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念慈君

(郅摩)狐说 第二十章(完结篇)

凌零_sherry:

前世:李郅×萨摩多罗,今生:李鹤×徐海乔


tag只打了郅摩。不喜勿入。




私心想给小狐狸一个长长久久的未来。


这篇文完结了,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关注(鞠躬),然后就是关于车,还是等等吧,以后大概会放在番外里,请不要期待(噫?)





第二十章(完结篇)


 


 


几天后


四娘正在店里看最新的韩剧,店门推开,阮经天一脸疲惫地走进来。


“小天啊……”四娘抬头,看清来人的脸后一惊,“哟这是怎么了?被人揍了?”


阮经天不答话,走过来拿起桌上的水杯一饮而尽,缓了一下才开口:“饕餮跑了,还是没抓住。”


四娘这才知道他刚经历了一场恶战,叹了口气:“也是能预料到的,毕竟是上古凶兽,逃去哪里了知道么?”


阮经天瘫在柜台上,一身的伤不算重,但是身体的疲惫却很是要命:“逃去西荒深处了,它受了很重的伤,不养个几百年是出不来的。”


四娘这才松了一口气,几百年她跟徐海乔早不知道换了多少个城市了,眼前的威胁消除了就好。


“对了。”阮经天起身,从口袋里摸了一本旧书出来,扔在四娘面前,“给萨摩的。”


四娘疑惑地拿出来一看,封面上一个字都没有,翻开才看了几页就脸色一变:“哪来的?”


“捡的。”阮经天有气无力。


四娘抬手就把书砸他头上:“骗鬼呢!”


阮经天捂着头哀怨地看了她一眼,知道唬弄不过去只得实话实说:“解决饕餮的奖励,我啥都不缺,就要了一个令牌,去异志阁里找了一天一夜才找到的,你小心点翻!别翻散架了!”


“这可是禁书。”四娘也有点悚然,拿到手里颇有点烫手山芋的感觉。


“所谓禁书,是看谁在使用而已。”阮经天正色回答,“这本书的作者只是研究出了另一种适合人类修炼方法,被恶人误得,才导致了几百年的人妖大战。错的是人心。”


他的脸上褪去了平时的嬉笑:“现在我把这个给萨摩,难道你还不信萨摩的为人么?”


四娘沉默了半晌,点点头:“说的是。”


阮经天松了口气,又恢复到进门时的一脸颓废,软趴趴地瘫进椅子里。


“你为何不自己给他?”四娘小心将书收好,斜眼看他。


“没空,我很忙的。”阮经天没抬头,阖下眼帘,看起来疲倦至极,似睡非睡,“你不要告诉他,是我给你的。”


四娘长长叹了一口气,没打扰他的休息,低下头继续看她的韩剧。


 


人间自有情痴,想不到妖界也有这么多,还都撞一块了。


 


 


 


徐海乔拿到书的时候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目瞪口呆看着四娘,第一个问题跟四娘初拿到书时问的一模一样:“哪来的?”


“你管我!”四娘连谎话都懒得编,直接气势上全面压制,“要不要一句话!不要我拿去烧了!”


“要要要!”徐海乔把书抱进怀里,生怕被四娘抢回去,“有了这个,李鹤也能跟我一起修炼了?”他有点不敢相信。


“是的。”四娘翻了一个白眼,“你们将能双宿双栖比翼双飞,然后变成一对千年不死的活王八,缠缠绵绵到天边。”


四娘的话丝毫没有打击到徐海乔,他只是想到以后可以不用一世一世无休止地轮回和等待就觉得高兴得要上天了,满眼都是喜悦,衬得那双本来就好看的眼睛像是夜空中最亮的星。


四娘突然能理解阮经天穷尽所有力气对付饕餮换来这本书的想法,想必只要能看见这样的徐海乔,他付出什么都是甘愿的吧?


 


这本书,记载着人类修炼的各种方法,其中有一个方法,是最快的捷径,那就是得到一个妖的内丹,然后再按照方法修炼,事半功倍。因为这一条捷径,人类为了得到妖的内丹在几年间疯狂杀戮妖怪,,是以人妖大战爆发,死伤无数,这本书也成为禁书,锁于异志阁内,尘封几百年。


 


现在……四娘看着徐海乔认真埋头苦读的样子,它在他手中,必能物尽其用,也必不会造成几百年前的惨剧,毕竟这世间最可怕的永远是人心。


 


 


三年后


 


 


 


伴随着几声枪响和凌乱的脚步声,案发现场已经被控制住,刘冠麟把受伤的罪犯面朝下按倒在地上,双手反扣到身后用手铐拷好。


李鹤观察了一下所处的厂房,面积虽不大,但是地形复杂,能藏人的地方很多,于是他吩咐二队其他队员对这里进行地毯式搜索。


腿部受伤的罪犯在地上不断哀嚎,刘冠麟踢了他一脚:“你怎么这么能嚎呢?抢劫杀人的时候就没想过今天?”


李鹤阻止了他再伸脚:“救护车叫了么?”


“叫了。”刘冠麟看了一下手表,“十分钟了也该过来了。”


“你去门口接一下吧。”李鹤抬头看了一下周围,“这里太偏僻了,我怕救护车找不到路,这家伙要是流血过多死了,我们还要写检查。”


刘冠麟一听到写检查就头大如斗,急忙跑出去接救护车去了。


待刘冠麟的身影消失在门口,李鹤脸上的神色一冷,向地上的人低喝:“还装?信不信我直接揪你出来?”


地上罪犯的呻吟声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一阵阴冷的笑声:“我不出来你又奈我何?”


