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念慈君

我脑子里有个洞,需要大量的墨池君来填。
()表示内心独白或者有人乱入
{}是执离独立频道
【】就是喜闻乐见表情包
ooc我的锅,日后必砸!

钧天摁头小分队:第一集

Round one
执:方夜,你跟子煜对视看谁先笑场。
煜:为什么是我啊?
执:怕输啊?
煜:比就比…
方:(你们问过我意见吗?)

执:对,就是这样,用眼神击垮他!…方夜你怎么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子煜你抖什么?
煜:我啥时候抖了啊…啊!

方夜捂着额头,子煜揉着太阳穴
执:阿离你怎么不等我信号就出手哇!
离:一时失手。

Round two
执:阿骁你跟艮墨池对视看谁先笑场。
骁:婶儿你干嘛呀~
离:听话。
骁:(一把按住两步开外的墨池君肩膀)玩儿个游戏吧。
执:是比试!一决雌雄的那种!
艮:善。

执:{阿离阿离,收到我的讯号了吗?}
离:{信号满格。}
执:{待会一起下手!}
离:{谋问忒}
执:咳咳,内什么,你们打算就这样含情脉脉到地老天荒嘛?别忘了
这可是一场比试!
离:赢了有奖【老母亲式微笑】
骁:那我想要萌萌…
执:{就是现在!}

吧唧。
电光火石之间,两个人就稀里糊涂亲到了一块儿。艮墨池反应虽快,也只来得及感觉到后背一阵劲风,接着就是毓骁近到无法对焦的脸和嘴巴上分量十足的碰撞。
艮:(老师说过,这种情况下应当保持冷静。)
(仲:我给你讲的可是治国之道啊墨墨!)
(骆:师弟活学活用…老师莫生气,深呼吸,先把刻刀放下…)
仲:【国母式微笑】

足足做了三秒钟的心理建设,艮墨池打算心平气和地跟天权夫夫聊一聊天气,缓缓抬起手想着如何拿捏力度礼貌地提醒遖宿王:差不多可以住口了。却被一个湿乎乎软绵绵带着体温的东西…舔了一下?
艮:!!!
骁:诶哟!

被一把推出去老远还让一旁的婶子伸腿绊了一跤跌在地上的毓骁堂堂遖宿王觉得,屁股好疼呀。

骁:你不是文臣嘛!力气怎么这么大?
艮:…你舔我。
执:哦~
离:哦~
骁:先扶本王起来!(伸)
艮:(接)
这边还没站稳,执明抬起就是一脚踹在侄子屁股上。
额头相撞。
骁:啊!嘶…干嘛呀!
艮:(不想说话,只想假酒)
执:略略略~
骁:小叔叔你管管他!
离:萌萌给你。
执:不行!本王不依!本王不依!
离:借给他。
执:天塌了,地陷了!阿离不爱我了!
离:(吧唧一口)
执:哼,没有诚意。
离:(吧唧连击)
执:那好吧,就三天,不能再多了。

tbc


评论(5)

热度(54)

  1. 念慈君的脑窟窿我是念慈君 转载了此图片
    第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