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念慈君

【郅摩】我在人民广场吃烤鸡(x)(6)

反正他就是个卑鄙~boomshakalaka

一条废Lynn:

生子本来是个萌点
想写个萌戳戳的小包子
就这样@ 'ェ' @

-

家电们的挽回萨摩多罗计划最终还是被搁置了。

主要是因为还没来得及施行,萨摩多罗就突然晕倒在了家中。

虽说烤面包机总是盼着萨摩多罗高血脂高血压暴毙而亡,关键时候还是分外懂事的,连忙拦住想凭一机之力把萨摩多罗扛进医院的微波炉,满脸的恨铁不成钢:“住手!住手!想不想好好过日子了!”

说完,又从橱柜里掏出李郅偷偷给他配的红色iphone 7:“快!机会来了!老变态晕倒在家了!快来英雄救美!”

挂了电话,一脸胸有成竹的指挥起众家电:

“冰箱退后,空调上!给老变态吹点凉空气上来!”

“加湿器配合一下空调的步调!”

“微波炉你把老变态放平让他呼吸顺畅!”

“我估计是老变态这两天熬夜写论文,不好好吃饭血糖太低了,榨汁机去榨果汁儿去!”

“冰箱你别闲着,去给煮碗粥去!会用高压锅吧?不会让洗碗机教你。”

“行了行了电视机你可别放哀乐了又不是死人了。咱们马上就能回归李郅的怀抱了,你给我放一首《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吧。”

-

李郅这两天本就在萨摩多罗家附近蹲着,这时候接到电话,听说萨摩晕倒了又急,没到两分钟就飙到萨摩多罗家里,把人公主抱带进了医院。

到了医院,医生扒拉了几下萨摩多罗的眼皮,得出的结论和烤面包机差不多,先挂两瓶葡萄糖,以防万一再做个全身检查。

李郅不懂医,大夫说什么就是什么,抱着萨摩多罗满医院跑,抽了个血,做了个透视,又给萨摩单独开了个病房,小心翼翼地把那人放在床上,看着护士把针尖刺进那人苍白的皮肤。

虽说知道不过就是低血糖一时体力不支,但看着萨摩多罗躺到床上毫无生气的模样,李郅还是觉得吧——怪难过的。

最开始确实是奔着美色去的,他只随意的挽起长发,穿着白t和浅蓝色的牛仔裤,站在台上哼着不知名的民谣,仅仅是那个一瞬间,那人慵懒的猫样就让李郅的心开始狂跳。

后来发展成床伴关系,李郅嘴上硬气装作一副玩世不羁挥挥手就可以离开萨摩的样子。心里的感情却是一点点的加深,动情时,唱歌时,高兴时,冷静的吐槽自己时,收到礼物抿着嘴笑时,每一个场景的萨摩多罗在他眼里都是格外珍贵的。

自生来就处于人群焦点的少爷、王牌检察官平生第一次在别人的身上感受到了宁静和安稳,也第一次明白,原来电视剧里那种因为爱人而产生的幸福感是真正存在的。

如果可以,真想回到四年前和那时候戴着厚重眼睛、穿着邋遢的校服、头发乱糟糟只知道抱着书本啃的萨摩多罗道歉。

-

萨摩多罗这边刚悠悠转醒,看到李郅在旁边守着自己脸色更差,刚想凶回去,就看见个身着白色大褂,满脸喜滋滋看起来像个不正经医生的男人走了进来。一进来就拉着李郅的手一顿狂摇。

“恭喜嫩啊!恭喜嫩和嫩老婆!”

李郅本来沉浸在懊悔中,连萨摩多罗醒了都没发现,这会儿被这兄弟摇的直猛,把自己手挣出来,眨巴着眼睛问:“怎么回事儿?”

“嫩老婆怀了!三个月了!”这医生跟自己老婆怀了孩子一样开心,被李郅嫌弃了一顿后也不尴尬,回头又冲萨摩多罗正色道:“他媳妇儿!以后可得注意身体了,不然对孩子不好哒。”

“大哥你眼睛是用来听声音的吗?”萨摩多罗翻了个白眼,毫不留情地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诶你这是干猴么捏?这四高高兴兴滴一件四,你这小丫头说话咋这么不客气。”

“不是,大夫,你搞错了。这不是我媳妇儿,我俩就是普通朋友,我朋友他是个男的。”李郅见萨摩多罗眼睛一瞪气的不行,心说自己叫声‘老婆’就把萨摩气的够呛,这医生一会儿一个媳妇儿一会儿一个怀孕了,再不拦着自己非得接个殴打医生的案子不可,连忙出来和医生解释着。

“这肿么能是个男滴呢?”医生来回瞅着李郅和萨摩多罗,拍着手里的检查结果,满脸的不可思议,“可你滴肚子里确实有个小卑鄙啊!”

李郅捂脸——医生快住口吧,再baby你就要被人打死了。

评论

热度(98)

  1. 我是念慈君一条废Lynn 转载了此文字
    反正他就是个卑鄙~boomshakalak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