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念慈君

(郅摩)狐说 第一章

凌零_sherry:

写在文之前,这篇文无关现实无关真人,圈地自萌,不喜勿入。


前世:李郅×萨摩多罗,今生:李鹤×徐海乔


tag只打了郅摩。还是那句话,不喜勿入。






第一章




李鹤立在人来人往的十字路口,低头看了一下手机里的地址确认了一下方向,沿着一条不起眼的小路走进一个弄堂。


走了大约十分钟,李鹤低头又确认了一下地址,然后挑眉看着眼前这幢有些破旧的大厦,在周围高楼林立之下,这个大厦显得如此的不合时宜。他在这个城市生活了三年,竟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地方。


要不是他租住的地方房主突然要卖房出国,他也不至于这么仓促地寻找新的住所,正好在网上看见这里有房出租,虽然是合租,但是冲着地方离上班的地方很近,他考虑了一下还是租下了这处。


如今看来,那条租房信息挂在网上这么久无人问津果然是有道理的。


踏进大厦门口挂着一个已经开始脱漆的牌子,上面用红漆画着两个丑丑的字:凡舍。李鹤一脚踏进去,扑面而来一股寒意,和室外闷热的天气犹如两个世界。


这空调打得有点足啊,即便是强壮如李鹤都忍不住打了个哆嗦,环顾了一下空无一人的大厅,居然没有电梯?李鹤的眉毛抖了一下,忍不住又看了一眼地址:17楼B1707。


李鹤拎着行李箱,一边爬楼一边考虑退租的事宜。


 


 


楼道里的电灯忽明忽暗闪着幽幽的白光,李鹤以为会想电影里一样突然熄灭,但是这些灯却异常坚挺,一路爬到17楼,居然没有一盏熄灭的。


气喘吁吁放下行李箱,李鹤心想以后下班后可能不需要健身了,爬17楼的运动量足够了。


拖着箱子的李鹤沿着门牌一路走过去,老远就看见1707室门口蹲着一个人,穿着一身宽松的休闲服,兜帽严严实实盖住了那人的脸,悄无声息安静地蹲在门口,明明是个男人的身形,却缩成了小小的一团,看上去有些可怜。


李鹤停在门口,低头看那个人,犹豫了一下开口:“请问?”


那人似乎睡着了,被李鹤惊醒后一个激灵猛然抬头,兜帽随着他的动作滑落了下去,露出一张可以称得上相当好看的脸,肤色白净,五官柔和,形状好看的眼睛在灯光下蒙着一层水雾,懵懂中带着一种少年特有的水灵。


那人看见李鹤也愣了一下,用力眨了眨眼,眸中的水雾散尽,眼珠晶莹如黑珍珠。


“你在等这家的主人么?”李鹤猜想,他可能是来找与他一起合租的人的。


那人摇摇头,老老实实地回答:“我就是这家的主人。”声音意外地好听,软糯温柔。


“……”李鹤沉默了一会儿:“那你为什么不进去?”


“我忘带钥匙了。”那人回答得理所当然。


李鹤竟无言以对,和那人对视了一会儿才开口:“你好,我是昨天与你联系的,与你合租的人。”


“啊……”那人恍然大悟,“那怎么办?进不去了。”


李鹤沉默。


 


 


二十分钟后,李鹤送走了开锁公司的人,把新换上的锁的钥匙分成两份,递给还蹲在那里的房主一把:“进去吧。”


那人开心地跳起来,因为长时间蹲着而腿一麻,踉跄了一下被李鹤扶了一把才站住,站稳了之后急忙跑进门:“太好了!我都饿死了!”


李鹤沉默着随他进去,看着他在玄关处甩下鞋子光着脚就啪嗒啪嗒跑得没了影,只得自己默默在门口换鞋,不经意看到鞋柜里放着那人的鞋子,Gucci新款,同一款的不同色系都买全了,整整齐齐码在鞋柜里。


李鹤脱下鞋子,在门口犹豫了一下,那人咬着一块蛋糕从墙后伸出脑袋:“拖鞋在鞋柜最下面一层。”


李鹤依言换好了拖鞋,拎着行李箱走进客厅,虽然在网上知道了这个屋子的面积不小,但是看到实物后还是吃了一惊,粗略估计也足有200平方米以上,装修简约却不简单,处处透着主人的小心思。


那人不知道从哪里又摸了瓶牛奶,一边喝一边跑出来,眨巴着眼睛看他:“你要吃点东西么?”


李鹤矜持地摇摇头,低头从随身的钱包中摸出身份证和工作证,一本正经递给那人:“我叫李鹤,在本市的刑警队工作。”


那人眨了眨眼,伸手下意识想接过,突然看见自己手上的蛋糕碎屑,急忙在身上蹭了一把才接过来,疑惑地看一眼李鹤的身份证和警官证,又看一眼一脸严肃的李鹤,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啊!你等一下!”


说完把身份证和警官证一股脑塞还给李鹤,弯腰在扔到一边的双肩包里摸索了好一会儿才找到自己的身份证,学着李鹤的样子递给他:“我叫徐海乔。”


李鹤看了一眼那人的身份证,有点吃惊:“你比我大?”


徐海乔歪了歪头,笑了起来:“是哦,看不出来吧?”


李鹤看着他宛如少年一般稚嫩的神情,实在想象不出这人居然比他大五岁。


徐海乔收回自己的身份证,胡乱塞进双肩包里,就咬着牛奶向李鹤招手:“我带你去你的房间看看啊。”


李鹤点头,跟着他走过去,一边打量房内的格局,一边随口闲聊:“看你不像需要靠房租生活的样子,为什么会想到要与人合租?”


徐海乔没有回头,甩着手晃晃悠悠在前面走,声音跳跃轻松:“因为这么大的房子很寂寞啊!”


李鹤一愣,突然觉得前面那个看似无忧无虑的人并没有他显示出来的那么快乐。


“这里!”徐海乔停下,推开房门:“这是你的卧室,对面是我的卧室,其他地方都是公用的,随便用,我没有那么多规矩的。”


李鹤点点头,拎着行李箱走进自己的卧室。


徐海乔没有跟进去,只是斜靠在门口的房门上,安静地看着李鹤的背影,眼眸中的天真烂漫的光彩慢慢隐下,最后只剩下幽静的深沉和……克制。


 


 


门外,走廊上的灯开始忽明忽暗的闪烁,墙上隐隐现出一些张牙舞爪的黑影,在灯光下模模糊糊若隐若现,却慢慢沿着墙壁一路蔓延过去,最后停在1707室的门口,似乎被什么阻挡住了,黑影挣扎了许久,徒劳无功,最后无奈地沿着来路渐渐褪去……



评论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