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念慈君

(郅摩)狐说 ——番外,端午车(短,完)

凌零_sherry:

前世:李郅×萨摩多罗,今生:李鹤×徐海乔


tag只打了郅摩。不喜勿入。




这是一辆迟开的端午车,关键词是房车,狐尾play,以及前段时间很流行的那个姿势,本来上午开了半辆车,想想实在不厚道,索性删了重发完整的!大家食用愉快~




番外


 


 


李鹤正在埋头写结案的报告,突然一盒竹制的篮子放上了他的桌,抬头一看是刘冠麟喜滋滋地脸:“这是什么?”他方才从案件中抽身,有些反应不过来。


“粽子!上个案子受害者家属送的。”刘冠麟打开包装精美的竹篮,从里面拿了一个出来,“本来还非要给我们送锦旗,我好说歹说给劝住了,回头就给我们送了粽子过来。”


李鹤看着刘冠麟手中青色的小粽子,这才想到明天就是端午了,这段时间一个案子让他没日没夜地忙,徐海乔又不在家,他都不知道今夕何夕了。


李鹤把结案报告打出来给领导送了过去,领导眼看着已经近中午,就格外开恩,把二队集体放了假,这天下午和明天一天,简直是百年难得的假期。


李鹤却没有多高兴,回家打开家门没有看到那人光着脚跑过来的身影,心里空落落的,打开手机看到清早徐海乔给他发的消息,说拍摄还要两天,怕是赶不回来过端午了。


突然空出来一天半的时间,李鹤有点无所适从,如果徐海乔在家,他们即便是一起在家里躺上几天都不会无聊,偏偏他因为拍摄广告去了B市,李鹤突然无法遏制对他的想念,想立刻看见他的脸,摸摸他微卷的发梢,亲吻他湿润的眼角……


想着,他索性打开APP,订下了下午去B市的机票。


               


好在国内航班飞B市的班次很多,他下飞机后又坐了一个多小时的车到达徐海乔拍摄地点的时候已近晚上,天色开始慢慢暗下来,他拎着包缓步走向忙碌的片场。


大概是因为他的帅气外形和严肃的气质,一路上居然没有任何工作人员阻拦他,等他看到了灯火通明的拍摄现场,才被认识他的徐海乔的化妆师发现:“李警官?”


“刘姐。”李鹤和徐海乔虽然没有大张旗鼓对外宣告两人的恋情,却也没有有意遮挡,所以常跟着海乔一起的工作人员大多知道他有一位在刑警队任职的警官男友。


“海乔还在拍摄呢。”刘姐从人群中出来,“你等一下,我待会儿叫他。”


李鹤摇摇头,不打算打扰他的工作:“不用了,他的车呢?我去那里等他。”


“也好。”刘姐带着李鹤找到徐海乔的车,这是公司特意为他配的房车,因为他从不用助理,索性给他配一辆房产方便他自己照顾自己。


李鹤接过刘姐给他的车钥匙,微笑着道了谢便进了车内,车里不算很整洁却也不乱,东西很多摆放得错落有致,桌上还放着中午没吃完的两个粽子,走了几步来到床的位置,李鹤不由笑了起来,不大的床上放着好几个抱枕,有些印着徐海乔的照片有些印着他喜欢的卡通人物头像,一看就是粉丝送的礼物。


李鹤把抱枕挪了挪位置,空出可供睡觉的位置,脱了外衣就躺了下来,枕头上残留着徐海乔的味道,淡淡的香水味道以及熟悉的体香,他很快就在这种味道的包裹下安然入睡了。


 


 


徐海乔结束完工作已经近八点,他向工作人员们说了一声便独自回到房车处,远远就看见自己的车里亮着灯,以为是哪个工作人员忘记关了也没在意,直到他看见床上沉睡的李鹤时方才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惊讶很快转化为了满眼的惊喜,他几乎高兴得要跳起来,却不忘李鹤还在睡觉,弯着眉眼轻手轻脚走到床前,他微笑着轻轻在李鹤唇上印下一个吻。


吻方才落下,就看见李鹤睁开了眼,笑意盈盈看着他,徐海乔只觉被他扣住了后脑,主动权瞬间交予李鹤手中,蜻蜓点水一般的轻吻转换成了如胶似漆缠绵热情地深吻。


分开时,徐海乔轻喘着,眼角都带上了一抹淡红,李鹤看着朝思暮想的人有些忘情:“收工了?”


徐海乔点点头,想蹭上床与他一起睡,低头看到自己身上还穿着拍摄时的西服,急忙起身:“我去卸妆洗漱一下。”


李鹤点点头,随着他一起起身来到洗手间,看着他一点一点卸下脸上的粉底和眼妆,露出白皙的皮肤和曲线柔和的五官,他总是不大习惯看到化完妆后的徐海乔,如同换了一个人,演得来妖媚耍起气霸气,有些陌生又都熟悉。




这是一辆完整的车: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4e451470102wxog.html

评论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