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念慈君

【郅摩】你有没有见过他

莫名我就喜欢你

一条废Lynn:

不了解心理学一切知识来自百度
短篇写个温馨的
〈你期望什么,你就会得到什么。〉
希望大家都能得到想要的
ʕ •ᴥ•ʔ
艾特月光组师弟弟@石过境迁。 

-

皮格马利翁效应,又叫期待效应,暗示在本质上,人的情感和观念会不同程度地受到别人下意识的影响。人们会不自觉地接受自己喜欢、钦佩、信任和崇拜的人的影响和暗示。换言之,你期望什么,你就会得到什么。


“喜欢上了自己姐夫。”

栗色微卷长发的少年把手中的半根烟掐灭,火光灼着他修长白皙的手指,他只摇头笑笑,看似满不经意,可我却能看懂他眼底的暗涌——他觉得自己是个笑话。

他说出的话也需要我费力的理解半天,少年虽然是长发,眉眼间也带着勾人的魅惑,可我知道,他的病历卡上也清清楚楚的写着,他是个男人。

姐夫的话,这么帅气的男人是同性恋?

“我只喜欢过他这一个男人。”

少年察言观色的能力极强,我只呆滞住一瞬他便解释道。


于是在这个下过雨的午后,我和少年对坐在一间小小咖啡屋的角落里,少年抿了一口带着泡沫的咖啡,苦得皱着鼻子,又催了一下他点的炸鸡套餐,才继续和我讲他的故事。

他和他姐夫的故事。

“我父母早亡,我和我姐相依为命。说是我姐,其实我俩都是爸妈捡回来的。我姐比我大十岁,人特好,能会照顾人,就是脾气爆点,总爱打我骂我。我小时候偷吃她一块巧克力追着我打了三条街。”

少年提起姐姐时眼里闪着星光,露出了我见他以来的第一个笑容。我想,他和他姐姐关系应该是相当好的。

“后来我姐有了喜欢的人,是个警察,我姐小本生意,供我读书不容易,那个警察挺照顾店里的。姐每天和我回来都分享着警察的故事,给我看警察的照片。警察一米九走路会撞门框,警察喜欢吃馄炖,警察案子没进展时爱喝酒,警察会散打能一打七,警察对下属特严肃,警察有个青梅竹马。警察也父母早亡,警察嫉恶如仇,警察的梦想是国家平安……”

说着说着,少年的眸色就黯淡了下来。

“我没见过警察一面,却对警察的一切了如指掌。后来……后来……我姐把警察领回家了,说这是我准姐夫。我第一次见姐夫的时候差点吧舌头咬了,原来这个人是这样子的。即像我想象中的,又不像我想的那样。”

少年眼中的光芒再度闪耀起来,他把咖啡推到我面前,空出块地方小心翼翼地趴到了桌子上,笑得时候颊边梨涡微现,把弄着手里的黑金钢笔,一副小女儿怀春的模样。于是我又知道,他心里是相当喜欢他姐夫的。

“你说喜欢这种东西是不是会传染啊?”

少年这么问我,我自然无法回答,好在少年也没有在意我的答案,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回事,是听我姐的描述就喜欢上他了呢?还是一见钟情呢?总之,我已经无法以正常的心态面对我姐和我姐夫了。我跑到了一个好远好远的地方上大学,可是离开家里这两年,我发现我更喜欢姐夫了。”

叮地一声铃响,炸鸡套餐好了。少年手上还挂着吊瓶不方便拿,我跑过去吧台把这一大盘炸鸡抱了回来。少年显然没有与我分享的意思,拿起个鸡腿嗅着香气连啃了两口,把鸡腿扔在一边,眼睛里泛着水光,直委屈:

“你说,为什么生病了就吃不进最喜欢的食物,却还能爱着最喜欢的人呢。”

我摇了摇头,仍是无法回答少年的问题。

“你说,我爸妈是手气好呢还是手气坏呢。捡到了我这么个有绝症的。”

“听说我姐夫查案的时候双眼被打伤了,瞎了。”少年笑了,语气里满是坚定:“我不会再做无用的挣扎了,请你替我把这双眼睛转交给我姐夫。不用告诉他是谁给的。”

少年又捏起鸡腿,咬了两口费力的咽下去,“算了吧,你还是告诉他吧。让他记着祭拜我,是我的眼睛才能让他看到他心爱的女人的。还得让他好好对我姐,他要是辜负了我姐,我姐有权利挖他双眼的!”

少年说话时鼓着脸,一副小孩子赌气的模样。说到挖他双眼时还伸出两个手指比划着,见没吓到我,又不好意思的笑了。他这副阳光积极的样子,我始终无法把他和一个生命垂危、连出门几步都需要人推、二十四小时挂着吊瓶的人联想到一起。

我想他比时光还要利落。

于是把少年推回病房交给病房内的护士,他催了好几次的炸鸡最终还是送给了我,连带着他的器官捐献书,一并交到了我手里。

我按着手里的油性笔,在本子上来来回回的划了几道,终于还是再度回到了那家咖啡厅。

那里有人在等我。

一个是同样身着白色病服、眼睛处绕着厚厚的纱布的高个男人,一个是红唇艳抹,肤如凝脂的漂亮女人。

是他的姐和姐夫。

漂亮女人手里的烟从没断过,吸完一根又点燃一根。

我把炸鸡推到男人面前,告诉他是萨摩多罗——就是那名少年点的。再把器官捐献书推到女人面前,告诉她萨摩多罗已经决定了。

女人吐着烟圈红着双眼不肯说话。

男人摩挲着炸鸡套餐的纸包装盒,笑出了声。


其实是个可爱不可得的故事。

萨摩多罗的父母手气显然不好,他们捡回来的两个孩子都患有先天性的疾病。

心疼弟弟的姐姐怕自己死去后弟弟无法承受,也想在弟弟面前幸福的离开人世间。于是找了个喜欢弟弟的男人假扮自己的男友,让弟弟知道自己人生的最后一段时间过得很快乐,也让男人可以在自己去世之后顺理成章的照顾弟弟。

同样心疼姐姐的弟弟在得知自己喜欢上姐夫之后远走高飞,再得知自己身患重病、姐姐喜欢的人眼睛又受伤之后……他放弃了化疗药物治疗,放弃了自己14%的存活可能,他说,自己的眼睛能让他这辈子最喜欢的男人看到他这辈子最喜欢的女人,值了。

至于那名名叫李郅的警察官,他常去女人的店里光顾不过是希望能遇见弟弟。因为弟弟啊,是警察局对面的学校里最美的一道风景。


当然,如果故事就到这里的话我是不忍心写出来宣之于众的,很多时候,在你人生的最低潮,当你期望着某件事情发生的时候,他就一定会发生。

上帝是不忍心给人类徒增烦恼的。

名叫李郅的警察找到了另一对匹配的视网膜回复了视力。

名为萨摩多罗的学生或许是签完捐赠书之后心里千千结都打开,心思轻了许多,本来被断言只剩一个月的生命竟然延长了许多。

长到了他姐的手术成功,长到了男人恢复视力向他表白,长到了他和男人在病房里大秀恩爱。

我把器官捐赠书搅碎了扔进垃圾桶,尽管少年还是医院的常驻民,但我相信,这份器官捐赠书再也用不上了。

李郅和萨摩多罗。

会幸福的吧。

评论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