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念慈君

斯德哥尔摩情人 2

墨池君:一觉醒来就有个炸毛的白面团子嚷嚷着要杀我,总有一天我要睡服他

昨夜星辰恰似你:

私设如山


江湖武侠AU


艮墨池X毓骁


一时冲动的产物


不喜慎入


TAG 打的要是不对,请指正






如果毓骁身上没有背负着仇恨,那么现下的生活正是他曾经幻想过的悠闲和淡然。毓骁的伤已经都好了,伤口结的痂都脱落了,露出粉红的嫩肉来,让好好的皮肤显得有些斑驳。该是离开的时候了,毓骁想。


晚间,毓骁又一次的睡不着,轻手轻脚的翻过身来看已经熟睡过去的艮墨池。白日里,艮墨池总是进退有度谈吐里自有一番气度,又善解人意。没有追着问过他南宿山庄的事,也从来不催促他离开。如今睡了,熟悉的眉眼显出另外一种温柔来,看的毓骁心里痒痒的。不是没有好奇过艮墨池的身份,那些传信的鸟,那些锁上的屋子,还有总是拦着他不让他进去的林子,要是放在以前,他定会查个水落石出,可是如今。。。想到自己的遭遇,毓骁叹了口气。他要报仇,他不能为无关的事情分心。


眼前是艮墨池虚握着的手,毓骁轻轻的将他的十指分开一点,露出手掌来。他还是第一次看艮墨池的手,骨节分明。手心有跟他一样的茧子。艮墨池也是用剑的吗?他也会武功?毓骁从来没有看艮墨池显露过武功,更加没有看过他使的是什么武器。应该是剑,毓骁想像着艮墨池执剑的样子,觉得这才符合他的形象气度。艮墨池手上的剑茧可比他的要厚得多,毓骁轻轻的摸过那些茧,心里想到了他哥哥毓埥,他哥哥的手上也有这样的厚茧,这是勤奋练功的结果。看看自己的手上,也有茧,但是很薄心里突然不平衡了起来,怎么着艮墨池哪里都比自己好?毓骁轻轻的戳着艮墨池的手心,惊醒了他。


艮墨池攥住那只作乱的手,睁眼的一瞬间杀意逼人。要暴起攻击的身形和凛然杀气在看清毓骁的脸以后转瞬即逝,换成了惯有的温柔和关切,手上也松了劲“阿骁,怎么了?又做噩梦了吗?”


毓骁的脸色一下字就白了,翻身下床从自己的衣服里拿出了一把匕首直指艮墨池。那是他哥哥送他的生辰礼物,给他贴身防卫用的,如今这已经是南宿山庄最后的遗物了。“我记得你!我认得你的眼睛!那天,你也在南宿山庄!!”


艮墨池一点都不惊讶,也没有自己正被人用利刃威胁着的恐慌,坐直了身体“你终于想起来了,是因为刚才的眼神吗?”


“你到底是什么人?与我南宿山庄有何仇怨!为何要屠我南宿山庄满门!”毓骁不知是惊惧还是气愤,眼圈微红拿着匕首的手微微发抖


“南宿山庄有什么仇人毓小少爷不知道吗?”艮墨池撩了撩头发“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们两仪居与南宿山庄无仇无怨,我们不过是那人钱财与人办事。”


“两仪居?你是两仪居的杀手!?”再不问江湖事两仪居毓骁也是知道的,这是一个成立不久但是专门给别人干脏活的组织,偷盗杀人窃取情报什么都做。他哥哥一心想发扬传承他们毓家的武功想把南宿山庄做大,又自恃武功不错确实行事霸道跋扈了一些,结了不少仇家可是哪一位能够下了这么狠的杀心雇佣两仪居灭了南宿山庄的门呢?这个毓骁真的想不出“是谁让你们去灭门的!说!”


