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念慈君

【郅摩】千秋岁

尹千秋:


*婚后日常(划掉) @何吝。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都要取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题目
*部分小段子系改编 想不起出处啦 如有雷同 你打我吧...


*
伽蓝灭国之后,萨摩多罗曾遥对故国方向立下三句誓言。
其一,此后要开心度日,不让父母族人在九泉之下为他担心忧虑。
其二,安身惜命,传下身负的伽罗术绝学。
其三,遇一佳人白头偕老,与之共游山河万里。
然后?
然后他一个佳人都还没遇上就遇见了李郅。
*
“你欺负人。”萨摩多罗躲在被子里把自己卷成一个大春卷,“昨晚说好只做一次的!”
李郅(淡定):“不好意思,没忍住。”
萨摩多罗:“借口!你就是不在乎我了!我再也不要和你说话了,老子说到做到!”
李郅(淡定):“好吧。”


一刻钟后,李郅穿好衣服,站在床边拍了拍大春卷:“四娘说安仁坊新开了一家烧鸡店,要不要去看看?”
“要要要!”萨摩多罗弹起来扑到了李郅怀里。
*
萨摩多罗:“今天三炮竟然问我四娘和你同时掉进水里我先救谁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李郅:“无聊。”
萨摩多罗:“就是啊这么无聊的问题哈哈哈哈哈哈……”
李郅:“……”
萨摩多罗:“……”
李郅(转过脸不看他):“……谁。”
*
一大早,三炮看见萨摩多罗趴在李郅的桌案上奋笔疾书。
三炮:“呦小萨,练字呢?”
萨摩多罗:“我昨晚趁李郅睡着往他脸上涂了胭脂……”
三炮(肃然起敬):“然后呢?”
萨摩多罗(欲哭无泪):“然后他就罚我写‘我最喜欢李郅了’三百遍……”
*
如果有人问这么久以来李郅对萨摩多罗的态度有什么变化,黄三炮会说这个很复杂,大概就是从冷漠地爱着到变态地爱着吧。
*
李郅不幸被风寒击倒。
萨摩多罗亲自下厨,顶着半个被熏黑的脑袋端了碗粥出来。
看着平时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爱人这么关心他,李郅感动得稀里哗啦,在萨摩多罗期待的眼神中把那碗颜色诡异的粥一饮而尽。
第二天李郅的病情更重了。
*
萨摩多罗有很多在乎的人,比如李郅啊,四娘啊,三炮啊,一旦他认定了,他都可以拼了命去保护。
李郅也有很多在乎的人,比如萨摩多罗啊,萨摩多罗啊,萨摩多罗啊。
同样地,赔上性命也无妨。
*
李郅:“天塌下来,我在。萨摩,承邺必会护你周全,让你一生平安喜乐,再无忧虑。”
萨摩(感动):“真的吗?那我们以后要相亲相爱互帮互助永远不吵架好不好?”
李郅(温柔微笑):“好。”


李郅:“说好不吵架的,你别打人啊!”
萨摩多罗(愤怒):“我说不吵架,又没说不打你!你看看你留的这一脖子红印!老子怎么跟四娘交代!分手!”
*
李郅:“分手可以,你把吃了我的都还回来,我就放你走。”
萨摩多罗:“……那我怎么还得起???”
李郅(喝茶):“所以我们这辈子都不能分手了,明白没?”
萨摩多罗:“……”
我吐给你行吗?
*
“还有一个办法。”李郅喝完了茶,站起来慢条斯理地解开了领扣,“肉偿。”
萨摩多罗:“!!!”


