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念慈君

(郅摩)归程 第十一章 瞻前顾后

凌零_sherry:

从床上艰难爬起来更新…………




第十一章   瞻前顾后


 


“郊游?”李郅疑惑地看着四娘。


四娘风情万种地点点头,天气已经微热,她拿了把扇子摇啊摇,显出一种不正常的乖巧。


“怎么突然要去郊游?”不怪李郅多疑,前段时间还对他凶神恶煞的公孙四娘,这几天画风突变,对他和颜悦色不说,还主动提出要一起去郊游。


四娘装模作样扭了扭腰,见李郅一点不为所动,索性啪得一拍桌子,原形毕露:“城郊新开了一个客栈!据我的一些熟客反应,那里有好几个菜式跟凡舍几乎一模一样,而那些都是我原创的菜式,所以我怀疑他们派人过来偷学我的菜式,我要去调查一下,有个官差在身边好办事!”


“你原创的菜式都有人偷?这些人口味也太重了吧?”萨摩的脑袋突然从旁边探了进来。


四娘头也不回,反手一扇子把他拍了回去,继续跟李郅说:“去还是不去?!”


“去!”萨摩不死心,在旁边举手举脚表示赞成。


李郅转而看向萨摩:“你想去?”


“嗯嗯嗯!”萨摩拼命点头。


李郅的嘴角扬起一抹微笑,回过头看四娘:“什么时候动身?”


“现在!”


 


 


走在城外的小路上,李郅在闷了好一会儿之后终于没忍住提问:“说好的郊游,为什么我们要坐马车?”


萨摩大爷一样半躺在尚书府的豪华马车里,看着外面赶车的马夫李郅,毫不为意开口:“爷乐意~好好赶车,到了地头叫我。”说着放下窗帘遮住外面斜射进来的阳光,背靠着软垫慵懒地陷入了沉睡。


过了好一会儿,四娘突然伸脚轻轻踹了一脚萨摩,见他只是翻了个身却并没有转醒,就蹭到车门口,压低了声音对李郅说道:“你对秦子阙这么好,有什么居心?”


李郅一脸油盐不进:“我不是很懂你的意思。”


“秦子阙虽然长得跟萨摩差不多一模一样,但是他毕竟不是萨摩。”四娘摇着扇子,斜睨着身边的李郅,“以前萨摩那么喜欢你,你犹豫不决,误了两人的姻缘,现在后悔了?”


李郅闻言,脸上闪过一丝阴霾:“以前是我思虑太多……”他回头看了一眼呼吸平稳睡得安心的萨摩,见他没有一丝动静才转过头继续轻声说,“四娘你知道我的身份的,圣上一直很忌讳我的存在,我那时刚知晓萨摩的身份……前太子遗孤加上外族王子,这个组合听起来就足够让圣上食不知味夜不能寐,所以我才会趁萨摩身份未曝光之时就劝他离开长安,想不到会被伽蓝人趁虚而入掳走了萨摩,等我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伽蓝和大唐已经开战,一切如离弦之箭,再无回头的可能。”


四娘深深看着李郅的侧脸:“那你为何不早跟萨摩说?”


李郅苦笑:“我以为他那么聪明,会想明白这一层厉害关系。”


四娘沉默了一会儿,长长叹了一口气:“萨摩这个人,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从不会因为外界因素影响内心想法。你说的这些他一定懂,却不会因此放弃。同样,他也有他的骄傲,如果一段感情里的另一方先松了手,他也不会死死纠缠。”


“他是因为你选择放弃了他的感情,才会心灰意冷离开长安,而不是因为什么身份。”


“李郅,你的瞻前顾后配不上萨摩的一往无前。”


李郅一时间无语,握着缰绳的手用力抓紧,久久没有松开。


四娘和李郅两人陷入了沉默,谁都没有注意到车厢里萨摩微微蜷缩起了身体,垂下的额发遮住了眼角一点微光。


 


 


 说话间,目的地已经到了,李郅停稳了马车,伸手把四娘扶下车,又探进车厢叫醒萨摩:“子阙,已经到了。”


叫了两声,萨摩才醒过来,揉揉眼就爬出车厢,貌似无意地避开了李郅伸过来的手,自己跳下车,抬头四望:“就是这里?”


四娘摇着扇子慢慢踱进客栈,立刻有人迎了上来:“姑娘打尖还是住店?”


“都要。”萨摩抱着手臂一摇一摆地走进来,李郅跟在身后,“三间房。”萨摩财大气粗地一拍柜台,“要上房!”


掌柜低头看了一下,有些抱歉地抬头赔笑:“不好意思客官,我们就剩两间房了。”


四娘好奇地探过头来:“你们生意这么好?”


掌柜笑笑:“姑娘见笑了,只是最近这几日山上禅院在做大法会,好多善男信女慕名而来,禅院又住不下,只能在小店凑合一下。”


萨摩一听只有两间房就有些别扭地自己走到了一边,找个木椅坐下来也不说话。


李郅有些无奈,只得自己开口:“两间就两间吧,劳烦带我们先上去,我们把行李放一下,门口的马车也请安置好。”


 


 萨摩把手里的行李扔到椅子后不等李郅说什么,就蹬蹬蹬跑去隔壁敲四娘的门:“四娘我们去吃好吃的!”


四娘不开门,在房里怒吼:“老娘在补妆!”


萨摩听闻,安静地待了一会儿,马上又啪啪啪敲门:“你好了没?我们去后山找山珍吃啊!”


李郅无奈地从房里探出头:“子阙,要不我陪你去吧?”


萨摩一扭头不看他,索性撒丫子跑了:“我自己去。”


李郅被晾在原地,一时间手足无措,看上去有点可怜,此时四娘开了门,探出半个身子,看看跑走的萨摩又看看隔壁的李郅,一脸孩子大了好操心的表情:“他又闹什么?”


李郅摇摇头,心里的苦涩即便被他自己死死压着,仍在不断生根发芽,却又不能说什么。


 


 


 


谁知萨摩这一跑就是两个时辰,李郅在房里开始坐立不安,直到到了饭点还未看见萨摩归来,终于忍不住起身出去寻找。


他方一拉开房门,就见四娘急冲冲的跑过来,面色惊惶。


李郅隐隐感到一丝不安。


“李郅!不好了!”四娘一把抓住他,头发凌乱衣袖破了几处,脸上是从未有过的惊慌无措,“秦子阙摔下山崖了!我抓不住他!”


李郅只觉得全身的血液瞬间冲到脑中,轰得一声巨响震得他几乎晕过去,靠着多年习武的深厚功底,才勉强从全身麻痹的状态中恢复了神志。


“他在哪里?带我去!”



评论

热度(113)

  1. 海东青凌零_sherry 转载了此文字
  2. 我是念慈君凌零_sherry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