“这个恐怕你要去问先生了,我只是一个小小杀手,只管干活不管接生意”看到艮墨池一脸不在乎的样子,毓骁更加气急。之前相处的种种原来不过被人玩弄于鼓掌之中,可怜又可笑。


“我自会去问的!你手上沾着我南宿山庄的血,看在你救了我的份上我给你一个痛快!”毓骁起势要刺过去,可是匕首的尖还没碰到艮墨池的鼻子他便停了动作。他感觉不到一丝内力了。“我的内力呢!你对我做了什么!!!”


“看来你哥哥真的是保你保护的太好了”艮墨池笑起来“你就真的没有怀疑过为什么你受的都是皮肉伤但是还是要每天都喝药吗?”


“你给我喝了什么!?”


“你放心,不是毒药。那是我们两仪居的秘药,能够最温和最不伤害身体,喝下去又全无知觉的化功散,不过这药只有两点不好,一个便是它并非无色无味,第二个便是一定要坚持喝十四天不能间断,否则前功尽弃。你可知你在我这里呆了多久了?”


“你!”一身内力被尽数化去,毓骁怒不可遏,上前直接用匕首抵住了艮墨池的颈侧。匕首锋利,不过刚刚挨上皮肤,便有小血珠顺着刃流下来“武功没了我可以再练,可是现在我没有武功照样可以杀了你!”


艮墨池抬眸看了毓骁一眼,眼神里竟是笑意,看的毓骁一愣神。只见艮墨池出手如电,一手扭着毓骁手腕写了他手上的匕首,另一只手点中毓骁手臂上的麻穴将毓骁拉了下来,情势瞬间逆转。毓骁被掐着脖子摁倒在床上,两只手被艮墨池一只手都给制住了,只剩一双眼睛能够自如的表达愤怒和不甘。


“你杀了我吧!反正你已经杀了南宿山庄这么多人!”


艮墨池虽然掐着毓骁的脖子,但是手上并没有用力,说是掐着倒不如说是摸着“我若是想杀你,又为何要救你”


“那你为何要救我!就为了耍着我玩让我喊你叫恩公吗?!”


艮墨池松开了毓骁,捡起了掉在地上的匕首“我当时在林子里找了你一夜,天亮时才在草丛里发现你。结果我也不知为何,一个恻隐便没有杀你,将你带了回来。也许是因为你长得好看吧”艮墨池将匕首放在原处,用手抹了一下颈间的血“以后你还是少用这匕首,你本来就不擅近战,又失了内力,用它反倒容易被对方夺去伤害你。”


不知是艮墨池出手太重还是失了内力以后身体便虚弱了,说了这半天的话毓骁的手臂还是麻的“总有一天,我要杀了你!”


“我等你”艮墨池的笑一如往昔的温柔,可是毓骁却越看越生气“反正今天你是杀不了我了,不早了,睡吧”


“我才不要跟你这种杀人凶手同塌而眠!”毓骁绕过艮墨池走到了门边,靠着门坐下来不再理会艮墨池。艮墨池苦笑一下便上床去睡了,一夜好梦。


山里的晚上有些凉,心里有火气的毓骁根本感觉不到。


第二天一早,毓骁是被艮墨池熬的野菜皱的香味叫醒的,打了个冷战扶着门站起来,一言不发抢过了艮墨池手里的粥,他又冷又饿,他需要这一碗粥。


“我还以为你不会吃我做的饭了”


“为什么不吃!我不仅要吃还要多多的吃!不然我要如何杀你!!”看毓骁的碗空了,艮墨池又给他盛满了“我告诉你!你最好不要让我逃出去!我逃出去,两仪居就会知道你办事不利,到时候不用我动手,自会有人来杀你!”


“想法倒是不错,两仪居从来不容许失败和污点。可是你想过没有,失败可以将功补过,但污点是一定要被抹去的”艮墨池喝了一口粥“这外面的林子里我布了阵法,你走不出去的。就算你走出去了,你觉得咱俩谁会先死?”





评论

热度(43)

  1. 我是念慈君昨夜星辰恰似你 转载了此文字
    墨池君:一觉醒来就有个炸毛的白面团子嚷嚷着要杀我,总有一天我要睡服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