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念慈君

【贺红】网恋需谨慎

泊小雨:

1.


莫关山,男,今年23岁,建筑工程学的大三学生,同他身边每一个混到大三了的家伙一样,如今已经是根老油条,上课开小差的技术出神入化,早退迟到理由够写一本书。


最爱打游戏,没事同室友学学编程,偶尔也会鼓捣鼓捣一些小玩意儿,表面上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大学生,普通的家庭,普通的出身,他就好像是前往食堂路上的那其中一个,淹没在茫茫人海之中,却也不知到底该去向何方。


 


他的下铺曾经和他是难兄难弟,然而说好了一起和右手为伴,谁先脱单谁是狗,没料到对方开学就冲着他汪了一声,并称——“为了女友狗就狗,谁要和你做朋友。”


最后全寝室只剩下他一个单身狗,对着双休日孤独的墙壁默默地刻“烧”字。


 


2.


莫关山承认自己至今没脱单,大多数原因还是在自己。


他长相本来就和他爹一样有点凶,又不大爱说话,别说对着人女孩子了,那帮室友他都是花了整整一个学期才混熟的,记得下铺那位还没脱单前,偶尔热泪盈眶地握着他的手说。


——“我还以为你是混黑社会的,好几次都担心第二天见不到我们老班。”


 


莫关山那天很认真地打量了一下自己的长相——自己长得真有这么可怕么?


当然大二的时候,这位哥们儿就改口了:“红毛,一想到要见老班,你还是痛快给我一刀吧。”


 


所自己当初怎么就真的没去混黑社会呢?


 


3.


不过他至今还没脱单,还有一个重要的主观原因,就是他的性向。


对,他是个弯的。


 


4.


虽说现在社会对同性恋的包容度渐渐变高,可他到底还是没敢把这个消息给说出来,最后也只有他们寝室几个铁哥们儿知道。


刚知道的时候,那几个家伙表情立刻扭曲了一下,那一个个捂着胸口的小媳妇儿样让莫关山简直想一手一个干脆枪毙了。


——“老子就算是弯的,可你们那一个个歪瓜裂枣的,老子怎么可能看得上?!”


——“你们那么直,路上这么多女的你难道还个个都想上啊?”


——“……但是我有女朋友啊。”


 


莫关山表示无言以对。


 


5.


不过事情很快在大一的下学期就迎来了转机。


 


6.


他们学校有个内网的小论坛,只谈论他们这大学城的事情,因为管理得当,资源齐全,上面每天都有不少人来来往往。而也正是在大一的下学期,不知道是谁提议的,亦或者是恶作剧,这个小内网单独地开了一个交友的帖子,还专门分了同性和异性两大板块。


 


莫关山出身在一个小镇,对于自己的性向其实一直都比较疑惑,因而这个板块的创立无疑是为他打开了一闪新世界的大门,学术资源和申请报告模板都没让他注册,反而是这里让他产生了注册账号的心思。




于是在那一天,网站上便多了一个叫红墨的家伙。


 


7.


刚开同性板块的时候就有不少人前来观光打卡,还有不少人发了一些比较恶毒或者说是钓鱼的帖子,一时首页风气简直乱得令人发指。气得莫关山那两天催了好几遍管理员,又跑到那些帖子下面和那些家伙掐了个死去活来。


气恼着那个管理员屁事不管,正下决心旷了明天的课也要把那几个不知好歹的家伙掐到世界末日的时候,整个板块的帖子量瞬间跌到了个位数,方才还跟他吵着“狗再叫!”的家伙也忽得消失了。


 


诶?


 


莫关山的长篇大论正在手头,不由有些吃惊,再刷新之后,板块首页立刻放了一个红字加粗的置顶消息——关于本版块的管理和处理规范细则详解。


 


点进去后莫关山不由为这位管理员怒点了一个赞——他就是喜欢这种“尽管骂,不查到你的IP封你的号算我输。”的大爷作风。


这帮龟儿子就该好好管管了。


 


心事已了,睡意便慢慢涌上心头,正打算倒头睡觉,却意外地收到了管理员私信过来的一条信息。


 


——“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的团队?”


 


8.


这个单字叫“天”的管理员是个很有意思的家伙,而且可能是因为在这个板块里认识的原因,大家的性向也就坦白的很自然。


网络上交流比现实生活要顺畅很多,莫关山手头有一个G的表情包够他显摆的,何况对方聊起天来也很风趣,说话的时候很绅士也非常体贴人,一来二去这个“天”也就成为了自己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个部分了。


 


那个人喜欢看书也喜欢运动,不是很喜欢太过热闹的氛围,更喜欢和几个挚友单独地待在一起。


他家里的压力似乎一直很大,上面有个很优秀的哥哥,自己便也不得不努力做到最好,可谁也知道这样高强度地要求自己总有一天得崩溃。


——可每次想到还有你在,我就觉得好像还能再坚持下去。


 


什、什、什么啊!


