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念慈君

《钧天摁头小分队》第三集——猜猜我是谁?
()表示内心独白或者有人乱入
{}是执离独立频道,本集夫夫未出场。
【】就是喜闻乐见表情包

吱呀一声门开了。
来人放轻脚步,缓缓走向内室,榻上躺着的人似乎有所察觉,微微皱眉,待到来人靠近,反手抽出发髻上的木簪朝外刺去…

骆:师弟当心,莫要叫我汤洒了你一脸。
艮:师兄?
骆:喝酒伤身。
艮:【头痛仿佛被驴踢】
骆:我扶你起来,趁热把这醒酒汤喝了吧。
艮:这是…(迟疑)
骆:老师特地为你调制的。
艮:。。。
骆:老师很记挂你(师弟,长痛不如短痛)
艮:【一饮而尽】
骆:师弟你的嘴怎么了?
艮:…不当心,摔了一跤,咳咳咳【面露菜色】
萌:呜呜~
艮:他怎么在这儿?
骆:我过来的时候就见他趴在门口,怪可怜的。
艮:你怎么在这儿?

萌萌像是获得了批准,站起来朝艮墨池走过去,尾巴一直甩啊甩,在榻边坐下来露出脖子上的蛇皮项圈,上面拴着个银丝掐的小匣子。水汪汪的大眼睛瞅着艮墨池。
艮墨池手里还攥着药碗,骆珉替他打开了匣子,抽出里面的绢帛展开,就见龙飞凤舞的五个大字:还有两天半。

骆:?
艮:师兄,这每个字我都认得,但是连起来怎么就看不懂呢…是不是老师的药里又添了几味私藏?
骆:别多想,好好休息吧。
艮:好…(秒睡)
骆:(接住人和碗)看来老师真的加了猛料啊。


艮墨池觉得浑身上下酥酥软软,轻飘飘地像是躺在云端上,似乎很久没有睡得这么香了,记忆中老师时常半夜来敲他和师兄的房门,说是睡不着来谈人生理想,尬聊到天明他不怕,怕就怕老师喝假酒,还喝两口就搂着他们两个嚎……往事不提也罢。
千金难买睡到自然醒呀。
艮墨池蹭了蹭脸,打算把这么多年欠的觉好好补一补。可是这枕头怎么毛茸茸的?兽皮?
揪一把在手里,用心感受。
嗯?这是……辫子?
万般不情愿地睁开眼——哦,原来,他的枕头是遖宿王的胳膊。
骁:【真·含情脉脉】

毓骁笑着不说话,眼睛却盯着一处看。顺着他的视线,艮墨池发现自己的手还揪着毓骁的发辫。
艮:我觉得我是在做梦。
(仲:废话,瞅瞅这四周围里三层外三层的粉红泡泡!)

毓骁凑过来嗅了嗅艮墨池的手,鼻尖触到手指上,凉凉的却呼着热气,有些痒。
艮:我的手上有什么味道吗?
毓骁不回答,笑得越发深了。
艮:【你不要这样的看着我,我的脸会变成红苹果】
艮墨池被他这么看着心里莫名瘆得慌,感觉自己好像哈士奇大脚板下面的小喵咪。
果然,毓骁抬起爪子,啊不、抬起手按在了他的肩膀上,探身过来……怎么说呢,他们接下来的举动大概可以总结归纳概括为:耳鬓厮磨?
艮:(我肯定是在做梦。)
毓骁用鼻尖摩挲他的脸颊,伸出舌头在艮墨池眼尾一舔,痒得他闭起了眼,接着就感觉那湿乎乎的舌头自下颚一直舔到了耳朵上,艮墨池狠狠地打了个激灵,浑身汗毛都立了起来,还没等他如何反应毓骁一口咬住了他的耳垂。

艮:!!!!!!


艮墨池从梦中惊醒,挣扎了几下却没起得了身,定睛一看一只硕大的毛团子趴在他身上,吐着罪恶的舌头。
四目相接。
萌:(嗅嗅)
艮:。。。
萌:(嗅嗅嗅)
艮:还不下去?
萌:(嗅嗅嗅舔)
艮墨池眼疾手快,两指一伸,夹住了萌萌的舌头。
萌:呜!呜呜呜~
仲:(诶呀妈呀~下手忒狠,是我徒弟!)
艮:第一,没我允许不可以上榻,第二,没我允许不可以舔我,第三…我也是糊涂了,跟你说这些。
萌:呜呜…
艮:(松开小舌头)
萌萌夹着尾巴四蹄并用,倒退着躲到床榻角落,窝在那里很是抑郁地叹了口气。

珉:师弟醒了?怎么脸色不太好?
艮:做了个梦。
珉:不太美妙?
艮:简直惊悚。
珉:这小家伙好像挺喜欢你。
艮:它是执明国主…现在什么时辰了?
珉:酉时刚过。我给师弟熬了些清粥,用过之后沐浴更衣再睡?

艮墨池点点头,若有所思,他望向床榻尽头闷闷不乐的萌萌,拍了拍手边的空处:过来。

萌萌抬起头,耷拉着的小耳朵竖起来,不太确信地左右歪歪脑袋。
艮:过来。

几乎是窜过去的。到了艮墨池手边一个急刹,很乖巧地坐了下来。
艮先生满意地点点头。
四目相接。
艮:你是不是饿了?
萌:呜!
艮:表现好的话有肉吃。
萌萌一下越过艮墨池,稳健的落地转身坐下,充满期待地望着榻上的人。
艮:乖。(拍拍萌萌的大脑袋)


屋子里蒸腾着热气,刚打的洗澡水里被丢进去一只小布包,艮墨池内心是拒绝的,奈何败于老师的淫威。其实也不是什么可怕的东西,就是些花花草草,老师的恶趣味。

(仲:啊嚏!)

骁:艮墨池!
回答他的是一阵哗啦啦的水声。
前脚刚刚踏进浴桶就有人破门而入,艮墨池一把拽过挂在屏风上的衣服套在身上。
毓骁冲进内室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冒着热气湿漉漉红扑扑新鲜出炉的艮先生。
四目相对。
骁:你、你、你…
艮:毓骁国主可是来接萌萌回去?
骁:萌萌这两天都你带。
艮:为何?
骁:小叔叔做主把萌萌借给我三天,你给他洗澡喂食,本王负责陪他玩儿。
艮:(究竟是谁陪谁玩儿?)

珉:这是?
毓骁闻声,竟不知房内何时多出个人来,他赶紧转身将艮墨池护在身后,觉得还不够,毕竟身后的人衣不蔽体,毓骁张开双臂,仿佛炸毛的鸡妈妈:你是何人?!

珉:🙂(我就是外援)


tbc








评论(16)

热度(47)

  1. 念慈君的脑窟窿我是念慈君 转载了此图片
    第三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