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念慈君

(郅摩)狐说 第七章

吓得萨摩尾巴都掉了哈哈哈哈

凌零_sherry:

前世:李郅×萨摩多罗,今生:李鹤×徐海乔


tag只打了郅摩。不喜勿入。


上班第一件事就是更新,这几天特别忙,希望能保持速度……




第七章


 


 


徐海乔是被一声炸雷惊醒的,刚醒时他没意识到吵醒自己的究竟是什么声音,有点迷糊地看了一眼窗外,以为是哪里粗暴施工,当第二道闪电划过窗外照亮了漆黑的夜空时他终于意识到是打雷了,迅速捂上耳朵却没有躲过响彻云霄的惊雷。


徐海乔极其害怕打雷,因为他受过最大的一次天劫就是雷劫,当时打得他几乎形神俱灭,九尾只剩一尾,奄奄一息,如若不是遇到了李郅……


他猛然抬起头,想起隔壁住着的李鹤,几乎没加任何思考跳下床,冲到门口……然后就在手抓住门柄的那一秒,理智瞬间回归,拉开的力道变成死死抵住门的力气。


不能去找他!


徐海乔跌跌撞撞地离开卧室门找了一个角落远远抱膝坐下,在一道又一道惊雷中瑟瑟发抖。


 


他似乎回到了受雷劫的那时,任他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却躲不过上天暴怒一般降下的劫数,九尾狐是凌驾于所有妖兽之上的灵兽,但是也是修炼最为艰辛的一族,不知道多少族人在一次又一次的天劫中灰飞烟灭。


他怕连累同族,不敢在族里渡劫,找了一个人烟罕至的地方,咬着牙扛下了一道又一道天雷,最终却还是被打回原形……在他以为自己就此形神俱灭的时候,一道青衫的衣角出现他模糊的视线里,伴着一个低沉的男声:“咦?一只小狗!”


萨摩多罗在浑身剧痛中昏昏沉沉晕了过去,最后一个念头就是:你才是小狗,你全家都是小狗!


当他再次恢复意识时,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山洞里,眼前是一簇不大的火光,他被一个人抱在怀里,人体的温度加上不远处的火光,已经让他身上的毛大半干了。


抱着他的人一下一下轻轻捋着他的背毛,手掌的温度熨得他通体舒适,雷劫过后的伤都没有那么痛了。


那人见他醒了,有点开心:“可算醒了,你是狐狸吧?刚才还以为你是只小狗,真可爱……”说着手指摸到他的尾部,捏了一下只剩下一条的尾巴,“尾巴怎么受伤了?”


萨摩被他捏得浑身一颤,却又实在无力反抗,哼哼唧唧地发出了抗议的呼噜声。


那人被逗笑了,伸手将怀里的小狐狸翻了个身,露出毫不设防的肚皮,伸手一戳:“看不出你还挺胖的,肚子圆鼓鼓的。”


萨摩被戳得有些生气,谁说老子胖了?老子只是为了有力气渡劫多吃了点!


那人似乎一个人待在山洞里躲雨有点无聊,就着小狐狸翻着肚皮的姿势,抓着两个前爪在空中轻轻挥舞:“你好啊小狐狸,我叫李郅,你叫什么名字?”


萨摩觉得被当成一只宠物一般捋毛实在有失九尾狐的尊严,奈何他受伤太重,连移动都困难,更别说逃脱了,只得在李郅的怀里无奈躺好,感受着人类的体温,还要忍受着那人一下一下戳着肚皮的烦人。


愚蠢的人类!萨摩小声哼哼,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真的能一口吞了你!想着,它一张口咬住了李郅戳到眼前的手指,没有任何伤人的力道,轻轻在嘴里嚼了两下,然后安心地睡着了……


 


又是一道响雷把徐海乔从回忆中惊醒,他意识到自己不是在那个温暖的山洞里,而是在现代的高楼里,窗外是满天狂舞的闪电惊雷,身边没有李郅……


 


李鹤也被雷吵醒了,看样子似乎是雷暴,一时半会儿不会停,他索性起床倒了杯水,在路过徐海乔卧室的时候,隐隐听到一丝呜咽。


他侧耳聆听,雷声的间歇中房内一如平时的安静,正当他以为自己听错了的时候,又是一道雷声响起,他再次听到了那个呜咽的声音,很微弱,像是被死死压抑在喉咙口,但是却无比真实。


“海乔?”他一把推开对面的房门,闪电划过,他看见徐海乔在角落里缩成一团瑟瑟发抖。


“你怎么了?”他急忙走过去,看见徐海乔抬头看了他一眼,眼中满满都是脆弱和惊恐,然后慢慢浮现出另一种他十分熟悉的情绪,是克制……足以压抑住他所有情绪的克制。


“没事。”徐海乔摇摇头,语气正常,若不是他苍白的脸色,李鹤几乎都要相信他真的没事了。


回答他的是一声炸雷,徐海乔跟着浑身一哆嗦,李鹤怀疑他再这么抖下去会把自己抖散架了,急忙冲上前把他拥进怀里,伸手在他背上一下一下轻轻拍打:“没事,打雷而已……不怕……”