隔着屏幕莫关山却是红了脸,抱着手机在床上打了好几个滚,最后却只偷偷回了一句过奖了,后面又觉得似乎太冷淡,连忙又找了一张表情包给发了出去想缓解一下气氛。


 


然后就失败了。


 


9.


莫关山看着手抖发出去的那张——少年不来一炮么?.jpg默默地捂住了脸,终于决心一定要把整理表情包的事情提上日程——这太TM丢脸了。


 


对面的人似乎也被吓到了,莫关山哀嚎了一句,开始拼命打字解释刚才的手滑,对方却忽的发过来一句——“来。”


 


莫关山看着那个字发了五分钟的呆,决心要把这个表情包当成自己的头像。


 


10.


很快全寝室都知道莫关山在网恋了,下铺那兄弟看着平日里总是沉着一张脸的莫关山如今每日里带着笑容,每隔十分钟看一次手机的模样,笑着道了一句。


“小心见光死啊,红毛~”


 


莫关山才不理他,他前几日刚问到对方的生日,正打算找时间给对方庆祝一下,忙得很,因而他只抬了抬眼皮不说话。


 


那位仁兄见没反应,不由咧了咧嘴又笑:“不过更应该担心的好像是你网恋的那位?毕竟我们红毛是混黑社会的嗝噗——”


 


最后他只能抱着肚子留着眼泪求女朋友的安慰了。


 


正式确定关系以后两个人的进度简直是一日千里,突飞猛进。


他给自己在生日送过惊喜,胃痛的时候着过急,每个晚上都会发来一句晚安,有一次等久了直到快十二点才收到对方的问候,正念叨着什么事折腾这么晚,对方便又发来一句。


——本来担心这么晚打扰你,可又怕你没看见今天份的晚安着急,所以还是决定打扰一下。


 


艹,这家伙真的是……


莫关山黑着眼圈傻笑着截了个图。


 


上次他随口提了一句想吃天津的驴打滚,第二个礼拜对方就发来一张风景图。


——“猜猜我在哪里?”


而跟着对方的问候一起到的是一整箱的当地小吃,当然也包括他嘴馋了好几天的驴打滚。


 


“这小子手段可以啊!”


他的室友抹着眼泪啃着麻花拍着他的肩——“我们一致决定早点把你嫁出去算了。”


 


……这么黏的麻花竟然也堵不上这帮家伙的嘴,莫关山当场就没收了剩下的零食藏到了自己的柜子里。


这可是他的网恋对象送给自己的。


 


11.


莫关山喜欢的就是这样文质彬彬如春雨细无声一般的对象,讨厌的是那种好像中央空调一样的家伙。


“你说那种见人就笑,每天身边围着一大帮女生的家伙有什么好的!”


他的室友总是不由白了他一眼。


“你直接把名字说出来算了。”


 


莫关山的脸黑了黑,暗骂了一声艹,看了一眼对面直接抢了他们球场的那个高大男子。


 


——贺天。


 


这家伙家世好,长相帅气,身材高挑,手段强硬,本校招牌专业年级段第一,还是学生会主席,简直就是闪耀得瞎人眼睛的那种存在,在他身上总能感觉到一种深深的差距感,叫人总是忍不住自惭形秽。


 


莫关山最讨厌那人笑起来的样子——总感觉下一秒就要被阴了一样。


 


“红毛承认吧,人家就是屌咯~”


室友感慨了一句默默地把手头上的篮球扔回了一旁的球筐里。


 


“长得帅就能这么嚣张?”


 


室友撇了撇嘴,看了一眼赛场旁边顶着大太阳尖叫的女生:“如果是我,我也这么嚣张。”


 


……他就应该早点把这种汉奸铲除的。


 


总之自己的人生就是他的反义词,莫关山皱了皱眉头,喝空了手头的那瓶水。


 


12.


今天那个人似乎有事情不能上线,发了一张仓鼠求原谅的图片后便下了线。没了那家伙在,莫关山也开始觉得无聊起来。


其实他原本和贺天也没那种深仇大恨,就好像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刺杀总统一样。


 


只是有一次他上厕所,对方也在里头,按理说男生上厕所总该遵守一些基本的礼节——比如不要并排站,更不要说一些奇怪的话。


 


好吧,他是没说,他只是看了一眼,然后笑了一声。


 


莫关山当时气得恨不得把贺天的头塞到那马桶里去,就冲这事,他吓得快一个礼拜不敢在那一层上公共厕所。


 


再比如去教务办公室看总排名的时候,对方也坐在里头和几个女老师聊天聊得火热,见他进来,指了指他的处分表暗自发笑。


“莫关山是你?”


