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念慈君

#骁艮现代AU#【2】这个职员总想爬上经理的床

舟底天光行:

02


有车,慎


A


毓骁一向是不担心自己公司的市场营销能力的,如果不出意外,基本上每一季度都可以登上同类型行业的销售量榜首。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掌握核心科技,领先行业款式升级换代。


 


然而最近偏偏是出了这么个意外。


 


原本已经敲定了上市日期的新产品,不但被天璇抢先占了市场,甚至两家公司还撞了款。但凡是个稍微懂得一点门道的,都知道,按天璇现在的发展状态,如果没有人泄露技术,他们是不可能抢先做到这一步的。


 


开会的时候,整个董事会,脸色都黑得吓人。毓骁比平时更沉默了一些,看谁的眼光都像看仇人。这也不能怪他,情场失意后又接连着事业暴击,是个人都想放射十万光伏的皮卡丘闪电。


 


艮墨池就坐在席尾,尽管他已经很努力的降低存在感,但还是如坐针毡,不少不怀好意的眼神剜过他,又凌虐一样的再剜第二刀,第三刀。


能当一次叛徒的人,不一定就没有再当一次的可能。


心里深呼吸了无数次,而此刻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直视前方,视而不见。


 


会议结束,众人纷纷起身离场。毓骁靠在老板椅上,双手交扣抵着下巴,越过熙攘直逼艮墨池。他发现那人也没急着离开,却也看不到他哪里心虚。他就这么端坐在椅子上,目光早有预料的与毓骁相撞,分外礼貌的浅笑。


 


等人走的差不多了的时候,毓骁终于起身过去,一手掩饰干咳,一手在艮墨池面前桌上敲了敲。


“下班来我办公室。”


 


“是,经理。”他身体稍稍前倾,丝毫不失礼数。


 


B


一盒保险套扔在艮墨池的办公桌上。


 


艮墨池僵着脸慢慢抬头看向坐在他办公桌上的慕容离。这位经理苦苦追了许久仍然没有得手的高岭之花,正坐在自己的桌子上,随意从笔筒里抽了只钢笔研究,仿佛刚刚扔保险套的另有其人。


 


“总监您有事?”艮墨池合上了笔记本。


 


慕容离仍然摆弄着那支钢笔,也不看他一眼:“我这大侄子没什么感情经历,,这种事情容易受伤,作为前辈,我希望你能把所有措施做好,免得不该有的意外。”


 


艮墨池面不改色的接口:“这事,您应该告诉您侄子,他应该比较辛苦。”


 


钢笔啪得掉在桌子上。


 


嘴角带着恶作剧得逞似的上扬,艮墨池向后一靠:“这笔挺贵的。”


 


然而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因为慕容总监好像很快就找回了状态,甚至看起来还有点小兴奋。他缓缓抬起头,那神情仿佛革命时代受到共产主义感召的知识分子,满脸都是希望的光辉。


 


他慈祥的笑了。


“侄子,终于长大了。”


 


艮墨池的表情很难看。


对,就是那种:【好气哦,可还是要保持微笑。】.jpg


 


干咳一声,艮墨池把钢笔放回笔筒,正色道:“慕容总监,关于天璇的新产品,我想跟您谈谈。”


 


“你怀疑我,我知道。”.慕容离从桌子上下来,把保险套捡起来扔进艮墨池的怀里,”你还在搜查我的证据,我也知道。”


 


他插着兜悠闲地走了两步,左右看看,今天是周六,加班的人少,这层办公大楼里人都走完了,窗外也暮色渐浓。


 


“可是你觉得,这件事情,他们是信你,还是信我。”他回眸一笑,非常的清新无害。


 


上个月去酒吧的毓骁,包里就是新产品的核心资料。而有可能经手的,在当天,就只有整理了材料的慕容总监,和当晚与经理春宵一度的艮墨池。


 


“你我都是聪明人,有些事情,又何必说得那么通透呢。”慕容离整了整呆在原处的艮墨池的衣领,最后冲他笑了一次,头也不回的走了。


 


艮墨池一个人在椅子上坐了很久,直到天色完全变黑,这层办公楼的灯亮了起来,他才仿佛复苏一般坐直,他抽出笔记本,用钢笔在上面狠狠写下了慕容离的名字。


 


力透纸背。


 


C


仿佛在这个地方,这个时间,这个气氛,有这么一场艳遇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毓骁在这个人面前问不出来多少东西,而艮墨池也不想回答多少。


 


毓骁觉得今晚的艮墨池很不正常,如果说那晚的他是啤酒,恰到好处,清香醉人。那么今晚就是烈性的伏特加,让人有些招架不住。


 


艮墨池双手趴扶在毓骁的办公桌上,脖颈上扬出一个诱人的弧度,汗水从下巴摇摇欲坠,泛着情色的水光,最后轻轻滴在桌子上,被不停移动的手肘划开,蒸发。


 


毓骁俯身去亲吻他的后背,那里的肌肉起伏,令人垂涎。


 


舌尖在后背某处轻轻一勾,倏然间水声跃破,脑海中仿佛烟花炸裂,身下的人无力的趴在了桌子上。


 


毓骁点了根烟,坐回椅子:“怎么办,艮先生,你把我的办公桌弄脏了。”


 


艮墨池费力的起身,被汗水濡湿的头发紧紧贴在脸上,性感气息浓郁的溢满而出。他抬手夺走了毓骁手里的烟,自己塞进嘴里,看着毓骁有些错愕的眼神,他有些好笑的摇了摇头。


 


下一秒,两指夹走嘴里的烟,坐进经理的怀里,俯身赠送一个浓郁的烟吻。

评论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