他丧失了最后的灵力,变回原形,躲在黑暗的角落里。


“玉清,如今我得到了寒冰之力。”


“玉清,你莫要忘了,牡丹花是我的造物,朱雀的灵火亦是我赐予的,我若杀了朱雀,你莫要伤心。”


玄武终于见到了鲲鱼,见到了玉清,他忽然想到最初来到天宫到底是为了什么……


玉清说他会带他看遍天地,但是他终是想念他的牡丹花,这花到底指的是谁,朱雀也好,灵尊也罢,和他玄武却没有关系。


他仓皇起来,一直不计较得失,不计较外物的他,忽然开了窍,他只是一只弱小无用的丑王八,玉清天尊也好,离君灵尊也罢……


直到两尊离开,他匍匐在地,抓起之前从朱雀那里得到,被挥落在地染了灰尘的灵草仙株,不管不顾的通通塞入嘴巴,吞之入腹,微小的灵力沉入内腹,他恢复了一些力气。


黑暗才是属于他的颜色,孤独才是属于他的归宿,他前所未有的想要回到那片深沉寒冷的北冥之海,那才是他的家,是他的安全领域,它历时数月,终于踉跄着爬到了这片海滩,希冀着海水冲洗浑身已经流血溃脓的灼伤。


却是从原型幻成了神形,变不回去,他感到腹部一阵刺痛,鲜血洇在白沙。


他不知道那痛到死生下的蛋,到底是什么,但终归是天性本能战胜年少无知,那时还没有男女之分,但他透过蛋壳知道那颗蛋里是尤为温软可爱的存在,是个和他不一样的,他没能保护好她,她生来破了壳便没了气息。


一直伺机尾随的九尾,将她的内丹混元吸食为自己的狐丹所用,“小王八,她已经死了,她的丹体可是最稀有的水火交融的产物,如此珍贵,不如送与我修炼,助我一臂之力,哈哈哈。”


执明抱着她,却如死了一般,忘记了哭,丧失了悲伤情绪,就这般静静抱着她,坐在海边,任由海浪拍打上海滩,将他卷入海底。


有鱼群在咬噬他流血的皮肉,他忽而睁开了眼睛,那双眼睛的蓝色深沉了一个度。


没人知道那片海底到底发生了什么,似是所有灵气被吸收殆尽成为死海,那一夜北冥之海在明净的月光下,是可怖的腥红之海,经过了一个漫长的冬季,血腥气弥漫才慢慢散去,大量的鱼群死伤逃窜搁浅海滩也不愿回去,海鸟不敢靠近海面与落霞齐飞,月夜里唱着歌的人鱼没有唱起天籁的歌声,他们通通被夺去了最珍贵的嗓音。


海面一夕之间冰封万里,北冥之海的海面变成一面静止的冰镜,澄清的蓝色结界是强大的屏障,笼罩整片海域。


除了安静,便是死寂,自此、那片海,成为禁海。


海面的一边是陆地,海底的另一彼岸是什么?


是空之境界。


他的周身凝结成霜,所到之处弥生冰刺荆棘,他踏上鲲鱼所说的那座灵岛,这座岛的确开满了牡丹花。


他踏上岛屿,穿过牡丹花海,走进那座雅园竹楼中,雕花的床上,玉清似是熟睡于此,他上前查看,发现玉清毫无气息。


“这片海域属于你,我知道你早晚会发现这座岛。”闻声,执明转过身去,却看见另一个“玉清。”


但声音却是不对,执明在脑海中搜索这声音,却见“玉清”走了过来,渐渐幻化成朱雀的模样,朱雀陵光坐在床前,拉起玉清的手,红了眼睛,却很坚决,“如你所见,天尊已经死了,天界的玉清不过是我的把戏。”


“玄武,他死了,这天也快要塌了,不周山快要倾覆,天河也会泛滥,魔族若是知道这个消息,趁机攻入,天界岌岌可危。”


“玄武,我没有办法,我必须假装陪伴他身边,这独角戏才能做到滴水不漏。”


假装?喜欢就是喜欢,何必冠冕堂皇,执明没有说话,只是不禁觉得好笑,因为他知道眼前之人已将玉清融入骨血,否则玉清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他如何演绎的毫无破绽,教一众天神也毫无察觉,从不怀疑。


陵光说“我与他不过有一段镜花奇缘罢了。”


“什么缘与我何干,天塌了,又与我何干?”陵光看着执明勾起了嘴角。


“你与玉清更与我何干?”执明说出这句话,陵光已经有了警觉。


“炸毛鸡,你说这些,不如与哥哥我说说,我的神兵到底在何处。”他看着执明逼近一步,提高了声音“告诉我,它被玉清藏在哪了!”