“……怎么了么?”


他努力想要挤出一个足够和善的笑容,总以为这种情况下对方总不能再给自己搞什么幺蛾子了。


那个贺天忽然走过来在他耳边轻声念叨了一句。


“一个‘艹’,一个‘日’,倒是都挺符合你气质的。”


 


莫关山的嘴角抽了抽。


 


贺天眯了眯眼睛,忽然拍了拍他的肩。


“不过那个‘大’好像还差了些距离?”


 


老师,我要举报一个在公共场合开黄腔的流氓。


 


莫关山捏紧了拳头,用了浑身的力气才控制住没在那帮老师面前揍人——不然他下学期等着留级吧。


 


13.


这导致那几天他都没和他的线上情人聊天说话,直到后面了解他对自己手下那帮男生们也一直是这种没事就抓来玩玩的态度,这才勉强咽下这口气。


听说风纪部的部长见一被欺负得最惨。在展正希当上副部之前他一直处于被调戏还要被剥削的底层阶段。


莫关山忽然有些心疼起这位来,以往因为迟到和早退的原因和他斗得最凶,梁子还结下不少,知道这事后也开始变得安分起来了。


 


三次元管他闹得怎么个轰轰烈烈法,莫关山只在乎那个人今天的状况。自从知道对方也有摄影爱好之后,两人就没少交流。对方拍得照片光线总是很柔和,取景虽然大气可却能体会到他在其中用的心,于是便连风景看上去也都带着几分温柔。


 


如果不是已经发生了,莫关山永远也不会相信,有一天他会喜欢上这样一个根本不知道长相的虚拟的家伙,会想象他的生活,想象他的语气。


 


他也不会想到两个人这场网恋竟然一谈就谈了两年。


 


14.


按照室友的话来讲,他们简直就是老年人的恋爱方式,现在哪有谈了两年还只局限在发发文字和生活状况的家伙?他们甚至连视频都没进行过!


 


“真的,赶紧把这么好的家伙拐回家,我都替你急!”


现在那几个室友都已经接受了莫关山的性向,看着他这场同性之间两年的文字恋爱,他们都恨不得直接把人绑来送到人床上了。


“闭上你的嘴,吃你的全家桶吧!”


莫关山刚处理完那个人叫来的一整份披萨,躺在下铺那人的床上消食。


 


室友啃了一口手上的原味鸡,不由感慨:“自从我们的红毛交了这么个男友以后,我的体重就再也没有下去过了,嗝。”


 


下铺那位也奇怪:“你说你是内网认识的,是我们学校的,那人又知道我们寝室楼号,都这么近了,你们是想急死谁啊?”


对面那位也感慨:“我一直以为你们只打算当炮友,这么看来你们简直就是打算结婚。”


 


莫关山想了想感觉也是,都两年了,就算不干上一炮,好歹也见个面,不然多对不起他那张表情包啊!


 


15.


那一夜他们寝室的那帮家伙简直比看世界杯还兴奋,等到莫关山终于发出那条面基的短信后,一帮人都挤在下铺等着那人的回信。


——你说我们都认识两年了是吧。


——是,这是我最开心的两年。


 


噫!这肉麻的小伙子!一帮男生在那里坏笑着打量着那个发短信的家伙。


 


——你说……要不要……见个面什么的……


 


啊啊啊!!!来了来了来了!!!重头戏!!!!


 


——好啊。


——我一直想问,只是担心你不肯。


 


怎么不肯啊!


莫关山偷偷骂了一句,转头便看见旁边那几个室友相拥而泣。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我们的啤酒供应。”


“我们的外卖供应。”


“我们的小吃零食坚果饮料供应。”


 


……等面完基以后你们想都别想了。


 


16.


出门那一天寝室那帮大小伙子跟打了鸡血一样,前几天就同女友问了时下最流行的男生装扮,努力要把莫关山给捯饬得人模狗样,争取一次成功。


这么被折腾了一圈,莫关山最后出门竟然还有点小激动。


 


其实他也无所谓对方的长相,讲道理也没听说过他们学校有谁丑得惊天地泣鬼神,或是丑得惨绝人寰目不忍视的,都是正年轻的大小伙有什么好怕的,到时候好聚好散也不是什么大事。


 


17.


