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念慈君

【郅摩】我在人民广场吃烤鸡(x)(2)

哈哈哈哈哈哈

一条废Lynn:

-

被家里电器心心念念的那个李郅是个做检察官的。每年三月到九月忙的跟狗一样,基本见不到人,过了九月这一段,又闲的像条狗,整日在萨摩多罗家里蹲着,比萨摩多罗在家的时间还长,可能就是因为这样——电器们才对他更熟悉。

比起李郅这种威风凛凛的工作,萨摩多罗就是个普通的酒吧驻唱歌手,萨摩唱歌不算好听,只能说是不跑调。不过老板是个女的,又抠门,偶尔让萨摩多罗当当保镖,一人能两用才把萨摩留在酒吧。

对了,两人是稳定的床伴关系。

嗯,就只是床伴而已。


“嗯……关、嗯啊……关电闸。”

此时正值五月初夏,李郅忙了小半个月,难得从局里工作中抽身出来见一眼萨摩多罗,一见面便是两人这干柴烈火一碰撞,从下车起便紧紧地粘在了一起。萨摩多罗面色潮红,双眼迷离,被李郅吻得晕晕乎乎,仍不忘记提醒李郅关电闸。

“嗯?”李郅显然不满意萨摩多罗此刻还有心挂念着别的,又不知道萨摩多罗什么时候添了个闭闸做爱的毛病。用力地在萨摩唇上啃咬了两下,才跑过去拉下电闸,又匆匆忙忙跑回来搂着萨摩多罗往床上去。


“紧张刺激,紧张刺激。”

“呀咩爹。”

“哎,李郅又被萨摩多罗这个老变态玷污了。”

“榨汁机快回去!小孩子不能看!”

“哎呀妈呀主人这叫声客厅都能听到。”

日狗。

萨摩多罗双手插在李郅头发里,一边呻吟一边琢磨着早晚得把那个充插电两用式加湿器的电池抠了。


做完了几次,萨摩多罗浑身发软,躺在床上喘息着。李郅此刻看向他的眼神又像平日里那样不带一丝波澜,萨摩多罗还是喜欢做爱时李郅的眼神——满是情欲占有欲的、恨不得把他吃进肚子里的眼神。

“我喜欢你……”

萨摩多罗心一颤。

“每次高潮时都会流眼泪的样子。”李郅小心翼翼地亲吻着萨摩眼角的泪痕,像对待一件易碎的瓷器一样,从眼角到鼻子,到嘴唇、喉结、锁骨……终于呼吸变粗起来,眼神也变得闪烁,低声问道:“现在几点了。”

萨摩多罗抬手将床头李郅送他的手机按亮,大大的10:28挂在屏幕上。

“按常理说,我十二点之前要归队。从你家回局里开车就要一个半小时。”

“那李大检察官可以不用洗澡直接穿衣服走人了。”萨摩多罗哼哼两声。

“如果我今晚不睡加班加点工作的话——还够再做一次。”李郅嘴角一扬,看向萨摩多罗,寻求着他的意见。

萨摩多罗不说话,勾着李郅的脖子便吻过去。

大好春光。


“哎,李郅又被老变态玷污了一次。”

“呀咩爹。”

“榨汁机我说你几次了?!是不是不听话!小孩子不能看!”

“你们能不能在意一下我和电视哥这些嵌入式家电的心情。”

“空调你把温度开高点,我感觉他们俩要着凉。”

“老变态冻死就算了……李郅还要为民除害呢。”

“一夜七次的李郅——好想和李郅过日子啊——”

评论

热度(82)

  1. 我是念慈君一条废Lynn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