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念慈君

(郅摩)狐说 第十七章

凌零_sherry:

前世:李郅×萨摩多罗,今生:李鹤×徐海乔


tag只打了郅摩。不喜勿入。


检查敏感字检查了半天,一直发不出来!摔


第十七章


 


 


徐海乔迟迟未醒,虽然四娘再三保证并无大碍,只是消耗过多,李鹤仍是不放心,刘冠麟几次打电话过来叫他回警局都被他随便打了个假条给回绝了。


直到秦队打电话过来,说有事找他,李鹤才不甘不愿地回了刑警队,回去就被顶头上司叫去了办公室,在体恤慰问了一番之后,才说到正题,通知李鹤,那几个命案无须再追查下去,上面已经派专案组过来接手。


这正如阮经天跟李鹤说过的,是以李鹤并未感到意外,坦然接受了这个决定。


等他走出局长办公室,刘冠麟早就蹲在门口等着了,看见李鹤出来急急迎上去:“李队李队,我都听说了,是不是这个案子不用我们查了?”


李鹤斜睨了他一眼,觉得他还是在焘楪斋里被封住五感时最可爱。


刘冠麟跟着他一路走回办公室,一边喋喋不休:“我就说这个案子太诡异了,你知道么我那天在焘楪斋被人下黑手,就是因为看见他们在厨房里流水线制造服务员,太特么恶心了,脸就跟面糊一样啪叽就糊上去了……”


李鹤停住脚步转头看他:“你没跟别人说这事吧?”


刘冠麟把头摇得像拨浪鼓:“我谁都没说,虽然我一直不能动,但是你们救了我之后我还是知道一点的,海乔他……”他犹豫了一下没说下去,但是却坚定地告诉李鹤,“他救了我,我不会乱说的!”


李鹤欲言又止,最终只是拍了拍刘冠麟的肩:“谢了……”


刘冠麟一挺胸:“李队你说什么谢呢!你跟海乔救了我,我怎么能出卖他?”


李鹤拍拍他的肩,领了三炮的心意:“好,等海乔好了,我跟他说。”


“还没醒呢?”刘冠麟也是一脸忧心,“我这两天也没敢去,他那个叫四娘的朋友太凶嘞。”


李鹤点点头:“四娘说无大碍。”


“李队……”刘冠麟又神经兮兮地凑了过来,“海乔到底是个啥?我那时候人不清醒没看明白,是什么妖怪?好像还有尾巴?”


李鹤一时无语,撇下刘冠麟就走,刘冠麟跟在屁股后面不停地追问:“李队你就告诉我吧,我不跟别人说!”


 


 


李鹤处理完案子交接的手续后就立刻回了四娘店里,还没进门就听到里面大呼小叫,四娘的声线偏高尤其突出:“徐海乔!萨摩多罗!你给老娘放下!听到没有!”


李鹤心中一震,海乔醒了?急忙推门进去,只见四娘拎着把菜刀撵着徐海乔满屋子乱窜,海乔手里不知道拿了个什么,紧紧抱着不放。


“呃……”李鹤迟疑了一下,是先夺刀呢还是先救人。


“李警官!救命!有人持械行凶!”徐海乔一见李鹤,急跑了几步,躲到他身后,不敢露头。


李鹤下意识伸手护住他,再一抬头四娘的刀已经劈到了眼前,不由吓出一身冷汗:“冷静!你要构成故意伤害了!”


四娘冷哼了一声把刀收起来,指着李鹤身后的徐海乔扬眉叫嚣:“你出来!老娘给你做了半天的饭菜,你不吃!吃什么烧鸡!才醒就吃这么油腻的东西你不怕拉肚子啊!”


李鹤这才看清他手里抱的是一袋烧鸡,徐海乔从李鹤身后探了个脑袋出来:“我是狐狸啊!不吃鸡吃什么!”


李鹤觉得无法反驳。


四娘气得柳眉倒竖:“你给我放下!过来喝粥!”


徐海乔抱紧了烧鸡不放手,李鹤忍不住问出了自己的疑问:“烧鸡哪来的?”


“他自己叫的外卖!”四娘气得一跺脚,“还是拿我的手机付的钱!”


“小气鬼。”徐海乔评价。


“海乔……”李鹤伸手把他拉到身前,向他微微一笑,趁着他一晃神的功夫,抽出他手里的烧鸡,再把他往四娘跟前一推,“喝粥。”动作一气呵成,徐海乔都来不及反应。


 


徐海乔一边目瞪口呆地看着李鹤微笑的脸,一边被四娘揪到桌前,按着肩坐下。


李鹤走过来,低头看桌上的清粥小菜,虽然清淡,但是也算色香味俱全:“还不错啊,看起来挺好吃的。”说完坐下来,给徐海乔盛了一碗粥,放到他面前,“里面有鸡丝。”


徐海乔冷淡地看了一眼粥,确认这确实是一碗鸡丝粥,这才勉强接受了,端起来呼哧呼哧喝了起来,看得出来他是真饿了,足足睡了三天,期间除了喂点水什么都没吃,四娘的顾忌不无道理,若是刚醒就吃那么油腻的烧鸡,铁定要拉肚子。