他们就约在学校的球场,如今期末将至,天气又冷自然没什么人打球,也就空旷得很。


莫关山拽了拽脖子上那缠出花一样的围巾,紧张地看了一圈。


还没来么?


莫关山皱了皱眉,看了眼时间——自己好像是有些早到了,可再十分钟也差不多要到点了,那人是要卡着时间点来么?


 


他抬头又四下望了望,不料却看见了一个这辈子也不想再碰到的家伙,贺天。


 


啧,这身穿得很洋气嘛,不知道又是来骗哪个小女生的,莫关山坚决不承认他是嫉妒,也绝对没在担心万一自己的对象看中那个贺天该怎么办的事情。


 


他往旁边走了走挪了挪,决定远离对方的荷尔蒙散发圈。


 


18.


已经过了二十分钟了,莫关山掏出手机看了看状况。


——我已经到了,你在哪里?


 


已经到了?


莫关山皱了皱眉,立刻也回了一句。


——我也到了啊,就在球筐旁边。


 


正打算抬头再找一找人,眼神却冷不丁地和贺天对上了。


 


……等等,卧槽,不是吧。


 


19.


贺天的表情也同样诧异,这么冷的天莫关山却感觉手心都渗出汗水来。


 


等等,那个人的ID叫做天来着。


他好像是有说过家里的事情……


 


贺天……卧槽。


 


莫关山正想跑手上的手机却震动了一下,对方发来了一句。


——你是……莫关山?


 


外号那个红毛的红加上姓的同音,其实答案也已经很明显了。


 


最要命的是那帮损友还在拼命发短信问情况。


——见到人了么?


——长得帅不帅?


 


见到了,很帅,但TM名字叫贺天。


 


20.


这TM就很尴尬了。


莫关山和贺天两人对视一眼以后,第一次进行了友好的交谈。


——你就是‘天’?


——你就是‘红墨’?


 


真TM狗日的冷。


 


这个时候有没有表情包来缓和一下气氛?


 


“所以……我们这算是面基失败了?”


贺天皱着眉一脸苦笑。


“……大概是吧。”


莫关山干笑了两声。


 


MD你还老子两年光阴!你还老子的初恋啊!


 


21.


寝室的那帮人正如饥似渴地等待莫关山带来胜利的好消息,却不料人来得这么早。


“卧槽,你们竟然没有打一炮?”


“老大你说什么呢,这么早回来接个吻都不够的!”


“难道面基失败了?”


几个人面面相觑地看了眼那有气无力地趴在桌上的莫关山。


“……那我们的啤酒外卖小吃烧烤怎么办?”


 


“吃吃吃!你们TM就知道吃!”


莫关山拍案而起,仰天长啸。


 


几个人知道他这一朝失恋比较惨,也就没好意思再打击,只暗戳戳地问了一句。


“真那么丑?”


 


莫关山摆了摆手:“那人是贺天。”


 


整个寝室安静了快半个小时没人说话,估计他们这一寝室吊车尾的CPU确实很难处理这个消息。


“……你说的是那个贺天?那个年级段第一,连续三年评为我校校草的那位?”


“还能有哪个?”


 


“卧槽!我竟然让学生会长给我送了两年的外卖,我要去论坛上发帖子!”


“我也要!我也要去!天呐,我从来不知道那个人竟然会发那种肉麻兮兮的句子哈哈哈!”


 


“都给老子闭嘴!”


莫关山气得一个个地踢了他们的膝盖。


 


下铺那位兄弟乐呵呵地先给他的女友发了一遍这条重磅新闻,随后开始做思想工作。


“那什么,红毛,你觉得贺天这人有哪里不好?”


“……”


一时间竟然还真想不出来,好容易才憋出一句。


“惹人烦。”


 


“这算什么!”下铺的那位摆了摆手:“你那位平时对你真吧?对你好吧?这可是你自己吹嘘的啊,什么天天发早安晚安,生日还给你庆祝之类的,我们不也跟着胖了十多斤么!”


 


——所以说你拒绝的理由到底是什么啊?


 


22.


莫关山表示他学得是建筑不是哲学,听不懂,但自从删了贺天的号后他便陷入了一种生无可恋的状态之中。


没有了日常的晚安早安,也没有了好吃的,更没有了对方一句句的玩笑。


 


对床的那位兄弟算是看出来莫关山确实不在状态了。


“一个礼拜了,你竟然都没有迟到!”


莫关山白了他一眼,把脸给埋进了书本里——他要是能搞懂那种事情,他至于最后一个脱单……艹,好像也没脱成功。


 


23.


