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念慈君

我脑子里有个洞,需要墨池君来填。
总的来说这就是个关爱优质单身男青年的有爱故事。
圈地自萌,ooc有。

钧天摁头小分队:第二集
今天你破门而入了吗?


骁:艮墨池!
艮:。。。

当毓骁一脚踹开艮墨池房门的时候闻见一股奇妙的酒香。
一向端庄大方优雅得体的艮先生歪七歪八四仰八叉摊在椅子上,喝假酒。
桌上七七八八搁着好些个瓶瓶罐罐,有银酒壶、高脚杯、琉璃盏、骨瓷碗,嗯,看来艮先生比较钟爱咱们遖宿的小胖坛子,正捏在手里呢。

垮喳,小坛子碎了一地。

骁:(吓我一跳,小心脏扑通扑通,然而人设不能崩)
艮:遖宿王有事?【邪魅一笑】
骁:(你,你、你、你干嘛?)
艮:(这话该我问你。)
骁:什…(你听得到我心里想什么?!)
艮:(遖宿王多虑了。)
骁:(哦。)
艮:遖宿王何事?
骁:恩,就是,把萌萌送过来给你。

毓骁说着扯过牵引绳把萌萌从身后提溜出来。
艮墨池低头看了一眼。
艮:给我?
骁:对啊。
艮:不要。
骁:为什么不要?萌萌这么可爱!

仿佛是为了证明自己真的可爱,萌萌小碎步向艮墨池挪了挪,呜呜地哼哼两声,歪着脑袋吐舌头。
毓骁也把脑袋凑过来:可爱吧?

艮墨池看看毓骁,又看看萌萌,最后看着毓骁的眼睛缓缓开口:是挺可爱的。
骁:那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毓骁自顾自地起身,猝不及防被一把捉住了小辫子。
骁:啊疼啊!疼!

艮墨池一翻手腕,用巧劲把毓骁提溜了回来。
毓骁堂堂遖宿王脚下绊到一只毛绒绒的肉坨子,一个马趴扎进艮先生怀里。

执:阿离,侄子有难啊,你听听这叫得一个惨。
离:无妨。【通过捅破的窗户纸暗中观察】
执明从墙角扑过来,在慕容离隔壁也戳了个洞。

骁:你大胆!你放肆!你!
艮:我无情,我无义,我无理取闹。【眩然欲泣脸】
骁:我没说…
艮:【十分憋屈】
骁:我只是…
艮:王上你看我嘴上的伤【别说话,吻我】
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都是我的错还不行吗!你究竟是喝了多少酒啊你们天枢子民不是酒量惊人吗?!
艮:一坛。
骁:(歪头看了看地上的残骸)。。。
艮:还没喝完。

毓骁朝前凑近一些,嗅了嗅。
骁:这酒你哪儿来的,好香啊,我都没…唔!

吧唧。
两个人又稀里糊涂亲到了一块儿。

执:(干得漂亮萌萌!)

被表扬的萌萌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刚刚听到主人吹口哨命令他“扑”,那他就扑咯。
咦,阿骁在啃小哥哥的嘴,他很好吃吗?有阿离好吃吗?上次他想尝尝阿离被主人揪耳朵了,特别疼。主人还警告他说阿离是辣的,非常辣、变态辣的那种。
诶呀站不动了,我先歇歇。


毓骁感觉自己才是喝醉的那一个。一开始有点疼,大概是嘴唇破了,接着也许是酒香浓郁,他迷迷糊糊开始数艮墨池的眼睫毛,数着数着他也闭起了眼睛,手不由自主抓住了艮墨池的手腕儿。

背后的压力一下子没了,毓骁豁地睁开眼睛几乎是弹了开来,他很心虚,又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心虚。
骁:(本王是不是应该赶紧跑?)

低头注意到艮墨池的双手顺着他的衣襟抚了上来,慢悠悠最后停在他脸颊上。
艮:…挺可爱的。(捏)
骁:?
艮:(揉)
骁:!
艮:…这儿。
骁:啊?

艮墨池手指滑到毓骁唇角边轻轻摩挲,另一只手指了指自己嘴唇上的结痂:情侣,疤。
骁:啊?…哦…等等什么疤?!
艮:【蜜汁微笑】
骁:你能不能别这么看着我,我,诶、诶,你也别睡啊!喂,艮墨池!

执:侄子这样不行啊……
离:走吧。
执:就这么走了?
离:是时候叫外援了。

tbc

评论(4)

热度(47)

  1. 念慈君的脑窟窿我是念慈君 转载了此图片
    第二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