李鹤看着徐海乔把脸埋到碗里都抬不起头的样子,又心疼又好笑,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刚洗完的头发,微湿还带着洗发水的香味。


徐海乔抬头疑惑地看了他一眼,见他没别的事,也就不管他继续吃,任他的手在自己头上胡乱揉搓。


“你慢点吃……”四娘看不下去了,“吃点菜,饿成啥样了这都。”转头向李鹤招呼了一声,“你也吃点吧,这几天你也没怎么吃东西。”


李鹤看了一眼自己手里抢来的烧鸡,虽然很想啃一口,但是为了不刺激徐海乔,还是偷偷把烧鸡藏进了冰箱才回来跟他一起喝粥。


 


 


徐海乔埋头吃了好一会儿,不知道是不是吃饱了有力气思考了,还是刚才脑子被食物塞住了才想起这茬,从碗里抬头,犹犹豫豫看了一眼对面慢条斯理喝粥的李鹤,腮帮子鼓成两坨小圆丘,小声开口:“那个,李鹤……”


“嗯?”李鹤夹了一筷青菜在徐海乔碗中。


徐海乔嚅嚅地问他:“我是狐狸精,是妖怪,你不怕我么?”


李鹤失笑:“我都跟你一起吃了好一会儿饭了,你现在才问不觉得迟了么?”


本是开玩笑的话,不料听在徐海乔耳中却变了味道,他眼神一黯,捧着饭碗就想起身,被李鹤一把按住,愕然看他:“你上哪儿去?”


徐海乔咽下嘴里的东西,瘪下去的腮帮子看起来可怜兮兮:“我怕吓到你……”


李鹤看他的样子,又心疼又心酸,赶紧把徐海乔拉回来:“你别走,我开玩笑的,你这么好看怎么会吓到我?”


四娘在旁边翻了个白眼。


徐海乔将信将疑坐下,但是听到李鹤说他好看又有些开心,立刻不再纠结,坐下向李鹤一伸手:“我还要一碗。”


李鹤看了一眼空碗,有些犹豫:“你都吃了三碗了,不能再吃了,缓缓再吃吧。”


徐海乔摸了一下自己微鼓的小肚子,再看了一眼桌上还剩小半锅的粥,心有不甘:“我这么好看,应该说什么都对,再一碗!”


四娘在一旁简直不能忍:“你可要点脸吧!”


 


 




李鹤和四娘好说歹说,加上半强制性的,总算把剩下来的饭菜给收走了,徐海乔半躺在一张椅子上,满足地摸着自己的小肚子打了一个嗝,李鹤突然很想看到他变回狐狸的样子,捏捏小耳朵捋捋狐狸尾巴。


徐海乔自然不知道李鹤满脑子都是自己变成小狐狸的萌宠形象,躺了一会儿就摸出手机开始刷这几天的信息留言:“那个广告怎么还要补拍啊,小天好烦……”


李鹤默默在脑补着雪白的九尾狐的形象,突然听到身边的人一阵爆笑,被吓了一跳。


只见徐海乔捧着手机笑得整个人都缩进了沙发,光裸着的小腿也收了上来,在半空中蹬了两下,就一脚踩在了李鹤的大腿上,蹬了他一下:“你看这个!”






李鹤接过手机一看,是微博页面,一个人发了个微博说自己几天前目睹了警cha与黑帮拼杀的现场,还协助警cha同志把受伤的警员送去了安全地点,李鹤仔细一研究,原来那晚他拦住的出租车司机,生生脑补出了一场警匪大戏。


“你看这个!”徐海乔凑过来,把那篇微博下面的配图放大,是一张拍得很模糊的照片,但是还是可以看出那个背影是李鹤,“是你吧是你吧?”他边笑边踹李鹤的大腿。


李鹤被他踹得一阵摇晃,徐海乔那脚丫子在他大腿上踩来踩去,莫名踩出了一阵燥热,他一伸手就一把握住徐海乔的一只脚,无奈地向他说:“别踹了。”


徐海乔被他抓住了脚,觉得有点痒,又有点不好意思,下意识就要缩回去。


李鹤看他一脸羞涩的表情,想逗弄一下他,便不肯松手,还弯曲了手指在他脚心挠了两下,不料这一下不知道戳到了徐海乔的什么开关,一下子大笑了出来,一发不可收拾,在沙发上滚作一团。


“你别挠我脚心……”徐海乔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好痒!”


李鹤从未见过徐海乔如此肆意笑闹的样子,心中暖暖的好像被什么熨热了,松了他的脚,再一伸手索性把整个人拥进了怀里,任他在自己胸口笑得左歪右倒。


 


 


四娘收拾完厨房出来,正好看见这一幕,也不由自主跟着微笑了起来,笑着笑着眼眶一红,使劲眨了眨眼把泛起的水光逼了回去。


有多少年了?长久得数不清的岁月中,她许久未见过他这样的表情,好像回到了那个顽皮爱笑的少年郎的模样。


 



评论

热度(129)

  1. 我是念慈君凌零_sherry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