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念慈君

【贺红】短信08(完)

菜菜一颗糖:

突然出现


前文戳这里:01  02  03  04  05  06  07


最终章奉上!


 


 


 


八点十五。


贺天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时间皱了皱眉,他已经投篮两次,在球场边的水泥台上坐下又起立三次,喝水五次,可时间却依旧只过去了八分钟。


他从生下来就没起过作用的生物钟在今天突然准点上班,导致贺天早上六点钟的时候就睁着眼睛瞪着天花板上的白灯发呆。


在浴室盯着自己的黑眼圈烦躁五分钟,洗澡十五分钟,纠结是否打发蜡五分钟,懊恼打发蜡后显得太过正式五分钟,重新洗头十分钟,在衣柜前发呆十分钟,纠结穿什么衣服十五分钟。


七点十三分解决完早饭,出门前再次在全身镜前耗费十分钟,七点二十五分,贺天出了门。


七点四十到了街头篮球场,以每十分钟看一次时间的频率掏出手机。


这是贺天今天的早晨。


“喂,你还打不打了?”


旁边早起来球场练球的男生催促着贺天,贺天冲他摇了摇手,转身又走向旁边的水泥台。


贺天坐在水泥台上,胳膊支在膝盖上,低着头猜测莫关山对这件事的态度。他昨晚表达的很明显了,莫关山没让他滚,也没破口大骂说他是变态,那就说明这事儿有转机,可也不能掉以轻心,莫关山的脑回路向来跟正常人不大一样,不然也不会自己跟他短信交流了那么久,都看不出是同一个人。


他不是说莫关山蠢,好吧是有一点,但这一点蠢在他心里看来也是十分可爱的。


他是说,莫关山对人没什么戒心,看起来凶神恶煞的,实则对周围一切都抱着善意的态度,他对人的真诚,是贺天所缺少的,也是吸引贺天的地方,他会相信帮助过他的人,不去揣测这份帮助后面是否别有深意,而对自己不喜欢的事物,他不会浪费自己的心思在那些上面。贺天不是这样,他擅于安抚别人,然后利用这些安抚带来的感情为自己获得利益。这种真诚被贺天利用过后,他不知道莫关山会不会真的原谅他。


心里叹了口气,贺天准备起身去自动售货机前买瓶水,才刚起身就看到了球场那侧的那抹红色。


身体还没做出反应,嘴角已经往上走了,贺天一手插着兜,在秋天的初阳里,看着莫关山向他走来。


 


 


旁边的兄弟们七嘴八舌的讨论放学以后去哪个网吧,莫关山苦着脸往嘴里送三明治,寸头那胳膊捅了捅他,“老大,你定,晚上去哪儿?”


莫关山没接话,费着劲儿把嘴里干巴巴的三明治咽了下去,擦了擦嘴才说道,“你们去吧,我不去了。”


“干嘛不去,晚上又没什么事儿”


“我要回去写作业”


学校走廊的这片角落里突然一阵安静。


寸头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老、老大?”


莫关山一口把剩下的三明治都塞嘴里,鼓着嘴说,“以后除了约架的事儿,都别找我了,我先回教室了”


一心想着今早的数学课堂题怎么又错了那么多的莫关山,压根没注意到他身后的兄弟们一脸仿佛他说他要回去吃屎的表情。


回到座位上,莫关山盯着本子上的仅有的几个可怜的红色对钩,眉头拧的赶得上每次他打完架被抓以后的政教处主任杨老头。


还不如打架被杨老头抓呢,莫关山叹了口气。


桌洞里的手机突然震了一下,他摸出来一看


 


「老婆,晚上想吃糖醋里脊」


 


莫关山看见那个称呼的时候,手里的手机差点滑出去,他抬头迅速扫了眼周围,没人注意到他,他松了口气,将手机锁屏扔进桌洞里,咬牙切齿。


莫关山经常干让自己后悔的事,但从来没有一件事像轻易答应了贺天提出得交往要求这样,让他后悔的恨不得拿脑袋撞墙。


都怪那晚上他没有休息好,才会顶着那么明显的黑眼圈晕晕乎乎就去见贺天。


那天的贺天倒是难得正经,一见面扯着自己去吃早饭,言行得当,态度诚恳,他大概是被贺天那真挚到不能再真挚的道歉蒙了心,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对,他就是叫猪油蒙了心,才会忘了贺天本身的性格有多恶劣。