陵光眯了下眼睛,沉着冷静,“如果我没猜错,你是那条蛇。”


执明仿佛听见了笑话一般,“玄武龟蛇一体,你未免分得太清,怎么,难不成你这只鸡拿着鸡毛当天尊令箭发号施令欺骗众神,现在还想用鸡爪,拿我蛇上七寸不成!”


“你妄为!我打得你知道到底谁是哥哥!”


说话间,二天灵已是剑拔弩张。


此时、忽然有人触动北冥之海的结界,空之境界的天空泛起圈圈涟漪。


陵光先行感应,“他是来杀我的,千万不能让他进来找到我,发现玉清!”说着欲要幻影离去。


执明拉住他,“他?你放心,他破不了我的结界。”


“你是要护着朱雀?我找你许久,你若醒来,理当相见。”灵尊神威传声,语气轻慢,却似浪涛蹈海,执明微皱了眉头看着山海振动。


“我等你很久,你若醒来,应当相见。”又是一声轻慢,却是海啸滔天,执明看着空之境界的冰镜天空已经有了裂缝,裂缝处是瑰丽的火焰岩浆,一丝一丝渗入,如绽开的火树银花,淬火坠落,点点红艳。


“我再说最后一次,执明。”这是一声加重,执明的结界终要撑不住。


执明看着自己的结界,“陵光,我的神兵被玉清藏在何处!”


不想陵光却是万分沉静的看着他,不作回答,幻影离开北冥之海的空之境界,对上灵尊。


灵尊腾飞在海面之上数米,衣袂与发丝在海风中纷飞,周身神火之气耀眼如红日,在黑夜里,遮掩了月的光芒。


陵光幻化朱雀,亦是升腾于空,与他道,“你要杀我可以,神兵你万不可交给玄武。”


淡淡一声,“我已经交给了他。”


陵光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他看着灵尊的眼神注视着却是自己的身后,他转过身去,看见执明站立在海面之上,脚下的圈圈涟漪结成了冰,瞬间方圆百里的海面皆被冻住。


“我的神兵在何处?”


“你在质问谁?”


“你!”


一字狠绝,灵尊看着他不同以往的表情,问道“你是谁?”


你是谁?


“我是你的小王八啊。”他忽然笑了起来,这笑容却是稍纵即逝,手上却是凝结出冰弓,对着灵尊射出快很准三只冰箭。


灵尊岿然不动,只是伸出一手来,三只箭在手掌之中融化成水。


“你确实是。”红袖拂动之间,一根红线显现,随着灵尊牵引,执明的左手小手指一痛,那里绑着一根红线,“随我离开。”


只是一句,他却听见执明吃痛一声,他看见执明断了自己绑着红线的小指。


“你……”灵尊迟迟未说出后面的话,只是落寞一句“神兵在我的神宫。”说完便幻影离去。


灵尊离去,陵光捡起那节断指,却发现它变成了冰最终化成了水,是假的。


“你以为就你会玩把戏?我最怕疼。”说完亦是离开。


灵尊说已经将神兵交给了执明,执明却一直找不到它,他不知道为何灵尊变得可以触碰自己,而灵尊甚至不再想着去要朱雀的命,就连那只九尾狐狸也不知去了何处,神宫只有他们二人,一切还如最初的那样,灵尊会闲暇之余坐在院中素手雕镂,制作一樽金器,只是再没了钓乌龟的恶趣味,因为执明已经不愿变回龟的原型。


有一日,执明看着他雕镂的金器是一对模具。


“这是什么玩意。”


“女娲要的,人。”


执明看着这“人”的模具,忽然发疯起来,他抢过灵尊手中右边那只模具,那是“她”,那是一出生便已经死了的那个“她。”


“女孩子。”有别于男,有了性别之分,灵尊欲将之取回,做最后的收尾。


“她不该死的。”执明却将之摔了。


灵尊面无表情的挥手之间将其收于手掌,旁若无事的继续雕镂,看着执明,不知如何安慰,他停了下来,想了良久,“执明,冰与火,她终究活不了。”


活不了。


女娲开始捏土造人,置于大地,人类开始繁衍生息,大地开始欣欣向荣。


但只是短短几十年,天尊玉清已死的事情终是败露,苍穹终是塌了下来,不周山倾覆,天河之水泛滥。


女娲采五彩神石补天。


那天,灵尊特别平静,只是多此一举的在缸中放了好多条银鱼。


执明不以为然在一旁笑着,“你真是有病,我不可能再回到缸中。”


我不可能再回到以前的我。


“我的确有病,细细想来,你不仅长得丑,而且脑子不大好,性格也多变。”


“你自己有病,为何要骂我?我哪里丑?哪里丑!”


“我又哪里是在骂你。”


他拥住他,不容拒绝,不容纵开。


“你今天的话有点多。”执明终是推开了他,“你别碰我,我怕。”


灵尊张开的手终是背在身后,握紧了拳,“我话多,是因为你不像以前那般喜欢缠着我说话了,你不说,便换我来说。”


“你说,你说,你自己说。”执明掏着耳朵,厌烦的离开神宫。


“去何处?”


