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念慈君

公孙副相升职记

哈哈哈哈百事可乐标志性挑染

陌上青桑:

第一章:借尸还魂
  今天是520诶,值得庆祝,虽然我是单身狗,所以提前把第一章放出来了。
  ——————————————————
  昏暗的烛光透过素色的平纹青纱床帐映在昏睡的人的脸上,黄花梨月的洞门为睡着的人投下一片阴影,牙条上雕刻着兰花的图案,在窗纱上若隐若现,躺于床榻上的人脸色苍白,仿若死去一般,但胸口处有微弱的起伏,证明他还活着。
  忽然,床上的人动了两下,缓缓睁开了双目,公孙钤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以手抚额,感觉头痛欲裂,呆滞的目光逐渐清明起来,恍惚间,仿佛记起了什么一般。
  我不是被慕容毒死了吗?怎么会还活着呢?毒发时,腹内如同火烧一般的疼痛,是那般的真实,对于慕容离的狠心,公孙钤是知道的,他可不认为慕容离会对他手下留情,还是说,慕容离失手了。
  “我从来不曾把你当作我的朋友。”
  公孙钤苦笑,这叫什么事啊,他曾倾心以对,想要引为挚交的人,却和他有着灭国的仇恨,且一心一意的想要毒死他。
  正沉浸往事不可自拔的公孙钤没有注意到房门被推开了,一身紫色朱雀朝服的陵光走了进来。直到陵光站到了床榻前,公孙钤才恍若大梦初醒般。
  “王上,臣参见王上。”
  “你风寒未愈,就不必多礼了。”
  “是。”
  寻了个位子坐了下来,执起桌子上的白玉西施壶,倒了杯清茶递给公孙钤。
  “爱卿可要好好保重才行,太子的学业还指着爱卿呢。”
  “……是,臣谨遵王令。”
  陵光在桌子前坐了一会儿,又问了他几句,就急匆匆的走了。留下一脸茫然的公孙钤。
  我明明是被下了毒,为什么王上说我得的是风寒呢?
  太子又是谁?
  还有,这里是哪里?看屋子里的摆设,也不是副相府。
  艰难的挪到梅花铜镜前,镜子里的人面容憔悴,脸色蜡黄,黄中带青,眼窝子发黑,嘴唇上都是一道道的血口子。
  一些零碎的画面涌入脑海,太阳穴处猛的一阵刺痛,公孙钤一怔,这根本不是属于他的记忆。
  公孙钤基本已经可以确定,这里不是天璇,或者说不是原来的天璇,所以,他这是借尸还魂了?以前单单在话本子上看到的桥段,他还说世人都喜欢看这些无稽之谈,居然有一天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重新躺回床上,梳理着脑海里的碎片,公孙钤逐渐理清了思路,也弄明白了他现在所处的这个环境。
  这个世界的整体分布和他所在的世界大致一样,天璇,天权,天玑,天枢,都存在,呈四足鼎立之势,虽同属钧天的管辖范围,但是除了天玑,都已立国,只是啟昆没死,依旧当着他有名无实的钧天共主。
  天璇的王也叫陵光,膝下育有三子,太子陵振乃是已故王后裘振所生,陵光最是宠爱,陵光与裘振是少年夫妻,裘振病逝后,也不曾续弦,空置后位七年之久。
  二王子陵
  安,宸贵君所生,宸贵君乃是天权送来的礼物,长相有五分似王后。
  三王子陵川,璟侍君的孩子,璟侍君是一位朝臣之子,气质上五分似王后。
  还有其他大大小小的妃子十余位,忽略不计,先王后逝世之后,陵光很少进后宫,登基十年,也才只得了三子。
  公孙钤松了口气,看来这个世界和他原来呆的世界大致情况还是一样的。吾王依旧痴迷裘将军无法自拔,继续往下理去。
  最大的不同恐怕就是这个身体的原主人了,也叫公孙钤,同样出身于没落的公孙世家,被丞相推荐给陵光,本意是想给陵光续弦的,陵光却让他当了太子的老师,教导太子学习,挂了个太子少保的虚职。
  令公孙钤不禁有些方的是,前主人似乎对陵光抱有不一样的感情,才会心甘情愿的在这深宫之中一呆五年,默默无闻的教导着太子,虽名为朝臣,却连朝堂也没去过。
  真是不可思议,我对我家王上可是纯纯的君臣之情啊,从来没有任何非分之想的,不过还是很有同病相怜之感的,他上辈子被丞相举荐进朝堂,是为了照顾一蹶不振的王上,身体的原主是变成了帮王上照顾孩子,其实都差不多的。算了,既来之,则安之,愁也没用。
  既然我占用了你的身体,就请你放心,我会好好教育太子,效忠王上,会好好守护天璇的,你且安心。
  在心里默默的念着。
  心口处突然一阵轻松,积郁压抑的感觉缓和不少,公孙钤明白,那是原主离开了,永永远远的离开了。
  得好好想想以后的路该怎么走了,原主愿意待在宫里相夫教子,可他不愿意啊,还是得想个法子出宫去。
  公孙·劳碌命·闲不住·钤想了想,觉得还是找个机会去见见丞相吧,他,公孙钤只想当一个本本分分的臣子,帮助陵光成为这盛世之君,完成上辈子没有完成的遗愿,对于陵光枕头旁边的那个位置没有任何兴趣,让丞相找别人吧。
  打定主意,裹上被子,翻个身,睡觉。
  看着散落一枕的乌黑长发,公孙钤在心里哀叹,我标志性的蓝色挑染啊
  ,就这么没了。
  ————————————————
  陵光让别人给他生孩子,我就是要让他给公孙生孩子,恶趣味啊!最后一句纯属恶搞,不要介意。

评论

热度(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