日上三竿,黄三炮打着哈欠经过老大紧闭的房门。
“哼!”他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
案件破获,凶手夺路而逃,李郅提起轻功追去,罗带飘飞宛如风神渡劫,轻松将凶手抓获,迷倒路边一票大姑娘小媳妇。
萨摩多罗抬手给他理了理衣服,眸光潋滟温柔:“很多人关心你飞得高不高,却没有人问你飞得累不累,对吗承邺?”
李郅:“……有话就直说吧。”
萨摩多罗的表情充满了悲痛:“告诉我,你跑这么快撞到蛋是不是很痛?真是作孽啊!”
李郅:“……请把作孽这句台词还给我谢谢。”
*
李郅办公,萨摩多罗坐在他旁边蹭来蹭去捣乱。
李郅忍无可忍,一把把他捞起来:“坐好。”
萨摩多罗得意地冲他呲了呲牙:“怎么,怕我吃了你?”
李郅把卷宗往桌上一放,抬起头似笑非笑:“是你怕 。”
*
“男人都不是好东西。”萨摩多罗抻着腰,气急败坏地教育紫苏和双叶,“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做起事来跟脸上表现出来的截然相反!总之男人的话不要信不要信不要信!”
紫苏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双叶想了想老大那张性♂冷♂淡的脸,在心里郑重地为萨摩多罗点了根蜡烛。
*
清夜无尘,凉风簇浪,身披黑袍的国师在萨摩多罗面前微微敛身,行了一个伽蓝国独有的礼。
“萨摩王子,”他的面容在黑夜中晦暗不明,“伽蓝一直以来尊敬供奉大唐,却遭灭国之祸;我等只求安身立命,却被人看作余孽。事到如今,您还是不愿随我一同复国,重燃伽蓝圣火吗?”
萨摩多罗闭上眼,遥遥回忆起灭国之日,尸横遍野,冤魂痛于幽冥,霜刃起处,残阳如血。
他再睁开眼睛,已是一片清明:“你们不是在复国,而是在复仇。无论如何,我也做不到端着复国的借口,让大唐的百姓也经历家破人亡的痛楚。”
“至于李郅,”萨摩多罗微微地笑了,看向国师的眼神中却带了几分与温柔面容不相称的狠厉,“你若是敢动他,老子就弄死你。”
*
我忠心耿耿要帮我的王子复国然而他好像很生气并且要弄死我我该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TUT
                         ——来自心塞塞的国师客户端
*
那是在尘埃落定了很久之后,李少卿和萨摩多罗的爱情故事已经成了长安街巷邻里津津乐道的传说。
什么样的传说呢?
“小宝啊,你再不用功读书,娘就叫李少卿来抓你了哦。”
“我才不怕李少卿呢,我昨天还看见他冲萨摩多罗笑得跟朵花似的,傻死了。”
“这样啊,那不如请萨摩大官人来咱们家吃顿晚饭……”
“娘你别冲动,我马上给你把这些书全部背下来!!!”
*
“后来呢?”邻家小朋友期待地扯了扯萨摩多罗的衣角。
“没有后来啦。”萨摩多罗摸摸小朋友的脑袋,风吹起他已经花白的胡须,而从他眼角眉梢的温柔神色中还能依稀辨出少年的风姿,“不是所有的故事都有后来的。”
“哦……”小朋友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瞥见了萨摩多罗眼角一点水光,“爷爷你在难过吗?”他咬着唇忐忑地想了想,献宝似的举起手中的烧鸡,“这个给你,全长安城最好吃的烧鸡呢!别难过啦!”
萨摩多罗接过烧鸡,想起那一年,逢春花好,同样的天,同样的云,同样的烧鸡,李郅坐在他身旁,对他笑得风月无边。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李郅……”他终是忍不住,眼泪夺眶而出,“我好想你啊。”
*
“萨摩?”李郅在他身后喊了一声。
“你回来啦!”萨摩多罗回头看见李郅风尘仆仆地站在路边,嗷地一嗓子挂到了他身上。
“你蹲在这干嘛?”李郅把他从身上拔下来,好笑地揭掉他的假胡子,“又装老爷爷骗小朋友的烧鸡?”
“谁让你一出门公干就是五天!”萨摩多罗理直气壮,“我无聊啊。”
“是我不好。”李郅勾了勾唇,牵过萨摩多罗的手紧紧握住,“回家啦。”
被遗忘在路边的马看着两人牵手离去的背影,不满地翻了个三炮同款白眼。


小朋友:“那我的烧鸡???”

评论

热度(151)

  1. 墨团子尹千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