李鹤闻言,不再手下留情,抬脚用力踏住罪犯的背部,脚尖一碾,罪犯突然发出一声尖锐的嘶吼,不似人声,也不是从罪犯喉间发出,更像是从他体内传出来的。


“出来!”李鹤一声暴喝,一个黑影随着他脚下突然用力而受不住从罪犯体内逃出,罪犯的脸色瞬间变灰,面无人色竟像死了大半。


黑影逃出的瞬间就被李鹤伸手一把抓在手中,捏得变了形。


“附身人类体内,抢劫杀人,连犯数案,谁给你的胆子?”李鹤揪着黑影一把摔在地上,用力一踩,黑影惨叫了一声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李队李队!”刘冠麟大呼小叫地跑进来,身后跟着带着担架和急救装备的医护人员,李鹤后退一步,让他们进行救治。


刘冠麟看了一眼地上罪犯死灰的脸色,心有余悸:“还好来得快,不然人死了真的要写检查了。”


李鹤笑了一下没说话,走到一边摸出手机,看到一个未接电话,唇角泛起一个微笑,回拨了过去:“海乔……”


 


 


 


 


“好。”


徐海乔乖乖应了一声挂断电话,身边的化妆师微笑地看着他:“你们家李警官又查岗了?”


徐海乔的脸红了一下,也没否认,软软地催促化妆师:“王姐你别笑我了,快点吧,导演在催了。”


王姐笑着连声应他:“好好好,闭眼。”说完用小刷在徐海乔的眼帘上刷出好看的大地色眼影,“海乔你的眼睛真好看,我给那么多明星化过,你的眼睛是最好化的,不管什么风格都可以。”


徐海乔正想说什么,突然外面传来一阵骚乱,伴随着巨大的声响,王姐也被吓了一跳,手一抖,差点戳到他的眼睛。


“怎么了?”王姐话音未落,一阵更大的声响传来,夹杂着大叫声:快跑!场景要塌了!王姐顾不得其他,急忙跑出化妆室看看发生了什么。


远处露天的一处场景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正在缓慢倒塌中,巨大的声响伴随着满天的尘土,很是骇人。


王姐回头向徐海乔说:“祭台的场景塌了,不知道那边有没有人……咦?”她愕然看着空无一人的化妆室,“海乔?”


 


远处的祭台场景还在继续坍塌,负责人一脸土色地在查点工作人员,片刻后松了口气:“还好都跑出来了……”


“小静!”一声尖利的哭喊打断了他的话,一个年轻女人披头散发被人拉住仍不断向坍塌处冲去,“小静刚才在那里玩!我的女儿!”


在场的人均脸色一变。


 


一个小女孩愣愣地站在满天尘土中不知所措,手里抱着一个玩偶,浑然没有注意坍塌处已经近在咫尺,就在一大片建筑木工板向她头上砸过来的时候,一个白影突然出现,白色的萤光如彗星尾巴一般一闪而过,带着小女孩瞬间消失在原地,木板轰然倒下,砸在地上发出一声巨响。


下一秒,小女孩就被安然无恙地放在一处远离事故地点的草地上,呆呆看着眼前的人,柔软的栗色短发,画一般的眉眼,对着她微微一笑:“别怕,没事了。”


小女孩莫名脸一红:“哥哥你真好看。”


男人一愣,随即绽开了更大的笑容,晃花了小女孩的眼睛:“你叫什么名字?”


“小静。”小女孩一歪头,看见了自己怀抱的钢铁侠玩偶,突然想到了什么,“哥哥你是钢铁侠么?”


男人笑出了声,向她眨眨眼:“是的,我正在悄悄地拯救地球,所以你不能告诉任何人哦!”


小女孩用力点点头。


男人摸了摸她的双马尾,食指竖在唇上:“嘘……”


小女孩学着他的样子,也把食指竖在唇上:“嘘!”然后目瞪口呆看着男人消失在她的眼前。


不远处传来她母亲哭泣的声音,她循着声音跑过去:“妈妈!”


王姐正在四处寻找徐海乔,一回头却看见他正在旁边向她招手,急忙跑过去:“你去哪里了?”


“那边出事了,我去看看。”徐海乔侧身一指远处的事故现场。


“是啊,好像没有人受伤。”王姐抓着徐海乔就跑回化妆间,“快快,还差一点就化好了。”徐海乔被她拉得一个踉跄,却好脾气地没有反抗,任她一路把自己揪回了化妆间。


 


 


徐海乔部分的拍摄很快就结束了,他跟导演讨论了一下明天的戏份便准备收工回家,他依然没有用助理也没有专用的保姆车,不是他现在的咖位够不上,而是他的身份实在不适合在身边放这么些人日夜跟着。


背着双肩包,他一路晃荡着向影视城的门走过去,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车子的喇叭声,抬眼看到前面路口停着一辆黑色SUV,车窗摇了下来,露出李鹤帅气的脸,正在微笑着向他挥手。


徐海乔一下子笑了开来,拉了拉松松垮垮的背包肩带,小跑了起来,向李鹤的方向一路奔了过去。


李鹤见他跑过来,索性开门下车,走了几步,一把接住飞奔过来的徐海乔,搂在怀里,低头亲了一下笑嘻嘻的恋人:“回家?”


徐海乔仰起脖子飞快啄了一下李鹤的双唇,松开他,转而牵住他的手,十指紧扣走向车子:“回家!”


 


 


夕阳下,两人的身影渐渐融合成一个影子,长长久久,无法分开。


 


 


 


 


 


                                                               ————END





评论

热度(136)

  1. 我是念慈君凌零_sherry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