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念慈君

【郅摩】拜无忧

尹千秋:

*题文不符
*ooc预警 放飞自我
*部分小段子系改编


*
四娘(自以为小声):“你有没有觉得最近李郅来得太勤快了点?”
萨摩多罗:“有点。他是不是喜欢你?”
四娘:“我看他是喜欢你吧。”
萨摩多罗:“不管他喜欢谁,咱们先宰他一笔再说!”
四娘:“那我就有钱买螺黛啦哈哈哈哈哈”
萨摩多罗:“那我就有钱买烧鸡啦哈哈哈哈哈”
李郅:“……你们可以小声点吗?”
*
尚书小姐某日出门游玩,遇到没有眼色的地痞纠缠,幸得萨摩多罗见义勇为。
虽然事后被萨摩多罗索要了一吊钱当感谢费,尚书小姐仍对萨摩多罗芳心暗许。
自此尚书小姐屡屡路过凡舍,痴情守望五日,终于与心中的小哥哥搭上话。
尚书小姐:(羞涩地)“公子可喜欢小动物?”
萨摩多罗:“喜欢啊。”
尚书小姐忽闪着水光潋滟的眼睛:“有多喜欢呢?”
一旁的李郅冷笑:“怎么说呢,顿顿都有吧。”
*
李郅一踏进凡舍的门就看见萨摩多罗沉默地靠在窗边。
初冬时节,霜色零落,昨夜下了场雪,长安街巷俱然岑白,门前行人寥寥,只有大红酒旗如招魂帆一般猎猎飘摇。
萨摩多罗眉眼淡薄得好像整个人都不在三行五界之内,李郅没来由地心慌,他靠近萨摩多罗身边,低声问:“怎么了?四娘又欺负你了?”
萨摩多罗抬眼看了看他,痛苦地摇了摇头,继续眺望远方。
李郅抬手似乎想要碰一碰他,顿了顿又停下了,声音里却是压制不住的温柔:“我说了,别太焦虑。天塌下来,我……”
四娘忍无可忍地说:“李少卿,别理他,自从门口买烧鸡的老王回家过年以后,他就一直这样。”
李郅:“……”
*
紫苏:“三炮,你这个镯子真好看。”
三炮:“来来来,你戴上试试。”
三炮(深情地):“紫苏姑娘,其实这是我家祖传的玉镯,你戴上了就是我家的人啦。”
紫苏:(娇羞)
一旁的李郅若有所思。


李郅:“萨摩,请你吃烧鸡。”(递烧鸡)
萨摩多罗:“好兄弟,够意思!”(吃)
李郅:“其实这是我家祖传的烧鸡,吃了它,你就是我李家的人了。”
萨摩多罗:“???”
*
第一次同床共枕。
李郅突然叹了口气:“这辈子真短。”
萨摩多罗想起李郅的过往,想起他自己的过往,心里泛起温柔的潮汐。一念及此,就想要伸手紧紧抱住他。


