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念慈君

#骁艮现代AU#这个职员总想爬上经理的床

跳跳虎咬人?

舟底天光行:

A


毓骁一个人在酒吧喝闷酒,喝的是孟买蓝宝石,很烈的金酒。


身上考究的定制西装,还有腕表。仿佛像烧烤摊上的烟味一样向周围的人大张旗鼓的嚷嚷着:“嗨!快来勾搭我。”


 


他今天已经很醉了,看起来脾气也不是很好,所以暂时没人来冒这个险。


然而有一个人是例外。艮墨池从门口进来的时候就一直盯着他,到了吧台,把公文包放在台子上,很自然的坐在了毓骁身侧。


 


他也是刚刚下班,量体的西装,沉稳的举止,都是属于让人荷尔蒙复苏的禁欲气质。


他轻轻拍了拍醉倒在吧台上的毓骁,附身在他耳边低问:“经理,我送您回去。”


 


毓骁迷朦间抬起头,碰巧看到的是这人带着雾气的脖颈和锁骨,光滑圆润。


他不自觉吞了口水。


 


艮墨池从钱夹里抽出票子递给酒保,身后突然一重,紧接着便是一股炽人的热气,吻在了后颈,那股热气像是可以通过任何媒介,从那一块皮肤进入身体流过四肢百骸,最后停在小腹以下。


艮墨池递钱的手猝然一抖。


 


肇事者仍然闭着眼靠在他身上,嘴里念叨着阿离别离开我之类的胡话。


 


真不知道该说他痴情还是说他幼稚。


 


艮墨池一手拎包,另一只手扶着他,好让自己能够正常把他运送回家。


 


已经是华灯初上,艮墨池把毓骁从车里背出来已经是一身汗,碰巧这人还极其不配合,左右乱动的像只跳跳虎。


怎么就想到跳跳虎了。


 


开门的时候不得不挥开他在自己腰上乱作为的手。


钥匙插进孔轻轻旋转,艮墨池面色和蔼的的骂了句无伤大雅的脏话,只是语气和神情,仿佛只是个在公司里给老板汇报财务报表的好职员。


 


艮墨池原本以为经理是个万事以工作为先,很少相信别人,很少有个人感情的人。


然而很快他就发现自己错得很离谱。


 


连卧室都没进。


毓骁把他按在客厅的沙发上进行了一个香艳热烈的热吻,伸舌头的那种。当然,艮墨池并不想提经理实际上想吻得是谁。


 


吻完了以后,发现衣服都开了。好吧,买一送一,对谁都不亏。


艮墨池皱眉盯着天花板微喘,他想自己虽然是跳槽来了毓骁的公司,但之前毕竟是在天璇工作过一段时间。带着那边的保密资料跳槽到这边,不仅是与天璇集团结仇,现在的公司里也大多不待见他。


 


今晚未必是坏事,至少,大概,也许,经理会对枕边人多点提拔的意思吧。


至少,大概,也许……不会太疼吧。


 


事实证明,根据他一猜就错,干啥都不成功,自带Bug体质的惯例来看,我们可以很轻易的知道,这次,他又错得很离谱。


 


那一晚,墙上绮丽旖旎的交叠人影半夜才息,床单都被平日里看起来很沉稳持重的艮先生给咬坏了。


 


那种半夜累的恨不得扇自己一耳光的后悔就是后话了。


 


B


艮墨池今天带了墨镜来上班,脖子上贴了创可贴,唇角还有淤青。


公司里议论纷纷,说他出门被天璇的人给套了麻布袋拉到巷子里打了一顿。


 


越传越真,等慕容离听到的时候,版本已经发展出了“前天璇员工因背叛公司转投行业竞争对手,遭到公司旗下黑帮势力胁迫,小巷轮暴,麻袋暴打,三刀六洞,挥泪自宫”等情节,创造力丰富的让整个公司闻者流泪。


 


直到他看到来上班的毓骁脖子上的同款创可贴,才意味深长的一笑。


等等这种慈祥的像老母亲一般的微笑怎么会出现在我们年轻英俊的公司大众情人慕容离脸上。


 


慕容离把资料放在经理办公桌上,毓骁一抬头看见他,忽然有一种很诡异的感觉。阿离眼光很欣慰,仿佛看着自己娶到了媳妇的儿子……


 


“咳咳,阿离。”


 


“经理你说。”


 


“帮我把楼下的艮墨池叫上来。”


 


慕容离微微一笑,应声而去。


 


毓骁坐在办公室越想越觉得奇怪,因为他刚刚,好像在阿离的脸上看到了……一点点,不甚容易被察觉的,对八卦的期待。


 


艮墨池坐在他办公桌对面的转椅上,抬眸认真看着他。面容谦逊,举止优雅从容的让人赞叹。


 


“经理有什么吩咐?”


略带沙哑的声音有种沉静磁性的魅力,让毓骁的记忆瞬间回到昨晚。


“我想……”指尖有些紧张的轻击面前的桌板:“我们可以解决一下,发生在我家的事情。”毓骁有些不自然的看向别处。


 


“经理指的是昨晚,还是今天早上。”


 


“我今天早上做什么了么?”毓骁猛地转头看他,微瞪的眸子让他看起来更加具有少年感。


 


 艮墨池微微一笑:“如果经理觉得早上一睁眼就像一只受惊的兔子一样就把人踹到床下不算什么的话,我也没有意见。“


他用一种让人受不了的目光逼视毓骁,嘴角轻轻上扯,一手搭在椅子扶手上,手指触到自己唇边的一块伤,轻轻地摩挲。

评论

热度(89)