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念慈君

黑色桔梗花(十六)

七夕贺文惨遭屏蔽

念慈君的脑窟窿:

蒙眼的布条被摘掉,墨玉淡然地抬眼看了看四周。
“不觉得抓住我太容易了吗?”
对面的人蒙了面看不清长相,听了却是蹙起眉头。
“就凭你?”墨玉早就解了束缚,此时手一松,绳子软趴趴掉了一地。
“无意冒犯少主,只是……”
“还要我说多少次?我不是什么少主!也不想管什么天枢阁、天玑署的破事。”墨玉突然一个纵身到了那人跟前,小刀直戳对方面颊,堪堪停住:“信不信我给你划个大花脸,以后不蒙面都出不了门的?”
那人低头看了一眼墨玉手中的小刀,也不顾锋利的刀尖割破面巾,在他下颚上划出一道血痕。
墨玉下意识地收了手。
“这刀,是他给你的?”
意识到对方在说仲堃仪,墨玉急了:“你敢动我身边的人试试!”
“作为一个大夫,却精于机巧,善制兵器,少主不觉得奇怪?”
“你到底想干嘛?”
那人抬起手,墨玉立刻做出攻击姿态。
“别紧张,我只是想解开这个。”
他解了面巾,露出一张清秀的脸。
墨玉心里犯嘀咕:现在书生都流行扮大侠的嘛?
“你不记得我了。”那人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
“孟章……”
我来接你回家。


“想什么呢?”
被仲堃仪的大手在面前一挥,墨玉醒了神:“没什么。”
此时他们正坐在马车里,朝着别院驶去。艮墨池窝在大氅里头闭目养神,面上看不出情绪,骆珉不近不远地坐在他身边。
一路无言,终于熬到别院。
“阿爹!”
这边刚下马车,洵儿就像一颗白色的炮弹冲向艮墨池。
“莫要闹你阿爹。”
被骆珉半道上截住的洵儿瞧了瞧他阿爹的脸色,凑过去跟他亚父咬耳朵。
“阿爹身子不是好多了吗?”努力压着嗓子说话,可是稚嫩的声音直往人耳朵里钻。
“阿爹只是累了。”艮墨池摸了摸洵儿小脸,“过几日,阿爹同你一齐回山中去可好?”
“真的?!”小家伙眼睛忽闪忽闪的,贼亮。
“阿爹何时骗过你?”
“好哇!”洵儿激动得直跳。

(此处请走链接或评论第一条)
http://pianke.me/version4.0/wxshare/wxshare.php#!/article/59a498bb876970433504ce06



tbc.

你爱的人一次又一次地伤害你
你会怎么做?
🅰️当然是选择原谅他
🅱️闹个别扭再原谅他


对Lof果然不能有侥幸心理,哎,重发。

评论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