徐海乔死死咬着唇,双手紧紧揪紧了李鹤的衣领,在他怀里依然抖成了筛糠,李鹤无计可施,跪在地上轻轻捧起他的脸:“别怕,我在。”


说完,温柔地覆上了他被咬得几乎要滴血的双唇,力道轻柔地慢慢舔舐过形状优美的唇线……徐海乔似乎被吓到了,也不抖了,在李鹤怀里僵硬成一个雕像。


李鹤不敢太深入,浅尝辄止,意犹未尽地离开了他的唇,正欲说话,却听见客厅的窗户砰得被风吹开,发出巨大的撞击声。


“你别动,我去关窗户。”李鹤摸了摸他的头,起身去客厅关窗,然后回来,前后不过一分钟,待他走进徐海乔的卧室却呆住了。


卧室里空无一人……


李鹤愣了一会儿,转身在家里寻了一遍,也没人,大门的门锁紧闭,他也没听到开门的声音,然而徐海乔就是在这样的密闭空间里,凭空消失了。


 


 


四娘也不喜欢打雷,准确地说,妖怪们都不喜欢打雷,但是怕成她家那只小狐狸那样的倒也不多见。


四娘想着徐海乔怕是又在家里抖若筛糠,不由轻叹了口气,起床把屋里的门窗都检查了一遍,正欲上床睡觉,却一眼看见窗下站了个人,幽幽地开口叫她的名字:“四娘……”


四娘愣了一下,随即捂着胸口长舒了一口气:“你这是要吓死老娘么?”


徐海乔委委屈屈从阴影里走出来,浑身湿透,头发湿漉漉地搭在前额,最令四娘感到震惊的是,他竟然拖着一条长长的狐尾……


四娘这才感到不对劲,按照徐海乔怕打雷怕成那样的脾性,绝不可能在这样的天气到处乱跑,更别提还拖着一条狐尾:“发生了什么?”她目光一凛。


 


待徐海乔期期艾艾说完之后,四娘忍不住挑起了眉,半天没落下:“你是说他亲了你?”


小狐狸点点头,头发已经干了,蓬松得在他眼上留下一片阴影,看不清他眼底的情绪。


“然后你被吓得尾巴都出来了?”四娘指了指徐海乔身后的那条狐尾,“还收不回去?”


“我努力收了……”他口气委屈,“可是还剩一条怎么也收不回去。”随着他的话音,仅剩的一条雪白的狐尾还在身后委屈地甩了甩。


“然后你就跑了。”太给狐狸精丢脸了……四娘一时间觉得狐生黑暗,再无出路。


小狐狸点点头,在四娘恨铁不成钢的眼神扫射下觉得又丢脸又生气,索性破罐子破摔,就地盘腿一坐,身后大大方方绽放出九条狐尾,在四娘面前招摇得挥舞出美丽的曲线。


四娘看着徐海乔一脸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心想哪里有什么道士和尚快把这个不省心的小狐狸精给收了吧。


她无力地向他摆了摆手:“你今晚在这睡吧,我有点累,想去吃几个人缓一下。”


徐海乔知道她是在胡说八道,倒也乖巧,抱着一床被子就在沙发上睡下了,九条长长的尾巴有的覆在他身上有的拖在地板上,然后随着窗外的雷声渐小,终于慢慢停止了摇晃的弧度,安静了下来。


 


 


 


李鹤站在窗边看着外面暴雨如注,还好雷声已经停歇,手机里传来四娘压低了的声音:“他已经睡了。”


李鹤这才放心:“那我明天去接他。”


四娘应了一声,突然想到一件事:“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的?”


李鹤有点无奈地笑笑:“他的朋友,我只认识你一个。”


四娘那头沉默了好一会儿,叹了口气:“他确实没什么朋友。”


李鹤一时无语,挂电话之前,似乎听见那头的四娘说了一句,听得不是很真切,却让他心中一紧。


“他一直只有你……”


 


手机已经挂断,李鹤没有想打过去追问,他知道徐海乔有事在瞒着他,就像他敢肯定徐海乔是对他有好感的。


作为一个刑警,李鹤很善于捕捉人的眼神,以便揣测嫌疑人的心理,所以总能抓到他小心翼翼看过来的眼神,专注认真带着一丝想要接近的渴望,但是更多的是死死的压抑,刻意地保持距离不主动接近他,但是每次被触碰到的时候又不知所措地不知道如何拒绝。


李鹤不知道徐海乔到底在隐瞒什么,又无法说服自己错过这样一个人,只是没想到他第一次的小小尝试就把人吓得跑得无影无踪……


他到底在害怕什么?


 



评论

热度(121)

  1. 我是念慈君凌零_sherry 转载了此文字
    吓得萨摩尾巴都掉了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