所以贺天在街边突然停下来面对着他,一脸的紧张,小心翼翼的问要不要跟他在一起试试看的时候,莫关山脑子一抽就立马答应了。


悔不该当初,起码应该约法三章再答应他的,第一条就改写,贺天不能强制莫关山学习,更不能以“错一道题吃一次豆腐”这种流氓行径来作为惩罚。


想了想莫关山又摸出手机来


【晚上再说,别他妈乱说话】


 


「你答应了我就不说了」


 


【……好】


 


「好的老婆」


 


【滚!】


 


放学的时候,莫关山和寸头一伙人推推搡搡打打闹闹的往校门口走,寸头扯着旁边一个戴眼镜的斯文男生大骂,“小眼镜,老子他妈的再也不信你了,李微微下午就把我拉黑了!”


这话一出,莫关山他们一伙人都爆笑。寸头今天上午听小眼镜的话,在课间操的时候,穿了一件背后印着“李薇薇我❤你”的白短袖,站在主席台上做广播体操示范。一从主席台上下来,姑娘瞪着他骂了句神经病转身就走了,压根没听寸头说别的。


小眼镜拍了拍寸头拽在衣领上的手,面无表情的说,“我随口一编,没想到你连这种智障办法也信,再说那也是怪你丑,你让高二那个……那个叫贺天的这么站台上,我们学校女生都得晕过去了”


“我草你妈!”寸头骂了一句。


莫关山他们又笑起来。


笑着笑着莫关山不出声了,他突然停下来,“等会儿,那我上回问你怎么追女生那事儿,你说亲姑娘该不会也是随口一编吧?”


旁边打闹的寸头一伙人停下来,“什么亲?亲谁?”


小眼镜张了张嘴巴,“你不会信了吧?”


莫关山没说话。


校园里又爆发出一阵笑声。寸头笑的整个人挂在莫关山身上,“我的老大,你比我还哈哈哈,那妹子没把你活劈了啊”


有人拍了拍莫关山的后背,安慰道“小事儿,好说咱还占了便宜,得了个吻,老大你就当偷腥了”


他不说这话还好,他一说这话,莫关山的脸更黑了,他扑过去勾住小眼镜的背,“单挑!就现在,老子跟你单挑!”


“莫关山”


“干嘛!”莫关山听见不远处有人喊他,他头也没回,还扑在小眼镜的身上把他往地上按。


“别玩儿了,回家了”


“你他妈谁阿,老子要你管”今天不把小眼镜扒层皮,老子就不信莫,莫关山心里恨恨的想,压根没注意到旁边寸头他们一伙人的哟呵声没了。


莫关山感到衣领上有鼓劲儿拽他,还没来及理会就一阵天旋地转,他被拽着翻了个面儿,接着就看见贺天那张帅脸放大出现在他面前。


莫关山楞了一下,拽了拽滑到半肩的校服外套。他把掉在地上的书包捡起来往背后一背,“什么事儿?”


贺天看了看站在莫关山身后的一堆兄弟,脸上笑吟吟,“该回家了”


“咳”莫关山挺了挺背,“没看见我忙着么?”


贺天继续笑吟吟,“饿了”


“那行吧”莫关山点了点头,转身瞪着小眼镜,“今天先放过你,明天老子再跟你算账”


说完又冲着寸头他们,“我先回去了,明天见”


寸头一伙人看着莫关山跟贺天两人并肩出了校门,一阵沉默。


“不对劲儿啊”寸头先开了口,“上个礼拜老大还躲着那个贺天,怎么最近又去他家了,这都去几天了?”


“贺天什么时候对咱老大这么客气了?他在学校不是一贯的鼻孔看人么?”


“上回贺天跟蛇立在操场差点打起来那事儿,不是有女生说是因为咱老大么,贺天好像对老大态度一直不错?”