李郅接着说:“……都盖不到脚。”
萨摩多罗:(羞愤欲死)“老子杀了你!”
“来啊。”
“你抓我手干嘛?再摸我就叫了!”
“你叫啊。”
然后?然后萨摩多罗真的叫了。
叫了一整夜。
*
黄三炮路过老大的房间门口,里面传来奇怪的声音。
李郅:(温柔)“听话,张嘴。”
萨摩多罗:(呜咽)“不……不要……”
李郅:(突然变凶)“别闹,快点。”
萨摩多罗:(口齿不清)“唔……好腥。”
李郅:(温柔)“一会儿就舒服了。”
黄三炮:“……”
我靠,这么刺激!我听到了老大的墙角会不会被灭口???黄三炮连滚带爬地跑了。
屋内,萨摩多罗有气无力地缩在椅子里:“李郅,你这什么破药,又腥又苦。”
李郅无奈地看了他一眼:“特意给你开的药,吃过一帖明天风寒就好了。奇怪,三炮怎么还不来汇报案情?”
“谁知道呢,偷懒吧。”
*
萨摩多罗:“你有没有觉得,最近三炮看我们的眼神有点奇怪?”
李郅:“是特别奇怪。”
“他这是长针眼了?”
“可能吧。”
*
破案中,凶手见阴谋败露,突然飞身向李郅冲来,劈头撒下一包毒粉。
站在李郅身边的萨摩多罗飞扑上前,为李郅挡下袭击。
李郅:(悲痛地)“萨摩!你为什么这么傻!”
萨摩多罗:(虚弱地)“我欠你一条命……就此死了,也值了。”
李郅:“哦,这毒粉倒不会致死,只是你会慢慢失去嗅味两觉。”
萨摩多罗大惊:“那我岂不是再也尝不到烧鸡烧鹅!我靠,早知道刚才把你推出去了。”
李郅:“……”
李郅:(黑脸)“双叶,过来给他解毒。”
双叶:“好嘞!”
*
李郅最近缺乏安全感。
他一脸严肃地抓着萨摩多罗问:“我和蒸饼你选哪个?”
萨摩多罗毫不犹豫:“你。”
“我和糖麻花你选哪个?”
萨摩多罗哽了一下:“……你。”
“那我和烧鸡你选哪个?”
萨摩多罗沉默了。
四娘在一旁眼也不抬,算盘打得噼啪响:“别难过了李少卿,老娘第一轮就输给蒸饼了。”
*
路人甲:“要说我们长安城的李少卿,那可真是年少有为,风神秀彻呀!听说有一江湖游侠,仰慕李少卿高风亮节,千里迢迢追至长安,誓要与他切磋技艺,歃血结拜呢。”
路人乙:“可是李少卿一向严肃冷情,能理会他才怪了。”
路人甲:“可不是。那人蹲守三天,见李少卿只对那凡舍的萨摩多罗青睐有加,一怒之下杀向凡舍,结果被老板娘一巴掌糊到了墙上,连人带剑扔出了门。”
路人乙:“哇,真惨。”
路人甲:“据说那公孙四娘最后还留了句令人费解的话。”
“什么话?”
“拆我西皮者死。”
*
皇上要给李郅赐婚,迎娶异国公主。
街头巷尾津津乐道,世人皆说这桩婚事实在是天作之合,一时传为佳话。
萨摩多罗听了以后一句话也没说,把手里的酒坛子往地上一砸,眼圈红了。
紫苏吓了一跳:“萨摩你你你别哭啊,是皇上要给李郅赐婚李郅又没同意,李郅不同意还有谁能逼他娶……”
萨摩多罗悲从中来:“我刚刚摔了两千文的葡萄酒……”
紫苏:“……”
“两千文……四娘会杀了我的……”
紫苏:“……哦。”
*
萨摩多罗嘴上硬得很,结果还是开始躲李郅,一连数日混吃装死。这天他正躲在后厨偷喝四娘的葡萄美酒,身后就有人轻唤:“萨摩。”
萨摩多罗手一抖,抬起头打了个哈哈:“李少卿,稀客呀,最近过得可好?”
李郅说:“不好。”
萨摩多罗:“李少卿是皇上跟前的红人,应该高兴才是。现在正是孟春正月,宜嫁娶,李少卿要与公主联姻可得挑个好日子呀。”
李郅上前一步,脸上有藏不住的笑意:“我回绝了皇上的赐婚,惹皇上震怒,罚了我半年的俸禄外加闭门思过,你说我过得好不好?”
“你……那公主怎么办?不就没有人娶了?”
李郅温柔地向他伸出手:“公主谁爱娶谁娶,承邺心中只有一人。”
于是萨摩多罗兴奋地抓住了他的胳膊:“那我能不能娶公主啊,这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要不你跟皇上推荐推荐我?”
李郅:“……呵呵。”


“李郅。”萨摩多罗诚恳地看着李郅的眼睛,“我知道我那样说非常不对。”
李郅:“嗯,所以呢?”
萨摩多罗:“所以不要再来了好不好……我的腰要断了……”
李郅低低地一笑,抱着他又是一个亲密的吻:“你自己说的,孟春正月,宜嫁娶,宜同房。”
“后面三个字你自己加的吧……喂……轻点!”


*
萨摩多罗:“三炮啊,听说最近戏院出了新戏本子,场场爆满啊。”
三炮:“那可不,最近大伙儿都看腻了那些打打杀杀恩恩怨怨的,这个新戏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取材百姓身边事,当然广受好评啦。”
萨摩多罗兴致勃勃:“到底什么戏啊?”
三炮:“《霸道少卿的跑堂情人》。”
萨摩多罗:“……”
*
于此同时,李郅办案路过戏院。戏院内人头攒动,外面也是乌泱一片,挤着看戏的人直铺到了大街上。李郅艰难地从人群中把自己拔出来,一回头,看见了戏院门口矗立的硕大新戏招牌:《霸道少卿的跑堂情人》。
李郅:“……”
他深吸一口气,然后把视线转移到了招牌底下的一行小字上。
金牌编剧人:黄三炮。
远在凡舍的三炮突然感觉膝盖一凉。
*
萨摩多罗:“我觉得李郅一点都不在乎我。”
双叶:“怎么说?”
萨摩多罗:“你不觉得最近他对我很冷淡吗???不管我干嘛他的情绪都没有一点波动的样子。”
双叶诡异地一笑,勾勾手让萨摩靠过来,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摸了摸他的脸。
萨摩多罗(弹开):“你你你干嘛!”
双叶:“你现在回头看看老大。”
萨摩多罗回头,看见李郅仍然面无表情地在喝茶。
只不过旁边断了一根筷子。
*
“李郅,别睡了,快点起来。”
“你再不起来我亲你了。”
“你要是敢就这么死了,我就把你的俸禄都吃光……”
“李郅……求求你……”
李郅在萨摩多罗怀里安静地像睡着了,黑夜里凉意深重,而李郅的体温更冷,萨摩多罗细细凝视他许久,极缓地伏下身去,将自己的脸贴在他心口。
良辰好景,千般风情,终究错付。
早知今日结局,当初不如不遇。
*
李郅(突然睁眼):“你怎么还不亲我?”
萨摩多罗:“……”
三炮别拦着我弄死他!
*
再后来?
“所谓一生一世一双人。”
说书先生醒木一拍,嘴角勾起一丝高深莫测的笑意。

评论

热度(234)

  1. 墨团子尹千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