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念慈君

墨墨胖了

一颗糖🍬

念慈君的脑窟窿:

近来,遖宿王宫的伙食比较单一,因为艮大人迷恋上了老坛酸菜。
早餐:汤、酸菜、面
午餐:酸菜、面、汤
晚餐:面、汤、酸菜
毓骁表示有墨墨下饭,他甘之如饴。
执明听闻,提了筐变态酸的小橘子来探望,一句“酸儿辣女”叫正在喝汤的艮墨池呛得直咳,整张脸涨得通红。所以他连口酸菜都没尝着就被毓骁给怼回了天权,气得橘子皮扔了一路。哦,他给自己也备了一筐,可好吃啦、根本停不下来。

一份弹劾艮墨池的折子成功引起了毓骁的注意。小报告打得挺快,说是早朝没点着艮大人的名——废话,艮卿平时都站第一排,本王不瞎。
难得矿工一天无伤大雅。
折子让毓骁垫了桌脚。
憋到晚上,毓骁忍不住去敲艮墨池的房门,偷偷摸摸的那种。没人应,堂堂遖宿王只能翻窗,怀里揣着的参考书籍掉了一地。
“王上?”
功夫了得如毓骁、闻声一个假摔:“唉呀。”
艮墨池去扶他,却被“树袋熊”缠住也起不来了,好不容易扒拉开来,又从背后中了招“壁虎爬墙”。两次拍掉毓骁在他腰间游走的手,第三次也就由着他去了,所以说事不过三,古人诚不欺我。
“enmmmm…”
每次毓骁发出这种意味不明的声音必有大事发生。
“艮先生今日辍朝,该罚。”把脸埋在艮墨池脖颈处的毓骁用气声说话。
能有什么大事发生?无非就是被耍流氓的艮大人第二天下不了床,耍流氓的人则神清气爽、大大方方出了房门去早朝,临走还预约了要一起用午膳,叮嘱躺着的宝贝接着睡,结果哒哒哒哒又跑回来吧唧一口才真的去上朝了。
堂而皇之,仿佛昨夜爬窗者另有其人。
小太监好奇,老太监敲他:情趣,懂不懂?

巳时,艮墨池起来洗漱更衣,挑了件束腰的常服,莫名勒得慌,直接导致午膳的面条只吃了半海碗就力不从心了。
小太监以为终于可以换菜单了、差点儿喜极而泣,老太监掐他:还想不想活到我这把年纪?
艮大人解了腰封继续吃面,还续了一份酸黄瓜酸萝卜酸豆角。
毓骁依旧是墨墨下饭,甘之如…嘶,牙有点儿疼。

骆珉带了甜酒来看望好兄弟,刚见着人就咦长咦短的:“咦?师弟胖了?”
果然火眼金睛。

慕容离是来讨教酸菜的一百零八种做法的,瞥了一眼艮墨池:“……”
一旁的方夜翻译道:“艮大人,请收起你的双下巴。”

当天小厨房就换了碗,巴掌大。毓骁发觉艮墨池饭量骤减,问了一声:“艮卿这是要减肥啊?”
“都怪你!”
艮大人生气了。
被轰出去的堂堂遖宿王手里还端着碗,转身就翻了窗,行云流水。
里头一阵稀哩哗啦。
“传御医!快传御医!”
小太监想着,明天钧天日报头条会不会是“遖宿王惨遭家暴为哪般?”
老太监杵他:快去通传!艮大人昏倒了!

结果很明显:遖宿王后继有人了。

三个月前的一天:
月朗星稀,湖心亭里毓骁准备对自己的爱卿下手,喝了点儿小酒,胆子倒是壮了许多,奈何毫无实战经验。把人拐上了王榻,可谓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之时急得满头大汗:“enmmmm…艮卿~我、我进不去…”
艮大人喝了酒,完全没羞没臊,一个翻身上马,先啃了毓骁一口,然后自己坐了下去。
挺疼的。

谁曾想,第一次中途还要翻看参考书的人,第二次技术忽然突飞猛进,第三次嘿嘿一笑、掏出了钧天大礼盒。



-完-

算是《钧天摁头小分队》的新一集?
吃糖记得评论。

评论

热度(111)

  1. 我是念慈君念慈君的脑窟窿 转载了此文字
    一颗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