“老大之前不是挺烦他的?我都以为我们会跟他打一架呢”


“明天问问”


 


“看你今天表现不错,做你想吃的”莫关山在厨台上翻看着今天买的菜,对在他身后帮他系围裙带子的贺天说。


贺天系好后从后面抱住莫关山,脑袋在莫关山的肩头上蹭,“帮老婆在兄弟面前撑住面子是应该的”


莫关山受不了的吸了口气,“你他妈能不能好好说话?你抱这么紧,我还怎么做饭?”


贺天没说话,手上劲儿一点也没松。


“你当时挺沉得住气啊”莫关山突然说道,“我在短信里骂你傻逼都不还嘴”


“惹你生气了,不敢反驳”


“那些游戏盘真是你大晚上出去一家一家找的?”


“不知道你喜欢哪些,就多找了找”


“所以串珠叫我去爬山你故意跟来的”


“我也需要锻炼身体”贺天笑出来


“那妹子是你故意带给我看的”


“你的反应倒是挺让我满意”


“还故意劝我去你家做饭”


“我没说错,外面确实危险”贺天拿下巴顶在莫关山的肩头上,莫关山觉得有些痒,不自觉地动了动身体。


“诱导我让我请你来我家吃饭”


“……阿姨要请我吃饭,你不能剥夺我去你家吃饭的权力”


“哼”莫关山冷哼一声,“挑拨我跟蛇立的关系,一环扣一环你他妈倒是挺有心思”


“有机会自然要懂得珍惜,既然你主动给我发了短信,我当然要抓住机会”贺天拿嘴巴蹭着莫关山的脖子。


“你他妈别动了!弄得我怪痒的”


莫关山这话一说完,贺天突然停顿了一下。下一秒,莫关山突然就被贺天一把抱起放在了厨台上。


“卧槽,你干……?”


贺天的嘴唇贴上来,堵住了莫关山接下来要说的话。贺天吻得很温柔,莫关山原本要推开的手停了下来,转而环在了贺天的脖子上。


“我爱你”


莫关山在两人加重的气息里,清晰地听见贺天这样对他说。


 


莫关山到家以后,关了卧室的门,一把将书包甩在床上,往书桌前的靠椅上一坐,他咬牙切齿的说了俩字,“骗子!”


亲也亲了,摸也给摸了,最后还是要加题,莫关山气得牙痒痒。


停了半响,他气消一点了,又从床上拿起书包,从里面掏出数学卷子,趴在桌子上开始咬着笔做。


他和贺天约定,以后还要一起上一所学校的。


 


寸头在上学的路上的一家超市旁碰见了莫关山,他坐在路边的栏杆上吃着三明治。


寸头上去跟他打了个招呼,“老大,今天出门挺早”


莫关山顶着黑眼圈“嗯”了一声。


“别熬夜打游戏了,最近灭绝巡查很严,要是被她发现上课睡觉就死定了”


“没打,我刷题刷的”莫关山嘴里嚼着三明治含糊不清的说。


寸头明明什么都没吃,但却觉得自己被噎了一下,“……那老大你注意身体”随后寸头又手忙脚乱的从书包里掏东西,“老大我这有水你……”


“我先走了”莫关山突然从栏杆上跳下来,冲寸头打了个招呼转身就走。


寸头随着莫关山的身影往前看去,看到了拿着瓶牛奶刚从超市出来的贺天。


他看着贺天将手里的牛奶瓶拧开然后递给莫关山,莫关山接过来喝了一口,并舔了舔嘴角。贺天弯着眼睛冲莫关山笑,又抬手揉了揉莫关山的头发。


莫关山没反抗。


莫关山没恼羞成怒。


莫关山没打人。


 


卧槽。


寸头叫出了声,随手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疼得他龇牙咧嘴。他看着贺天搂着莫关山越走越远的身影,打开了手机。


 


【兄弟群】


短寸是检验帅哥的唯一真理:卧槽,兄弟们,咱老大好像被贺天下药了!


 


END.


 感谢所有喜欢短信的小天使们,感谢你们的小心心和小蓝手,比哈特每一个小天使(≥3≤)


之前因为一直有小伙伴在问风云民国还更不更,所以这个坑既然完了我就准备继续更那个啦,因为那个比较正剧向,之前一直没勇气继续写hhh,但是马上寒假了应该会闲一点,准备正经写个故事  


 


 

评论

热度(901)

  1. 去吃好吃的去玩好玩的菜菜一颗糖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