“我不想听你说话,去找陵光玩。”


陵光见到执明那一刻是诧异的,“你为何来了?女娲即将开始补天。”


“我说过,天塌了和我没关系。”


“执明,你不该来,回去!回灵尊神宫!”陵光难得严肃起来。


“我为何要回去!”


“因为你会再也见不到他。”


“炸毛鸡,你可真会开(玩笑)……”执明的话没说完,想到灵尊的反常,他开始慌张。


他的确再也见不到他了,他已化作离火神石补了天际,与之一同的还有归天的坎水灵石,地坤灵石,远古上神的四尊皆陨落,灵尊神宫只剩执明一人。


这一年,女娲补天之际,妖魔趁机作乱,引发第一次神魔大战,神界陨落了诸多远古上神,少数的幸存者去往天外天,只有伏羲女娲还留在三天界,他们未有四子,还不是天父天母,但是他们却即将拥有四个孩子,因为女娲补天,从神石中取了四尊的四缕神魂。


这一年死了很多人,人死之后的归处,是何方?无解,于是死灵开始作祟,危害人间。


这一年,执明找到了他的神兵,他的神兵沉在开着红莲的水缸里,置于一樽“莲叶方壶”的金器中,他记得是一双素手错采镂金,雕匮满眼,壶身均以旖旎的莲花花纹,骈列莲叶二层,他看着制作金器人,觉得他比这红莲还要美丽。


壶中一直放置着他的神兵,发出寒意的光芒,他不知道那发着寒光的是什么,他纯粹只喜欢这个金器,喜欢它的气息和光亮,喜欢抱着它睡觉,喜欢上面刻着的一只小乌龟。


他的神兵,是玉清留给他的所有物,如果说神灵皆是无私,灵尊将火灵之力的一半赐予朱雀,助他蕴生,天尊则将“生与灭”的灭天毁世的能力赐予了玄武。


他的神兵,是一把黑色的长剑,又名“毁世”,它可以将北冥之海的水引流而出,淹灭整个世界,山河大地皆成为一片汪洋。


朱雀不喜欢蛇性的玄武,因为只有他可以催动神兵,只有他好战善斗。


这一甲子六十年,以玄武为名,神魔史称——玄武纪年。


因为执明引流了北冥之海的水,招引了所有的死后死灵,封于北冥之海,还人类一片海清河晏,所以女娲以此命名为纪念。


执明在漫长的岁月中,学会了使用玉清天尊留在北冥之海的占卜星盘,他不比玉清,却也可以对过去未来的一些片段得以准确占测。


玄武初生时,众神窃窃私语,多为嘲笑玉清,只有离君却是笑了,“玉清,好福气,他的眼睛真漂亮。”


玄武初次缠绵之后,灵尊却是脸色奇怪,越来越白,他站在神宫门口,与玉清相谈,“玉清,如今我得到了寒冰之力。”


“玉清,你莫要忘了,牡丹花是我的造物,朱雀的灵火亦是我赐予的,我若杀了朱雀,你莫要伤心。”


离君摸上“玉清”的脸,却是双方一眼明了,皆是离开神宫门口,幻影到隐蔽处,“朱雀,你身上有属于我的灵火气息,你骗得了所有人,唯独骗不了我,玉清在何处?”


“他死了,难道你也要找死,你为了能触碰他,强行吸收了他的寒灵之力?”


“我的事情不用你过问。”他脸色惨白,捂住了胸口,“有九尾助我,我还死不了。”


“你居然相信地灵九尾?”


灵尊终是晚了一步,他来到海边,那片海已经变为腥红之海,玄武开始打开保护防御,自主陷入沉睡。


执明离开星盘,只觉得左手的小指空荡荡的,他再也不假装了,显现了他的小指,却是看不见上面的红线,他不知道为何要落泪,明明那人总爱拿红线钓他。


他沉入北冥之海,离开所有纷争,远离天界,只关心人界生老病死的琐事,因为他喜欢女孩子,直到天父伏羲下了金令,执明才短暂的离开北冥之海,回到天宫,他看着角落里剩下的一蓝一红两只团子,笑了笑,取走了红色的那只。


不久之后,他在北冥之海遇见了一条鲲鱼,告诉他,海里有座开满牡丹花的灵岛,他的牡丹花每日傍晚皆在那里洗澡。


火团子第一次看见执明,执明却执意以龟的形态出现。


“小龟龟。”火团子开心的火焰挑起形态露出了兔耳朵一般。


“是小王八,阿离。”


“阿离?”


“对,你是阿离。”


 








ps一万三千字,番外而已,纯属娱乐,阅读愉快

评论

热度(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