有人总说网恋不靠谱,隔着网络这层面纱,你可以变成任何你想成为的人,那就难免碰上骗子。可也有人因为这层面纱而愿意将那些放在心里的话向他人进行坦白,做一次真正的自己,说一些真正的话,那些与平日里不符的形象也能痛快地展示。


 


所以他到底是哪一种呢?


 


24.


莫关山失恋的第三天,那帮室友终于熬不住了,声称要去学生会那里告状。


“告P状啊!谁理你!”


“怎么不理我们!学生会会长贺日天欺骗我们小处男感情,始乱终弃!浪费两年青春年华,他不是人啊!”


 


莫关山表示不想认识这帮白痴。


 


寝室里正吵吵闹闹的,却忽得有人敲开了门,是风纪部部长见一。


几个家伙立刻就怂了。


“我们不吵,不吵。”


 


见一挥了挥手表示他现在不在办公时间,只对着莫关山嘿嘿一笑。


“红毛,会长在楼下等你,说找你有事。”


“不去。”


莫关山决定装死,可旁边那一群汉奸当场就把他给卖了。


“行行行!跟会长大人说一声我们马上把红毛扔下去!”


 


艹!交友不慎啊!


 


25.


莫关山下了楼,耳边是下铺兄弟的认真叮嘱——“好聚好散,话总得说清楚的。”


 


呵,刚才分明叫贺日天叫得最开心的也是你。


 


贺天看见他下了楼,干脆利落地解下了自己的围巾替他围上。


“你应该多穿几件的。”


 


莫关山有些不大自然地皱了皱眉,这一瞬间他倒是真的感觉对方是和自己聊了两年的那位了。


 


“我们走走?”


 


26.


男生寝室这个时间点打游戏的打游戏,学霸们也都聚集在图书馆,就算是小情侣也不会在这种水泥路上结伴而行。


两人行了一路,气氛有些诡异。


 


“那个……”


两人忽然异口同声地开了口,莫关山瘪了瘪嘴道:“还是你说吧。”


 


“好吧。”


贺天点了点头。


“说实话这段时间我也很烦恼,我没想到红墨会是你。”


贺天看了眼头顶的星空,有些无奈,在他的印象里,红墨是一个有些性格但是很率直的家伙,和他聊天的时候便感觉很轻松,甚至忍不住把压在心头的那些事情全部掏出来告诉对方。


 


“我和你说的那些事情都是真的。”


莫关山愣了愣:“你父亲的,你哥哥的那些都是?”


“没错。”


贺天点了点头。


 


开始他们都只是想寻找一处庇护的地方,却没料到会遇到对方如此契合的人。


 


莫关山不由也嘟囔了一句:“我也没骗你,我那些也都是真的。”


 


贺天轻笑了一声:“所以我就想,我们为什么要分手呢?”


 


“我还是那个人,还是想给你每天发日常的问候,还是想知道你每天的事情,还是想和你在一起,这些都没有改变。”


 


莫关山抬头看向对方,很难得看到贺天这样的笑容,可能是星光太过灿烂,也可能是路灯映得晃眼,他竟然觉得这一幕很好看。


 


“这条围巾是送给你下个月生日的礼物。”


贺天看了眼对方脖子上挂得松松垮垮的红色围巾,笑着绑了一个好看的样式,红色的头发,红色的围巾,倒是很衬。


“想着总该把它送给你,我就来了。”


 


莫关山红着脸觉得对方似乎绑得有些紧,叫他都有点喘不上气来了。


 


贺天放开手的时候,语气则变得郑重起来:“所以,我们要不要试一试?”


 


本来其实也就没有变化,除了对方的身份稍稍超出自己的意料之外,一切都没有变,事到如今反而有些弄不懂他们分手的理由了。


 


“……你以后不要给我那帮室友寄吃的了。”


 


贺天没想到莫关山会出来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回答,正感觉疑惑却感觉手心微微一暖——他想他已经明白了对方的答案。


 


“好,以后只给你一个人寄。”


 


27.


第二日当莫关山出门看到男生寝室对面那鲜红的横幅时差点呕血。


——热烈庆祝我寝莫关山同学终于脱单成功!!!


 


他的室友还眉飞色舞地在那里讲着这段可歌可泣的恋爱史,并称这是学生会会长特批允许他们挂的。


 


如果莫关山知道他这一算账还会顺便脱处,大概他打死也不会去找贺天的,只是奈何木已成舟。


 


他们本来就什么都没有变~


 


·END·


——————————————————————


元宵节贺礼,不甜不要钱,送上一个芝麻馅的贺总。


网恋需谨慎,面基请小心,碰上黑切黑……自求多福吧。

评论

热度(9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